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人物
10:00am 27/06/2022
日本表演艺术家松岛诚/以瞬间建构时空
报道:本刊特约 叶伟章、图:受访者提供

谈及舞蹈剧场、肢体剧场,大抵行内人是没有不认识松岛诚的,他在这领域俨然已是大师级人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知不觉间,他已舞动了近40载。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是的,不知不觉,因为年轻时的他,其实从未想过自己有天会站在舞台上。

“我原来并不喜欢剧场。

ADVERTISEMENT

“印象中第一次看舞台剧是在高中的时候,演员们很‘热血’地在舞台上表演,我心里想,究竟有谁会喜欢这样的东西呀。”当时的他认为,喜欢表演的人自我意识都很强,松岛诚并不是一个喜欢表现自己的人。

大学时他选择了美术,主修平面设计。某次因Pappa Tarahumara剧团缺人手,松岛诚的同学请他前去帮忙,他便一边涂刷舞台背景墙一边看排练,发现这与自己所认知的舞台表演完全不同。有那么一回,某个舞者排练请假,导演小池博史在排练中突然对他说:“松岛君,可以请你站到那里去吗?”

这一站,全然改写了松岛诚往后的人生。

当时小池博史与他说:“请你回头,并走过来。”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只有19岁的松岛诚自然不会拒绝长辈的要求,于是他按吩咐,站上舞台,回头,往回走。其实是很简单的事,小池博史却与他说:“不对,重来。”

松岛诚心里想,我是来做舞台美术的呀,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做这些事呢?话虽如此,他还是照办了。小池博史问他:“你为什么要回头?为什么要走?”

对呀,为什么呢?

ADVERTISEMENT

“直至现在我的想法都没有改变,在舞台上,为什么要动,为什么要说台词,为什么要唱,都必然有它的原因。”

舞台表演只有one take,必须全身心专注

关于身体,松岛诚只有从高中开始打乒乓以及合气道练习的经验,而未受过任何表演或舞蹈的训练。那次遇上小池博史后,他开始学习芭蕾与现代舞。从1983年至2006年,他一直是Pappa Tarahumara剧团的核心表演者。

这二十多年的时间,渐渐把松岛诚从一个不谙表演的素人,磨砺成舞台上光芒耀眼的表演艺术家。

ADVERTISEMENT

2006年,他与另3名舞蹈家、艺术家成立了一个小团体,以即兴表演为主。当时,他的海外邀约也频繁不断,因此不得不从Pappa Tarahumara剧团的核心表演者转为协助成员。

睽违20年,松岛诚受平台计划之邀再次来到大马,图为《梦的故事》剧照。

“2006年的时候,我一年大约有120场演出,一半留了给Papa Taraumara剧团,另一半则是做我自己的演出,以及到海外表演。”

直至现在,美术依然是松岛诚生命的一部分,虽然以舞台表演为主,但他依然会为自己的演出作画,依然会参与其它演出的舞台美术设计,依然会与不同的画家交流。

“绘画时,把颜色放在白纸上的瞬间是很珍贵的,那一份专注,就和舞台上舞动身体时是一样的。白色的纸,加了颜色后会开始变化,或许会晕染或什么的,于此,画家才能继续下一步;同样的,你在舞台上,或许举了手,或许发出了声音,那之后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一开始什么也没有,但你一行动,瞬间就起了变化,于是你在那空间里形成了时间。”

这许许多多的瞬间,建构了舞台上的时空。

ADVERTISEMENT

松岛诚说,和绘画不同的是,舞台表演不能重来,因此必须非常细心、用心,不能犹豫,当下必须作出最恰当的选择。

“这过程让我很紧张,但很开心。”

表演者的核心训练,来自日常生活的观察

20世纪,贫穷剧场、舞蹈剧场、肢体剧场、意象剧场等有别于以往概念的表演形式纷纷冒头,一时之间“表演艺术”一词不再只是狭义的音乐、舞蹈、戏剧3大类,其中有更多混合的元素与延伸,戏剧与舞蹈之间难有清楚的界限划分,叙事结构也常被打破、重构。

Pappa Tarahumara剧团正是这浪潮底下的其中一员,初始以戏剧出发,后来加入了声音、身体的探索,作品形式开始产生了变化,转而定义为舞蹈剧场。

ADVERTISEMENT

至于松岛诚,他又如何定位自己呢?“我不觉得自己是演员,也不是舞者,有时甚至只是声音的演出,我就是一名‘表演者’,一名存在于空间里推动着时间进行的表演者。”

松岛诚认为,表演者需要接受训练,他以“喝茶”为例,在舞台上呈献时还是和现实中不一样的,因此表演者需要肢体以及意识的训练。

然而更核心的训练,还是源自于对日常生活的观察。

“你上芭蕾课、上合气道,一天里也就是那短暂的两个小时,其它的时间里,你是如何走路的,身体呈现什么状态,什么样的感受,这些观察都是很好的练习。”

从生活中改变,投入接近角色

在剧场近40载,让松岛诚印象深刻的事有两件,其一是《马克白》的演出。

ADVERTISEMENT

当时主演马克白的男生退出了剧团,小池博史对松岛诚说,那你来演吧。

“我既没有1米8,也不是很帅的类型,个性里没有这角色应有的强横勇猛,演这角色很难有说服力。”当时小池博史告诉他,必须先从生活中改变,于是他从日常习惯中不断地调整,演出结束后,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

另一件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在香港的演出《百年孤寂》。演出开始时,他一动也不动地背对着观众,长达40分钟之久,之后是他在空舞台上的5分钟独演。

“这对我而言是很大的挑战,我必须自己思考、自己设计,我在这仅仅的5分钟里该怎么动。

“这两次演出对我而言都是很难得的经验,因为都是我自己不会主动去做的事。”

ADVERTISEMENT

 
钟爱即兴,享受即兴表演的魅力

松岛诚显然很钟爱即兴(improvisation)。

“即兴,于我而言就是活在当下的瞬间。我们在舞台上的每个选择,都会形成一条路,是很纯粹的时间。

“事实上,我们的日常生活里也充塞着即兴,譬如你决定吃什么,走哪条路,都是选择。

“日常生活还可以犹豫,但在舞台上的呈献必须很干净,所以要明快地作出选择,之后就会有更多选择接踵而至,因此每个演出都是不一样的。”

ADVERTISEMENT

对松岛诚而言,这是即兴表演的魅力。

对于以身体为主的表演者而言,年岁会是一个问题吗?

“上了年纪以后,当然还是会有些变化,有些关节开始会痛,需要多花时间暖身,睡前也一定要拉筋。虽然身体没有以前好,但我比以前快乐,我现在开始享受这些变化。

“我的合气道老师说,持续锻炼的话,75岁才是最强的状态,当然他指的并不是身体机能。”

ADVERTISEMENT

简介:
松岛诚,表演艺术家。1964年生于日本静冈县,毕业于日本大学艺术部美术学科。1983年加入Pappa Tarahumara(パパ·タラフマラ)剧团,直至2006年一直是该团的核心表演者、舞台美术设计。2006年成立了即兴表演组合Norukasoruka(ノルカソルカ)。

松岛诚以肢体表演为主,却超越了舞蹈与戏剧的界限,其身体语言自成一格,并活跃于影像、雕塑、声音演出等各个表演艺术领域。多年来海外邀约不断,曾与各国不同类型的艺术家合作。2008、2010、2018年,受邀担任韩国国立综合艺术大学客座教授。

采访手记:

我在台湾念大学时就曾目睹松岛诚的风采,那是上世纪90年代的事情了,当时的演出对我日后的创作影响极大。

2001或2002年吧,我曾参与パパ·タラフマラ剧团在马来西亚办的工作坊,松岛诚是其中一位教员。我曾很近的距离与他一起用餐,但始终不敢多说一句话,那和平日里呱噪多话的我简直判若两人。大抵,这就是小粉丝的心情吧。

ADVERTISEMENT

2022年,松岛诚受平台计划之邀来马演出,我虽已是一名大叔,可不知怎么,在他面前竟然还是极为忐忑。从事媒体工作那么多年来,这是我第一次向报馆主动要求采访;也是我第一次,因为身为一名特约记者而有了满满的幸福感。

相关文章:

“大马剧场第一夫人”法丽达/用心浇灌表演艺术这亩田

多栖艺人狄妃/我不是天才型演员,全靠后天努力补足

魔术师李顺杰 Andrew Lee/跳脱生活框架,踏上奇幻人生之旅

立陶宛艺术家恩尼斯(Ernest Zacharevic):没有课题是远离艺术的

ADVERTISEMENT

作家塔努西婭:我是印裔,我用马来文创作
 

《过江新娘》编剧陈钰莹/世界再坏,也不要放弃追寻光

“写作者”范俊奇:其实,我一直都是文学以外的人

超级守护者Cash姐  打造毛孩的和谐港湾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剧场
人物
松岛诚
日本表演艺术家
Pappa Tarahumara
小池博史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7小时前
1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