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我们
10:16am 03/07/2022
友族职员讲华语学中医 优大中医楼卧虎藏龙
报道:麦肖剑 / 摄影:刘剑英
3/7见报∕我们∕友族职员会中文 优大医院及中医楼成各族融合荟萃之地
优大医院和中医楼卧虎藏龙,许多友族职员都会说华语。左起是杜嘉诗妮、沙菲艾泽、朱海利、郑建强、德兰诗妮、依莎蒂、诺朱哈丽。

约好的时间一到,6名受访者陆续抵达金宝拉曼大学(优大)中医楼大厅。原本平时都有碰面的6人此时却面面相觑,好似一夜之间大家突然变成陌生人;其中一人率先喊出彼此的心里话:我不知道你可以讲华语,很意外!Mr. Zul,你也是!【点看视频】

这6人是优大巫裔和印裔职员,共同点是口操流利华语或粤语。人家常形容“闭着眼睛听以为是华人”,这程度放在这里已是小儿科,当中厉害的还完成了中医师课程,准备当中医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6人中大部分来自中医楼,也有来自保安部和人力资源部。在中医楼的可算是出了名,安哥安娣来看病,看到这些友族小妮子们说得一口流利华语,岂有不欢喜的道理,个个都拉着她们,这个说:这么厉害啊!是不是读华校?那个说:你讲的华语,比我更好嘞!所以这些前台人员和护士,不只是中医楼的明星,也是中医楼的大使。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至于人力资源部和保安部,鲜少需以“真身”说华语,所以比较真人不露相。人力资源部一般上是接应求职应征者的来电,只怕到通话结束、盖下电话,对方都以为自己和华人交谈。保安部的更是高招,即使碰到面、看到人,可能都不知是友族,以华语询问方位地点,真人也并不戳破,而是对答如流,让美丽的误会延续。

3/7见报∕我们∕友族职员会中文 优大医院及中医楼成各族融合荟萃之地
6名友族职员碰面对彼此惊呼:原来你会中文!坐者左起是朱海利、郑建强,站者左起是依莎蒂、诺朱哈丽、杜嘉诗妮、德兰诗妮、沙菲艾泽。
优大医院友族职员占60%

如此的卧虎藏龙,并非刻意为之。拉曼大学医院理事会成员兼传统与辅助医疗中心总监郑建强笑说,这不是特别设计,而是自然形成。优大医院50多名职员中,约四成是华裔,四成是巫裔,剩下二成,则由印裔、沙巴土著和砂拉越土著组成。

若单单论中医楼,这个华族特色显著的中医药部门,到头来反倒成了各族融合的荟萃之地,是大家始料未及的。郑建强说,来中医楼看病的病患90%以上是华人,但员工由各种族组成,是很好的大家庭模式;不同文化背景的职员一起在中医部为民众提供服务,若会说华语,也让民众感到亲切。

ADVERTISEMENT

“大部分友族职员进来就职前,都对中医了解不深,但在工作的过程中开始接触和认识中医,我觉得,这是非常美好的一个过程。”【点看视频】

3/7见报∕我们∕友族职员会中文 优大医院及中医楼成各族融合荟萃之地
到优大医院中医楼看病的病患,90%以上是华人。
巫裔实习生因病学中医

从中医楼看起,当中造诣最高的,属26岁的沙菲艾泽(Muhammad Shafiq Izzat Zaruddin)。他中小学读的是华校,大学念的是拉曼大学中医系,下个月即将在优大医院中医楼实习,之前也曾在其他中医院实习。

“我做的以外治法为主:针灸、推拿、正骨,还有艾灸。我们不是治病,是治人;人好了,病就没有了。”听得我们大眼瞪小眼。

他开始学中医,源于自身病历。小学时得了脑膜炎,痊愈后落下后遗症。也是读华校出身的母亲曾接受中医治疗,感觉挺不错,便把儿子带到中医面前。经过治疗,气血变好了,也让年纪尚小的他大为好奇:为何这个针可以治疗这么多东西?好神奇!就此立下了要学中医、帮病人的志愿。【点看视频】

3/7见报∕我们∕友族职员会中文 优大医院及中医楼成各族融合荟萃之地
沙菲艾泽:和病人讲解中医理论会用简单比喻,比如解释经络时我会说,人体有14条高速大道,一堵的话就会病,看要用针灸、推拿还是用药来给大道顺畅一点。
向中医师请教控制病情

进入优大中医系后,又到银屑病病情加重。一开始沙菲艾泽以外用类固醇应对,久而久之,后遗症浮现,最明显的是变胖,遂向教导他中药学的老师吴南民医师请教。吴医师从旁督导,让他医者自医,学习自我诊断和开药方,也学会改变饮食睡眠、情绪态度,至今病情得到控制,无需再碰药。

入读中医系,班上除了一名卡达山裔学妹,只有他一个巫裔学生,一开始被问长问短免不了,熟络了后,同学们都视他为一分子,并无区别。“很多朋友常忘记我是马来人,最好笑的是斋戒月的时候,一时口快会叫我出去吃午餐,下一秒才醒觉。ok啦,这没什么。”

ADVERTISEMENT

想提高中医水准与西医齐平

沙菲艾泽的梦想是把中医的水准提高,若可以,与西医齐平,共同为病人治病。“有一些我们(中医)不能做的东西,西医可以做;有一些西医不能做的东西,我们可以做。中医、西医,还有马来传统医学等等,都是穿着白大褂,都是救人,为何不合作帮助病人呢?”

3/7见报∕我们∕友族职员会中文 优大医院及中医楼成各族融合荟萃之地
面对会说华语的友族前台人员,许多来看病的老人家都赞好。
巫印护士与病患讲华语

中医楼的护士,以非华裔居多,杜嘉诗妮(Thorghashini,22岁)是其中一名。她中小学都念华校,来到优大医院后,病患用马来语和她说话,她以华语回答,让对方吓一跳。

注册及付款柜台助理依莎蒂(Izzati Afiqah,27岁)和诺朱哈丽(Norzuhaili,27岁),面对这类情况更多。诺朱哈丽笑说,上一份工作较少用到华语,生疏了一些,来到优大医院中医楼,又变得流利多了。“因为我每天都和病人讲!病人知道我会华语,也会一直和我聊天,比较好‘倾’一点。”她不自觉地插入一个粤语单字。

来中医楼工作,家人也为她开心。“他们讲,既然我会多一个语言,那就别浪费!”【点看视频】

3/7见报∕我们∕友族职员会中文 优大医院及中医楼成各族融合荟萃之地
杜嘉诗妮:中医的治疗法比较自然,工作后对中医产生兴趣。
为与病患沟通学说粤语

依莎蒂则为了说粤语的病人,特别向华人请教,学了一些粤语单字:紧急(联络)人、十蚊等等。“还有那些‘费’啊,药费啊、报名的费啊,我会讲,少少啦!”

除了听医生解释,她也在谷歌上搜寻针灸、推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病人会问我们有什么服务,我们要知道他们的症状,也要懂适合看哪一个医生。”

ADVERTISEMENT

她本身对推拿有兴趣,以后有机会,会找医师做一做,至于针灸就免了。“我怕针!每次有人来做针灸,我都会问:安娣,你针灸的时候痛不痛?”

在中医楼工作,对她来说完全没问题。“我从小就混华人圈子,和华人很‘啱’,就是serasi(适合)!”

3/7见报∕我们∕友族职员会中文 优大医院及中医楼成各族融合荟萃之地
依莎蒂:有一些病患是说粤语的,我就学一学粤语单字。
印裔行政助理
粤语比淡语流利

中医楼说完了,来看看人力资源部,这里的印裔行政助理德兰诗妮(Tharshini)粤语才叫一绝。每每有人来电求职,若国英语不流利,同事都会叫:Shini,你来!

Shini的妈妈是华裔,爸爸是印裔,两人都会说粤语,她一口字正腔圆的粤语源自此,反倒是淡米尔语,虽然听得明白,却不如粤语流利。“我父亲为了不要让我忘记,会和我说淡米尔语,我就和他说广东话,哈,比较搞笑一点。”【点看视频】

3/7见报∕我们∕友族职员会中文 优大医院及中医楼成各族融合荟萃之地
德兰诗妮:工作后才发现会粤语或华语是一项优势。
巫裔保安主任
中文好过华裔朋友 

要说搞笑,应该也比不上保安部主任朱海利(Zulkhairi,55岁),就是一开头提到的Mr. Zul。朱海利外表像华人,实际上公公也的确是华人,家里兄弟姐妹都被送入华校,在家用英语和马来语沟通,华语是和公公讲话及在学校用得多。

原先在酒店业当保安主任的他,和前同事有一个WhatsApp群组,除他以外都是华人,但都不谙中文。端午节到,有人转发一张节日图,上面用中文写满祝福语,第一人回应:你说什么?再到第二人:我只是明白图片而已,第三人给出解决方案:我们应该问Zul!

ADVERTISEMENT

“工作上很少讲到华语,只是和Dr. Te(郑建强)讲。他知道我可以讲华语,一直和我讲,我也很欢喜,因为我以前的同事不会讲,要练习也练习不到,只能看YouTube自己学,哈!”上YouTube,看什么?华语歌、粤语歌。

所以除了华语,粤语Mr Zul也略懂,还有福建话。“广东话是因为我在吉隆坡做工时,那边的人很少讲华语,多是讲广东话,这样学来的。福建话则是我在槟城做工时,那边的人也只讲福建话,所以我也会一点,像Hamisu(什么事)。”他冷不防撂了一句福建话,而我只能回应:我不会啊!【点看视频】

3/7见报∕我们∕友族职员会中文 优大医院及中医楼成各族融合荟萃之地
朱海利:华裔朋友很喜欢把我介绍给朋友,说“你要讲华语和Zul讲,他的华语还好过我呢!”

详细报道请翻阅《星洲日报》或浏览http://www.sinchew.com.my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