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06/07/2022
【宜居的理由】让海风自由徜徉的城市/郑正(关丹)
作者:郑正(关丹)

1974年杪,19岁那年,我第一次踏足马来半岛的东海岸。

我是跟随拉曼学院的同学路过,到40公里外的林明小镇作客,并且于晚上在山上原始森林里露营,深夜因听到虎啸而忐忑不安担惊受怕,清晨因看到河对岸有象群在饮水而兴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那时,我对的印象不是很深刻,觉得只是一般的小城,根本无法媲美我求学读书的文化城麻坡。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师训毕业,得知被调派到彭亨州执教后,我就不住地许愿,期望能够到山峦起伏的高原上落足,课余之暇可以在山野树林里捕雾、踏雨或数叶,夜里可以一杯热茶、一叠稿纸和一支笔,或一本书,就如此这般度过平凡的一生。

不过这个夙愿并没有实现,我在开学前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开启五百多公里的风沙,从麻河中游的小镇班卒,坐巴士到麻坡,转搭长途巴士去首都吉隆坡,再搭长途巴士路经千回百转的文冬加叻公路,抵达,最后搭巴士前往皇城北根报到,开始一生的执教生涯。

我就在北根度过了我这一生中最无忧和快乐的4个年头。

1980年,我离开了北根,被派调到一所国中执教,才开始以异乡人的身分,理性地审视这个新生的城市。

当然,开始时我对她的失望是可以理解的。

初来乍到,我首先开始寻觅自己喜欢的书店,可惜,我众里寻他千百度,却找不到一间可以聊胜于无的书店,以满足我这个爱书的麻坡人。幸亏,我后来不小心在大街的“中国商店”买到了几本热门文艺书籍,才不至于继续那么愤世嫉俗或唉声叹息。

再后来,我又在大街一间名为“乐声”的渔具商店寻获一些文学书籍,有茅盾、巴金、李敖等的作品和一系列皇冠当代名著,心里就踏实了很多。

其后,马来亚图书公司在德伦敦大厦开分店,大众书局也来到了,与“明明书店”分一杯羹,当然“益”了许多爱书的人,包括我了!

长久以来,除了没有大型书店,也没举办大规模的文化活动,所以要参加座谈会、讲座会或观赏舞台表演之类的,就必须跋涉到数百公里以外的首都。

但是,文化活动毕竟不是一个人的全部,如果不执着于这些形而上的东西,的确是一个相当不错,可以长居久留的小城。

晚风飒飒里眺望

小城位于河口,往东去不远,就有浩瀚无涯碧波万顷的南中国海,那海上流浪的风,总在大家不留意间溜上岸,徜徉在海边、市区或郊野,驱除令人烦躁的燠热和喧嚣,带来一股清凉意。

在晨风徜徉的破晓时分,我可以在直落尖布辣的沙滩上踽踽而行,守待一轮朝阳从海面一跃而出,把海平面映照得红彤彤一片,让我精神抖擞,以面对生活的挑战。

我也可以到附近的葛乐浪公园去,在松林里的小径慢跑;累了,可以绕着莲花湖观赏随风摇曳的荷花,让“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这诗句浮上心头。

有时,在凉风习习的周末早晨,我可以邀约友人去攀爬柏灵珑山林,在山林里兜兜转转,考验自己的体魄。强身健体之余,我还可能邂逅一些奇花异草和小昆虫。

傍晚,我可以去米昔拉的黑石滩,在晚风飒飒里眺望,遥想当年无数华裔先辈漂洋过海来到这块土地,他们披荆斩棘筚路蓝缕创造家园,而我们就在此安身立命,不再离开了。

或许,我也可以在河畔凭栏看河水悠悠向东流逝,流走了我的青春、壮年和中年,仿佛将我一笑大江横的豪情都流逝在时间的长河里。

上面所述的地方,皆离市区半小时车程内,随时可以出发、打卡、晃悠,然后回家,方便极了。

如果能够抽出一天的空闲,就可以到更远的地方,如二十多公里外的班兰情人瀑布,让一山的青葱苍翠环抱着我。然后我可以浮沉于碧水之中,看着似玉如银的水珠从山崖上飞奔而下,向我投怀送抱。

我也可以去20公里外的班珍山,战战兢兢地走进这个几亿年前的海底洞穴,那些钟乳石肯定勾起内心的好奇。

再往前20公里,就是远近闻名的林明小镇了。来到这里,一个人可以摸黑拾级走上林明山,在山顶看壮观的,然后观赏变化无穷的云海,方能了解到“斯须改变如苍狗”的意境。

住在,我可以享用到城市的一切方便,也可以沉浸在郊区山林远离尘嚣繁华的惬意;我可以加急脚步,也可以放缓步伐,随遇而安,多么写意、舒服和开心。

因此我一直住到现在,再也没想要离开了。

关丹
大海
日出
宜居的理由
海风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