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城人小说
5:53pm 30/06/2022
笑颜 · 老街二三事

1/7 城人小说——老街二三事/笑颜

小毅拿起平时只收在玻璃储物柜里的复古相机,放进相机袋里,徒步走到邻近的地铁站,到城中著名的旅游区拍摄。幸好不是假日,人潮不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旅游区的建筑物,店龄平均算来有60年以上的历史了。因为时代变迁,很多老店都要被淘汰,面临拆迁的命运。小毅决定先拍下一些商店和老街的旧貌,待周末空闲时,重看照片来画素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老街上有一股腐臭味儿,像似食物变馊了的味道。只见沟渠里积淀食物的残渣,水不流通,堵在渠道里。人们把垃圾乱丢在垃圾桶外,难闻的馊水和脏水流到街道去。

小毅从对街望过去,看见一位孱弱的婆婆,身体缩起来,躺在街边,无法动弹。她刚好倒在一家西装店走廊前,一名男人走了出来,颈上挂着一条量带,身穿旧式的衬衫西裤。

“你滚远一点,不要挡在人家的门口,我还要做生意的!”男人口气极不耐烦地说。

ADVERTISEMENT

老妪已痴呆,全身无力瘫软在地上,有两名好心的过路人,赶紧搀扶她到一张被弃置在旁的躺椅上。老妪一脸茫然坐在躺椅上,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不久,社工便前来接走老妪,附近有一家老人收容所,专门收容无家可归、在街头流浪的老人。

小毅刚好捕捉到这一幕,城市的人情冷暖,多么地残酷。高傲的店家无情地驱赶老妪后,步出店外,高大的身躯,健步如飞地走到对街,他看起来也是一名近70岁的老人,却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X X X X X X

小毅拍摄后,走到一个巷子,只见一名老伯的身影,他在巷子里忙进忙出,一旁的大桌上已备好各式各样的食材,他拿着大勺子,准备开始烹调食物。老伯满头银发,看起来还是很健朗。

“老伯,我为你们拍几张照,好吗?我只远远站在一旁,绝不打扰你们的工作。”

“好啊,我们正计划下个月正式退休。拍张照留念也好。”

ADVERTISEMENT

“待照片洗好后,我再送过来。”只见老伯微笑着点一点头,右手并未停下,拿着勺子在大锅里翻搅。

老伯有几个老友来帮手准备食材,老伯则负责烹调菜肴。他已卖了30多年的经济饭菜,在下午3点之后就开始忙活。

下午4时30分,他们已把20几道菜准备好。每一天都有靓汤附送,不定时更换,但是花生汤、排骨汤和ABC汤都是食客们喜爱的汤品。小毅在一旁观察到,食客不是自己拿菜,而是老板拿,菜品的分量也刚刚好。

小毅看了看手机,已经傍晚6时,便向老伯的友人点了菜,一碗白饭完美倒扣在盘子上,咸蒸鸡腿、炒四角豆摆在盘子边,卤蛋和豆腐盛在小碗中。随后还送来一小碗花生莲藕汤,这样的晚餐已算是丰盛了。

小毅把所有食物吃光光,向老伯比了个赞。

“老伯,谢谢,我下次再来”。小毅挥手向老伯致意,老伯也向他挥手道再见。

ADVERTISEMENT

X X X X X X

在疫情期间,小毅几乎全天待在家工作,偶尔到楼下的便利商店买杯咖啡。小毅已有一年多未曾踏进城中的老街区。他知道有新的铺子开张了,挂着老字号的招牌,却是全新的店面,据说翻修的样子失了传统的味道,由第三代、第四代的年轻人来经营。

疫情渐缓后的这天,小毅来到老街区,那并排在一起的双层店屋,一半新一半旧,显得突兀。后半段也因年久失修,加上一场火患,只好重新整修,中间段保留几间老店屋,小贩们的摊子摆在街头。

只见垃圾的问题也改善了不少,不再飘臭,随处可看见垃圾桶和在打扫街道的清洁人员。小毅经过著名的咖啡馆,新店的食物做得更精致,座无虚席,大老板看见新开张,生意大好,堆满笑容招呼客人。

小毅没有察觉到,自己从未拿起相机或手机拍照。他只是继续走着,直到看见夕阳挂在两栋建筑物之间,余晖洒满大地。他走出了街区,缓步走向地铁站。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旅游
老街
城市
拍照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2天前
6天前
6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