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际即时国际
6:46pm 02/07/2022
1岁半儿冠病并发症死亡 “我只能看著他停止呼吸”
1岁半儿冠病并发症死亡“我只能看著他停止呼吸”
1岁半的扎西尔成为新加坡第一宗因冠病并发症死亡的病例。死因是冠病、呼吸道合胞病毒和肠道病毒感染引发的脑炎(Encephalitis)。(网络照片)

(新加坡2日讯)“医生一直跟我说‘很抱歉,你的儿子情况危急,无法救他’……一遍又一遍。这真的很难,我问了很多医生,但只能看著他慢慢的停止了呼吸……”

新加坡年纪最小的冠病死者扎希尔(Zaheer Raees Ali)在上周一(27日)逝世,其父曾通过社交媒体向大众求助,无奈孩子病情太严重,回天乏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名伤心的父亲法拉夫今日在电话中告诉网媒Mothership,在18个月大的扎西尔(Zaheer Raees Ali)去世的十天前,他还和他的父亲及兄弟,在虚空甲板上快乐地玩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带著蹒跚学步的他出门玩捉猫,看猫,和他哥哥一起玩。”

对于这个家庭来说,这一切都是正常的。

“他非常活跃,非常非常强壮。就我个人而言,我有很多恐惧症。我有血液恐惧症,飞行和乘船恐惧症。我几乎对所有事情都有恐惧症。我的第一个儿子,他是我的复制品,他也害怕很多事情。

ADVERTISEMENT

但是扎西尔却不一样,他什么都不怕。他是一名战士。他很勇敢。他让我变得更坚强。当他出生时,他给了我力量去克服过去我无法克服的事情。他给了我很多力量。”

6月18日,法拉夫的妻子带着扎西尔参加了一个朋友的开放日,而法拉夫和他三岁的大儿子则留在家。

当扎西尔和他的母亲回到家后,他们获悉其中一名出席者感染了冠病。

随后,这对夫妇将自己与家人隔离开来。

但第二天,也就是6月19日,扎西尔开始出现发烧,最终冠病检测呈阳性。

虽然很担心,想尽办法照顾扎西尔,但法拉夫夫妇并没有多想。

ADVERTISEMENT

“(扎西尔)仍然吃得很好,也玩得很开心。”扎西尔解释说。

不幸的是,扎西尔的病情出现了恶化,并于20日被带到竹脚妇幼医院接受治疗。

在那里,扎西尔的体温一直在波动,到21日,他发烧超过40°C以上。

“我们都尽一切所能试图降低他的体温,但我不是医学专业人士,我不想做任何可能伤害他的事情。”法拉夫告诉Mothership。

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法拉夫和他的妻子于21日晚上将扎西尔带到竹脚妇幼医院儿童急诊科。

法拉夫说,他和妻子以为扎西尔在那里会受到很好的治疗,可是扎西尔的情况似乎没有好转。

ADVERTISEMENT

“扎西尔不但高烧不退,且意识逐渐模糊,最后因情况危急,于22日被送进儿童重症监护室。”

法拉夫哽咽说:“我真的无法承受。(扎西尔)的癫痫重复发作真的很糟糕。作为父亲,我所能做的就是为他祈祷。

医生后来对扎西尔进行了核磁共振扫描,发现他的大脑肿胀。

“医生一直告诉我,‘很抱歉,你的儿子情况危急。’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一遍又一遍。这太难了。

我做了我能做的一切。我告诉他们请来最好的医生。我联系了很多专家、医生。我还联系了NUH(国立大学医院)的医生。我要求第二意见,第三意见,第四意见。我做了一切,但最后,医生不是上帝。”

法拉夫还上传了一个LinkedIn帖子,公开为他的儿子寻求帮助。

ADVERTISEMENT

尽管法拉夫做了一切的努力,但扎西尔仍然处于危急状态,最终在完全失去知觉时被装上呼吸辅助器。

法拉夫仍然充满希望并祈祷奇迹出现,夫妇俩都同意不为儿子拔管。

法拉夫说:“尽管这很困难,但我一直和他一起在医院里。我的妻子和我的大儿子的冠病检测结果也都呈阳性,这一切都很艰难,但我一直待在扎西尔身边。我紧握他的手一面背诵祈祷词。”

不幸的是,扎西尔情况并没有好转,最终被被迫拔出呼吸辅助器,于上周一(27日)离世。

根据新加坡卫生部文告,病逝的男童没有其他病史,生前健康状况良好。他于本月21日晚上被送到竹脚妇幼医院急诊部就医,当时发高烧,癫痫反复发作,后来逐渐失去意识。由于病情危急,他在22日住进儿童加护病房,并确诊患上严重的脑膜脑炎,成为新加坡首例因冠病导致的12岁以下患者死亡。

回忆起扎西尔最后一口气前的最后一刻,法拉夫泪流满面地说道:“他是一个坚强的战士。他是一个勇敢的灵魂。他战斗直到最后一口气都没有放弃。医生告诉我他的心跳会很快减慢。但这并没有发生。他的心跳减慢速度非常缓慢。他仍然战斗到最后。

ADVERTISEMENT

“我看著他慢慢没有了呼吸。我是房间里唯一和他在一起的人。我的妻子太虚弱了,她不忍心看到他这样。”

扎西尔咽下最后一口气后,我把他抱在怀里。这对我来说非常非常痛苦……非常痛苦。”

扎西尔的去世也对法拉夫的大儿子造成了影响。

据法拉夫说,他的大儿子虽然很小,但也明白发生了什么,并且“非常情绪化”。

“他非常爱他的弟弟。”

“如果扎西尔现在和我在一起,我只想告诉他,‘爸爸非常爱你。’我对他的爱……我什至无法形容我有多爱他。我就是爱他……这么多……这么多。”

ADVERTISEMENT

1岁半儿冠病并发症死亡“我只能看著他停止呼吸”
法拉夫妇向儿子的病情出现了恶化,于20日把他带到竹脚妇幼医院接受治疗。(网络照片)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冠病并发症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