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社会
8:26pm 28/06/2022
扎希:怕被反贪会调查 “3国议员跳槽土团自救”
阿末扎希为他涉及健康思维基金会的47项贪污、洗黑钱及失信控状案件出庭自辩。(陈世伟摄)

(吉隆坡28日讯)前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他涉及的健康思维基金会的47项贪污、洗黑钱及失信控状中出庭自辩供证时揭露,据他所知,在第14届全国大选获胜的54名巫统国会议员中,有3名国会议员为求自保而加入土团党,以摆脱反贪会调查。

暗指玛丝 慕斯达法 诺阿兹米

今天是阿末扎希为其涉及健康思维基金会的47项贪污、洗黑钱及失信控状案件出庭自辩的第八天,他在证人栏宣誓供证,接受代表律师阿末再迪的首要诘问时指出,3名从巫统跳槽到土团党的国会议员分别是马日丹那区国会议员(拿督玛丝艾米雅蒂)、日里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慕斯达法)和峇眼色海区国会议员(拿督诺阿兹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说,据他所了解,这些国会议员或许是出于害怕被反贪会调查,想要自救而加入土团党,成为希盟政府的一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以不点名的方式指出,第一人是马日丹那区国会议员,也就是现任首相署副部长(玛丝艾米雅蒂)。

“据我了解,当时这名国会议员受委托处理选举基金,但这笔钱并没用于推动巫统女青团选举机制。相反的,这名国会议员将这笔钱用于个人目的。”

阿末扎希指出,第二人就是吉兰丹日里区国会议员(慕斯达法),在大选之前,这名议员是巫统吉兰丹区部主席。

ADVERTISEMENT

他说,这名国会议员受委托处理巫统吉兰丹选举机制,部分资金应用于后勤工作,以使居住在巴生河流域或在当地工作的选民,返回吉兰丹投票。

他指出,他被告知,共3000万令吉并没有用于后勤事务上。

主控官:挪用资金供述无根据
“不应接纳扎希证词”

主控官拿督罗兹拉副检察司打岔表示,扎希供称有关挪用资金一事,听起来像是道听途说,认为法庭不应该接纳有关证词,除非传唤扎希在庭上提到的人出庭供证。

他说,证人的供述应该受到约束,有关毫无根据的主张和道听途说的供述,不应该被法庭接纳。

扎希代表律师郑宝德说,法庭应该批准其当事人作出此供述,因为有关证词与声称政治迫害(political persecution)的供述有关,而控方可以在过后的陈词时对相关供述提出异议。

他说,其当事人已经在证人栏宣誓要道出真相,应该给予其当事人平台和空间来阐述其抗辩,无意对控方造成损害或做出不良行为。

ADVERTISEMENT

促扎希别太过偏离案情

承审法官拿督科林劳伦斯随后批准扎希继续供证,允许后者稍微偏离案情,以完成其供述,同时他也要求扎希不要太过偏离案情。

“我会在最终阶段考量是否接纳有关论述。”

“峇眼色海区拨款现舞弊”
扎希:我有证据 

在午休后,阿末扎希进一步说,第三人就是峇眼色海区国会议员拿督诺阿兹米。

他指出,作为一名议员,诺阿兹米获得了选区拨款,但一些文件显示,诺阿兹米并没将拨款用在正确的用途上。

他说,诺阿兹米在使用选区拨款方面出现了舞弊行为,后者担心会受到调查和起诉。

“我知道他(诺阿兹米)也决定加入土团党。”

ADVERTISEMENT

他指出,对于在宣誓下供出上述3名人士,他声称自己是有证据的。

“因为当时在纳吉卸下巫统主席职后,我被赋予责任履行党主席的职务。”

阿末扎希指出,因此对于上述所提及的事情,他是有掌握证据的。

扎希:曾与敦马会面
“他要求我解散巫统”

另外,扎希也在庭上透露,大约在2018年6月期间,他与前首相敦马哈迪会面时的谈话内容,马哈迪当时要求他从巫统跳槽到土团党,以及要求他解散巫统。

阿末扎希说,在该会面上,马哈迪对他说,巫统已经没有未来,马来选民已经拒绝向巫统投票,国阵也已经被埋没,13个国阵成员党减至剩下4个,要求他从巫统跳槽至土团党。

“他(马哈迪)说巫统已无法取得人民的信任,巫统已经无关紧要。他还说,巫统是强盗、贪污,也是一个肮脏政党,而这些谈话我至今仍记得。”

ADVERTISEMENT

他说,由于巫统没有未来,因此马哈迪要求他以马来人的名义解散巫统。

拒马哈迪解散巫统要求

“他(马哈迪)忘记巫统,因为巫统太肮脏,但我拒绝加入土团党,不仅如此我当时也拒绝根据马哈迪的要求解散巫统。”

“我不想加入土团党,我也拒绝解散巫统,原因是我作为巫统主席,赋予委托履行管理巫统的职责。”

“这是当时我口里说出来的话和句子,我向马哈迪好言说道,我不愿意巫统在没有墓碑的情况下被埋葬。”

他说,巫统自1946年成立以来一直是其信仰(kepercayaan),因此他不想要加入土团党,若巫统在他的领导下解散,他的坟墓也会被淹没。

“他(马哈迪)问我为何会被淹没,我当时回答,380万名巫统党员会来我的坟墓并在我的坟墓上撒尿,形成洪水把我的坟墓淹没,因此我不愿意让巫统就此埋没,去加入土团党。”

ADVERTISEMENT

不跳槽不解散巫统被威胁

阿末再迪在午休后询问扎希有关2018年6月与马哈迪会面后所发生的事宜。

扎希说,在2018年6月与马哈迪的会面后,他就被人威胁,因为他不跳槽到土团党以及不解散巫统。

“在这之后,(2018年)9月我将此事带到巫统5名最高领袖与他们商量,巫统5名最高领袖分别是党主席、署理主席和3名副主席。”

他说,巫统5名最高领袖决定继续作为反对党,并且同意由他担任国会反对党领袖。

他说,他在2018年10月18日正式被提控,意即在巫统和国阵成为反对党的5个月后他被提控,而他当时放弃了在国会担任反对党领袖的职位。

案件将于明日上午11时续审,扎希将接受控方的交叉盘问。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跳槽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8小时前
23小时前
3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