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有理论政
7:50am 04/07/2022
冯振豪.现实与理想的距离:浅谈大帐篷的局限
冯振豪

一旦国盟成功在“对抗国阵”的旗号之下,拉拢斗士党、民兴党、砂民党乃至MUDA,届时留给希盟的将是一个破孔连连的帐篷。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帐篷概念是这两年来,希盟为来临第十五届大选专设的竞选方程式,期望在特定的目标(如改革议程、推翻国阵)之下,结合斗争理念相近的所有政党,应付大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但是,大帐篷首要面对的是政治道德的考验。如近期的政局发展般,慕尤丁领导的土团党对大帐篷概念充满兴趣,一再传出跟安华、陆兆福、马哈迪等人会面的小道消息,惟对于是否接纳慕尤丁,希盟内部始终存有分歧,不仅是成员党之间的矛盾,各党派系也有各自的看法。例如林冠英和陆兆福多次表示,行动党主张的大帐篷不涵盖国盟;公正党秘书赛夫丁和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先后表明不排除跟国盟联手单挑国阵;公正党候任署理主席拉菲兹则强调,希盟应该放弃大帐篷,回到政策讨论,挽回中间选民,并且以守住现有国会议席为优先目标。

如果从道德的角度看,希盟的确不存在跟慕尤丁协商的必要性,所谓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一旦“破格”接受一个慕尤丁,他日则需容下阿兹敏派系乃至整个国盟,忘却2020年喜来登行动的记忆,可是,并非所有中央领袖都具备宽阔的胸襟,希盟支持者也未必认同跟国盟站在一起。

然而拒绝土团党或许符合大帐篷的道德考量,却无意中显露大帐篷的虚伪一面,证明这项概念纯粹是希盟的一言堂,接下来要跟斗士党、民兴党、砂民党和MUDA谈判肯定难上加难,所以,拒绝同样反国阵的慕尤丁属于战略性失误。

ADVERTISEMENT

不言而喻地,土团党和国盟的贸然介入,令大帐篷概念面对道德和战略的两难,而我们可以大胆假设,慕尤丁突然热衷大帐篷的背后是意在打乱希盟的竞选部署,挑起内部争吵,逐渐夺走希盟的大帐篷概念,掌握跟其他在野党接触的主动权;另一方面,对大帐篷持开放态度,进一步强化国盟与国阵有别的局面,有利于国盟吸收更多否决巫统的选票。

就目前情势而言,慕尤丁至少已经达到初步的战术性胜利,即分化希盟内部关系,倘若剧本照着目前的脉络发展下去,国盟可能会成为来届全国大选的“在野党盟主”。

因此,大帐篷不仅无法在道德和战略上达成一致步调,若稍有不慎,甚至还会助长国盟气焰。况且,希盟三番五次拒绝国盟的做法也显示,大帐篷是一个包容性不全面的幌子,有选择性地向斗士党、民兴党、MUDA和砂民党开放,对土团党和伊党却关起大门(即便他们跟巫统的敌对关系再强烈),因此,希盟领袖就不能以大帐篷来粉饰反国阵、反巫统的氛围。

除此之外,希盟主打的大帐篷概念,其实是一种类似自我感觉良好的想法,断定其他政党肯定会妥协,最后会愿意合作对抗国阵。今天,若其他政党兴趣缺缺,大帐篷自然就丧失市场,沦为笑话。

近期,斗士党和民兴党纷纷表露不急于结盟的态度,沙菲益更是直言民兴党倾向于选后结盟,无论是真情抑或假意,这些回应都会逐步粉碎大帐篷的光环,长久下来,相对谨慎的MUDA和砂民党,可能也会抗拒大帐篷,最后希盟将落得满盘皆输。

拉菲兹在竞选公正党署理主席时,屡屡表示不该迷信大帐篷之类的选前联盟,而是该把握当下,拉近跟选民的距离,以目前希盟的阵容来备战全国大选。

ADVERTISEMENT

某方面而言,拉菲兹的论述倾向于“最坏的情况下”,希盟应该要具备哪些回应措施。笔者认为,拉菲兹的论述已刻勾画出希盟面对最艰难的政治格局,显然当中没有不妥之处;相反,一厢情愿地,判定非国阵政党必定跟希盟联手,过度乐观的心态将带来难以估量的后患。一旦国盟成功在“对抗国阵”的旗号之下,拉拢斗士党、民兴党、砂民党乃至MUDA,届时留给希盟的将是一个破孔连连的帐篷。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希盟
冯振豪
有理论政
大帐篷
拉菲兹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小时前
13小时前
23小时前
1天前
2天前
3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