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社会
5:24pm 30/06/2022
救援商人:家人藉媒体力量寻人 2少年最快被救出
特派报道:林佳香
特派摄影:陈敬晖
付上万令吉赎身被弃边境·猪仔手机砸烂防泄园区照片
苗瓦迪街景鸟瞰照片,可见有轿车、罗里及摩托车停放在园区内。(消息照片)

(曼谷30日讯)“曾被卖到缅甸苗瓦迪园区的彭亨百乐县的赖玉楠和颜永哲是幸运的,若非他们的家人通过媒体力量寻人引起瞩目,或许他们至今都无法回国,也可能会被诈骗集团虐待,过着非人的日子。”

2名出钱出力协助赖玉楠和颜永哲回国的大马商人马先生(44岁)及泰国华侨商人黄和丰(41岁)在曼谷受访问时异口同声的指出,两名少年是少数幸运儿,因为他们在最短时间内获得援助,也迅速逃离犹如地狱的苗瓦迪,免受了很多折磨;然而并非所有在苗瓦迪的大马华人,都获得幸运之神眷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马先生坦言,当初他并不知晓2名少年的遭遇,而是答应友人的请求帮忙寻人,并联络在泰国的好友黄和丰,2人达成共识后主动联系了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并承诺将尽力把少年平安送回国。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被救带至安全屋安置

“我们先联络泰国边境湄索(Moe Sot)的执法人员并将此事告知,后通过各界的协助才得以将两人送到湄索的酒店;我们在2小时内赶到酒店将他们接走,并带到安全屋安置,以免他们再次被带走,整个过程都在与时间赛跑,越快安置好他们才能保障安全。”

他说,两人获救后,本应依法到湄索感化院接受调查,但因湄索警方同情两人的遭遇,经思量后决定将他们直接交给大马驻泰国大使馆进行下一步安排。

马先生指出,大使馆依据泰国法律先将他们交给曼谷移民局处置,两人因此被送到感化院完成调查后才被释放,并重新交给大使馆妥善安置。

ADVERTISEMENT

营救耗时逾2个月

他笑指,赖玉楠和颜永哲获救后本来还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离开感化院后态度开始转变,他们也借此教育他们做人的道理,不要再重蹈覆辙了。

“整个营救过程耗时逾2个月,2名少年才重新回到家人的怀抱,我们也通过此次的营救,更加了解当地的情况。”

24小时被监视难逃跑
逾200国人仍受困

经历协助赖玉楠和颜永哲重返大马后,黄和丰也试着去了解苗瓦迪的情况,通过各种管道去探析园区的环境和受困者的遭遇。

黄和丰指出,柬埔寨、金山角和苗瓦迪都是诈骗集团的大本营,其中苗瓦迪是最多“猪仔”聚集地,根据他的探悉大概有200名大马人在苗瓦迪。

“受害者活在24小时被持枪的守卫看管监视的日子,一旦他们试图逃跑或不听从指示就会被虐打,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

他表示,受困园区但要靠自身力量逃跑的机会非常渺茫,通过交赎金的方式就有机会被诈骗集团送出园区,再依靠外界的力量将他们带回来。

ADVERTISEMENT

他认为,没有交赎金便无法将他们救出。

付上万令吉赎身被弃边境·猪仔手机砸烂防泄园区照片
黄和丰:在了解苗瓦迪的情况后,才得知受困者过着非人生活,却无法靠自身力量逃离困境。(陈敬晖摄)
与泰执法员语言不通 营救添难度

黄和丰坦言,此次营救赖玉楠和颜永哲面对种种挑战,其中最大的困难就是语言,尤其是大部分受困者都不谙泰语,而泰国执法人员则不谙英语和中文,双方在鸡同鸭讲的情况下,导致营救过程变得缓慢。

“虽然执法人员会安排翻译员协助,但却面对翻译员不足的情况,难以在第一时间就将人救出。”

为此,黄和丰希望能促使大马、泰国和缅甸军人开会协商,制定一套营救计划,才能有效解决此事。

针对受困者不信任泰国警方和移民局,担心在求助后被重新送回苗瓦迪,黄和丰表示无需担忧此事,一旦离开园区,便能直接到泰国各执法局求助,执法者一定会确保他们的安全,不会将他们再推入火坑。

“虽然外界流传泰国执法者受贿才导致执法松懈,但其实受困者无需担心逃离后被执法者陷害,他们能直接进到警局求助,也能信赖泰国的执法者。”

ADVERTISEMENT

付逾万赎身被弃泰缅边境
猪仔获释后 自生自灭

从缅甸苗瓦迪诈骗集团园区离开的35名大马人,多数以上万令吉的代价赎身,并被砸烂手机防止园区情报泄露,而获得赎金的诈骗集团最终会将他们丢弃在泰缅边境,“猪仔”的生死全凭造化。

昨日马来西亚驻泰大使拿督佐杰披露35名从苗瓦迪逃生的大马人后引起回响,根据可靠消息人士指出,仅1至2名“猪仔”没有交付赎金,余者都交付至少1至2万令吉赎金,才获得诈骗集团释放,将他们丢弃在泰缅边界。

据悉,诈骗集团会对欲离开园区的“猪仔”狮子大开口,要求交付5至6万令吉的赎金,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才同意以1至2万令赎身。

诈骗集团2方式释放猪仔

“诈骗集团会以2种方式释放猪仔,首先是将猪仔丢弃在缅甸边界,由缅甸执法人员送到湄索边界,第二种方式是将猪仔直接被送到湄索,由泰国执法人员接手处理。”

消息人士说,若没有缴付任何赎金而要靠自身力量逃离园区的机会非常渺茫,而诈骗集团为了不引起太多外界关注,也会倾向以金钱解决问题。

为“形象” 给钱就放人

“诈骗集团也很照顾‘形象’,他们不想被外界认定他们凶残,因此只要钱给到位,便可放走想要离开的人,唯离开后不准向外界透露苗瓦迪的一切。”

ADVERTISEMENT

因惧怕重被捉回苗瓦迪,脱困的“猪仔”都会按照指示三缄其口,当他们在接受大使馆及警方盘问时皆会含糊带过,导致执法单位无法掌握更多有关园区的详情,继而延缓救援行动。

付上万令吉赎身被弃边境·猪仔手机砸烂防泄园区照片
位于苗瓦迪的酒店,在疫情前供不法分子入住。(消息提供)
确保园区情报不外泄
砸烂猪仔手机才放人

截至今日,苗瓦迪园区的周边环境、武装部队放哨位置、宿舍、诈骗活动呼叫中心等的画面,都鲜少在网络流传,因为受困者在离开园区前,都会被砸烂私人手机,以免他们向外流传园区的照片。

据悉,诈骗集团在放人前会让受困者交出手机,在检查没有照片储存后将手机砸烂,并另给予一支新手机,但他们在获得新手机后,直到离开园区范围都会被武装守卫监视,丝毫没有机会再拍照。

“若在离开途中有任何可疑举动,逃离的计划便可能生变;为此受困者不会冒险违反园区指示,所以园区内的照片也鲜少流出。”

苗瓦迪园区诈骗集团亦不会理会被释放的“猪仔”是否能安然获得执法者的协助,而是将他们释放后,任其自生自灭。

苗瓦迪宿舍戒备森严
仅1人成功泅水逃生

据了解,囚困猪仔的苗瓦迪宿舍戒备森严,每栋宿舍外皆有守卫持械监控,要靠自身逃离宿舍非常艰难,至今只有一名“猪仔”成功逃离的例子。

ADVERTISEMENT

据悉,受困园区的人们若要自救,唯一机会是趁雨天及诈骗集团成员聚会疏于监管时,并且需谙水性才有机会从缅甸莫艾河,泅水逃到泰国边界。

“然而成功逃跑的例子稀少,大部分试图逃跑的人都会被发现甚至重新被捉,结果遭受诈骗集团的加倍虐待。”

对马中“猪仔”待遇有别

可靠消息人士指出,诈骗分子会区别对待中国和大马两国的“猪仔”,相比之下,大马人在苗瓦迪较获得“优待”;他举例说,大马猪仔业绩若未达标即便会被殴打,但大多数以警告为主,但中国猪仔若不达标业绩,则将受到的严厉数倍的惩罚。

据悉,诈骗集团以暴力方式对待“猪仔”令他们产生惧怕心理,日复一日的担惊受怕,最终只屈服于暴力手段,服从诈骗集团的指示。

迪拜赌骗活动萎缩
“客服”被卖至苗瓦迪

另一方面,昨日本报特派记者在曼谷廊曼国际机场遇到大批从迪拜到苗瓦迪淘金的男女,经探悉后得知,迪拜的赌博及诈骗集团活动萎缩,因此这批原本在迪拜行骗的“客服人员”,纷纷转移到苗瓦迪工作。

这批靠行骗维生的“客服人员”在迪拜的犯罪集团工作时,遭遇当地警方打击,诈骗活动减少导致他们失去“工作”,因此他们都乐意被安排到苗瓦迪继续从事行骗的勾当。

ADVERTISEMENT

据悉,部分在迪拜的诈骗及赌博集团,因无法继续经营而联络苗瓦迪的诈骗集团,以便将手中的“猪仔”卖给苗瓦迪园区的集团,通过买卖人口交易,榨取“猪仔”最后的价值。

 

付上万令吉赎身被弃边境·猪仔手机砸烂防泄园区照片
少数流出的照片,拍到苗瓦迪园区一隅。(消息提供)
付上万令吉赎身被弃边境·猪仔手机砸烂防泄园区照片
苗瓦迪园区的建筑物,与外界相隔着一片围墙和刺网。(消息提供)
付上万令吉赎身被弃边境·猪仔手机砸烂防泄园区照片
谷歌街景拍摄的苗瓦迪街景图。(消息提供)
付上万令吉赎身被弃边境·猪仔手机砸烂防泄园区照片
从谷歌能搜到部分苗瓦迪建筑分布图。(消息提供)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救援商人
媒体力量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