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娱乐大马娱乐
9:50pm 03/07/2022
亏李心洁像幽灵监场 吴慷仁压力大到想哭
报道:谢丽芬 摄影:陈世伟
亏李心洁像幽灵监场 吴慷仁压力大到想哭
导演王礼霖(右二)和监制李心洁(左二)表示《富都青年》会在下半年进行后制,明年会报名参加世界各地放影展,预计跑足一年,并排期在2024年上映,让吴慷仁(右一)也惊讶表示,“要这么久?我本身很期待看耶。”

(吉隆坡3日讯)为《富都青年》首当导演的王礼霖及监制李心洁,表示为了这部电影刷尽人情牌,吴慷仁更表示没见过像李心洁这样的监制,“我们拍30天,她20多天都在,就像‘幽灵’一样,得空就把我叫过去,要我放轻松。”笑亏自己和阿哲(陈泽耀)在拍摄时“很有压力,好想哭”。王礼霖更形容吴慷仁、李心洁都是为表演事业在燃烧生命的人,“只不过一个是男版,一个是女版”。

《富都青年》6月1日在大马开镜,昨宣告杀青,今举行媒体见面会和杀青酒会,吴慷仁更会在明日飞离大马,到香港工作。吴慷仁在《富都青年》演出阿哲的哑巴哥哥,所以全场几乎都叫他“哥哥”。听到吴慷仁对自己的“幽灵”形容词,李心洁更是大笑表示,“从演员到第一次当监制,所以我‘一不做二不休’,每部分都要做到最好。”她更形容自己就像妈妈一样,想好好看住自己的孩子。“如稍微提点,就可以让他们调整到最佳状态,我会尽力到最后一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富都青年》耗资300万令吉拍摄,但因为超时又超支,王礼霖表示自己暂时不敢去看数字。电影将在明年巡回参展,预计2024年上映。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吴慷仁学杀鸡斩鸡不敢吃鸡

吴慷仁为《富都青年》提早2个月来马适应环境,并表示这是他做过最密集的一次前置作业,“被导演和监制丢去陌生的环境,去菜市场上班,也和阿哲做很多兄弟会做的事。”说到他为这角色晒黑和减重,他表示不是很想说自己瘦身多少公斤。“我是演员,我必须真的很投入,不要让导演和监制失望。”他透露自己很喜欢剧本,不希望把它当成一般的作品,所以割舍了一些台湾的工作,“提早过来感受这里的空气和人事物,希望让大家相信我的存在。”

他透露自己一到大马就去巴刹,“一走进去,就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很辛苦,而那些移工的存在感是很实在的。”他为了角色去学杀鸡和斩鸡,阿哲更爆“哥哥”因而对鸡有恐惧,有一阵子不敢吃鸡,而吴慷仁因为没能和移工聊天,所以都靠他帮忙沟通,他还特地拍摄如何斩鸡、去皮、包装的视频让“哥哥”参考。

吴慷仁形容阿哲是他相处最长的大马演员,“他很有生活感,喜欢旅行甚至修车,而他的生活感来自他的手,一看就知道他昨天做了什么。”他更形容自己的“哥哥”阿邦角色表示,“我演的角色很悲哀,但我活得有勇气。”他表示大马拍电影并不容易,而他喜欢大马工作人员的生命力,“这给了我很大的冲击,并省视自己对工作的珍惜程度。”

ADVERTISEMENT

陈泽耀吃出三层肉

阿哲形容《富都青年》是他自《分贝人生 》后,自己最有压力的一部电影。“‘哥哥’先杀青,但我还没有。导演一直内疚没让‘哥哥’吃到好吃的,所以就安排和监制带他去吃东西。”他表示自己未杀青,其实还没办法放松,“本来我不想去,但后来还是去了。”

由于吴慷仁表示自己的减重不值一提,阿哲也没刻意去提自己为角色增重多少,“特别是有个‘橡胶人’(指吴慷仁总是为角色肥瘦自如)在我身边。”他表示兄弟在家有很多赤膊戏,“只要我一坐下来会有出现‘三层肉’,我接下来会努力让自己回到正常的状态。”

吴慷仁女友邵雨薇之前曾和阿哲在台湾拍摄王礼霖监制的电影《冲吧!周大隆》,不知吴慷仁可曾向女友打听王礼霖这人?阿哲作证表示,“我们拍戏时不太说别的东西,他完全认真投入在他的表演上面。”他表示,自己去年在台湾拍戏时,邵雨薇有转达表示,如果有时间的话,吴慷仁想约他吃饭聊角色,“但后来我们并未约成,而他也不是那种会去打听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两兄弟在电影里来自北马,后来流落到半山芭巴刹,来自吉打的李心洁还特地送阿哲去一趟北马之行,并叫弟弟和舅舅去接阿哲。“结果他坐巴士回来,车子坏在半路,我们一度很担心。”阿哲笑说,“巴士修了一个多小时,害我差点想出手。”

亏李心洁像幽灵监场 吴慷仁压力大到想哭
吴慷仁(右二)把李心洁(左二)形容成“幽灵”,还说自己和阿哲(右一)在拍摄现场压力大到好想哭,让李心洁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再为自己辩解。
亏李心洁像幽灵监场 吴慷仁压力大到想哭
吴慷仁和阿哲除了为电影学习手语,也特地去学杀鸡和斩鸡,阿哲更爆“哥哥”因而对鸡有恐惧,有一阵子不敢吃鸡。
亏李心洁像幽灵监场 吴慷仁压力大到想哭
监制李心洁希望在不同的岗位做到最好,并想带这电影冲出大马。导演王礼霖表示有场戏,全场工作人员都哭了,但他没哭。“反而有一场戏,我还没正式拍‘哥哥’,自己就已经开始掉眼泪。”
亏李心洁像幽灵监场 吴慷仁压力大到想哭
由于吴慷仁表示自己为《富都青年》晒黑和减重不值一提,阿哲也没刻意去提自己为角色增重多少,“特别是有个‘橡胶人’在我身边的时候。”
亏李心洁像幽灵监场 吴慷仁压力大到想哭
李心洁表示没参演《富都青年》并不感失落,因为自己当监制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除了送阿哲去一趟北马之旅,也谢谢吴慷仁给他们剧组很多时间,甚至人还在台湾时就已开始为角色投入准备。
亏李心洁像幽灵监场 吴慷仁压力大到想哭
吴慷仁在《富都青年》演出阿哲的哑巴哥哥,提早2个月来马适应环境,而他在杀青后的媒体见面会上,清瘦和黝黑程度继续让人大吃一惊,全场人更直接称呼他“哥哥”。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阿哲
陈泽耀
李心洁
冲吧!周大隆
富都青年
吴慷仁
邵雨薇
王礼霖
分贝人生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3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