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财经即时财经
3:30pm 07/07/2022
斯里兰卡危机前车可鉴 多国敲响警钟
司机推着燃油耗尽的人力三轮车到加油站排队添油的情景,在物资与燃料严重短缺的斯里兰卡已是司空见惯。(美联社照片)

(曼谷7日美联电)斯里兰卡急需外来援助以渡过近年来最严重的危机。由于缺乏燃料,学校被迫关闭,学生和教师无法上课。该国总理坦言,由于受到严重的金融危机的影响,导致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救助的努力受阻。

目前,食品、燃料和其他主食的价格随着乌克兰战争而飙升,陷入严重经济困境的不仅仅是斯里兰卡。从寮国、巴基斯坦到委内瑞拉和几内亚,世界各地的多个经济体都敲响了警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名下的全球危机应对小组上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94个国家当中,约有16亿人面临着粮食、能源和金融体系的至少一个方面的危机,其中约有12亿人生活在“完美风暴”国家,极易受到生活成本危机和其他长期压力的影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些国家遭遇困境的确切原因各不相同,但它们都面临着食品和燃料成本飙升的风险,而紧随疫情后的俄乌战争加剧了这一风险。世界银行估计,今年发展中经济体的人均收入将比大流行前水平低5%。

经济紧张加剧了许多国家的抗议活动,与此同时,为帮助为大流行救助计划提供资金而借入的短期高息借款,使本已难以履行偿债义务的国家背上了更多的债务。根据联合国的数据,世界上一半以上的最贫穷国家都陷入债务危机或面临债务危机的高风险。

最严重的危机已发生在一些已被腐败、内战、政变或其他灾难摧毁的国家。他们只能得过且过,却背负着过重的痛苦负担。

ADVERTISEMENT

以下是一些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或风险最大的经济体:

阿富汗

自从美国及其北约盟国去年撤军后,塔利班控制了阿富汗,期后一直处于严重的经济危机中。长期以来的主要外援几乎一夜之间喊停,各国政府纷纷施加制裁,停止银行转账,导致贸易瘫痪,并拒绝承认塔利班政府。

拜登政府冻结了阿富汗在美国持有的70亿美元(约310亿令吉)外汇储备。该国3900万人口中,约有一半的人面临危及生命的粮食不安全状况,包括医生、护士和教师在内的大多数公务员数月来都没有薪水。最近的一场地震造成了超过1000人死亡,使这些苦难雪上加霜。

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名残疾人士正等待人道救助组织派发粮食。(美联社照片)

阿根廷

大约每10个阿根廷人中,就有4个是穷人。随着货币贬值,阿根廷央行的外汇储备正处于危险的低水平。今年的通货膨胀率预计将超过70%。数百万阿根廷人能活下来,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施粥所和国家福利计划,其中许多是通过与执政党有关的强大的政治社会运动提供的。

ADVERTISEMENT

批评人士说,该国最近与IMF达成的一项重组440亿美元(约1947亿令吉)债务的协议而作出让步,此举将阻碍经济复苏。

埃及

埃及4月份的通货膨胀率飙升至近15%,造成该国1.03亿贫困人口中近三分之一的人陷入赤贫。他们早前已经受到了一项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的影响,其中包括痛苦的紧缩措施、如让本国货币浮动,以及大幅削减对燃料、水和电力的补贴。

中行提高利率以抑制通货膨胀,并使货币贬值,增加了偿还埃及巨额外债的难度。

该国的净外汇储备已经下降。邻国沙地阿拉伯、卡塔尔和阿联酋承诺提供220亿美元(约974亿令吉)的资金和直接投资作为援助。

寮国

ADVERTISEMENT

内陆国家寮国在疫情爆发前曾是发展最快的经济体之一。如今,该国的债务水平大幅上升,与斯里兰卡一样,该国正在与债权人就如何偿还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贷款进行谈判。

鉴于该国疲弱的政府财政状况,这是一个紧迫的问题。世界银行说,寮国的外汇储备已不到两个月的进口,而货币基普已贬值30%,加剧了这些问题。

疫情引发的物价上涨和失业有加剧贫困的危险。

黎巴嫩

与斯里兰卡一样,黎巴嫩也面临着货币崩溃、物资短缺、严重的通货膨胀和日益增长的饥饿、排队加油的人龙和大量流失的中产阶级的“有毒组合”。

该国也经历了一场漫长的内战,其复苏受到了政府功能失调和恐怖袭击的阻碍。

ADVERTISEMENT

2019年底提出的税收提案,点燃了对统治阶级的长期愤怒和数月的抗议,货币也开始贬值。当时该国拖欠了大约900亿美元(约3983亿令吉)的债务,相当于GDP的170%,是世界上外债最高的国家之一。

2021年6月,其货币贬值近90%,世界银行警告,这场危机是150多年来世界上最严重的危机之一。

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黎巴嫩第一大城贝鲁特的商区多家店铺纷纷倒闭。(美联社照片)

缅甸

疫情和政治不稳定打击了缅甸的经济,特别是在2021年2月军方从文人政府领导人昂山书记手中夺取政权之后。这导致西方国家对军方控制的商业资产实施制裁,而这些资产主导着缅甸的经济。

该国经济去年收缩了18%,预计2022年几乎零增长。

70多万人因武装冲突和政治暴力逃离或被迫离开家园。

ADVERTISEMENT

由于形势不确定,世界银行最近发布的一份全球经济报告排除了对缅甸2022-2024年的预测。

巴基斯坦

和斯里兰卡一样,巴基斯坦也一直在与IMF进行紧急谈判,希望恢复一项60亿美元(约265.6亿令吉)的救助计划。

该计划在今年4月时任总理伊姆兰汗的政府被推翻后被搁置。飙升的原油价格推高了燃料价格,从而推高了其他成本,使得通膨率超过21%。

一名政府部长呼吁减少饮茶,以减少进口茶叶6亿美元(约26.6亿令吉)的费用,引发国人的强烈反弹。

巴基斯坦前总理伊姆兰汗的在野正义运动党支持者上街示威,抗议物价飙涨、政治不稳定与燃料价格持续上涨。(法新社照片)

过去一年,巴基斯坦货币卢比兑美元下跌了约30%。为了获得IMF的支持,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提高了燃料价格,取消了燃料补贴,并对主要行业征收10%的新“超级税”,以帮助缓和该国的财政紧张状况。

ADVERTISEMENT

截至3月底,巴基斯坦的外汇储备已降至135亿美元(约598亿令吉),仅相能维持两个月的进口。

世界银行在其最新评估中警告说,该国的宏观经济风险严重向下行倾斜。

在巴基斯坦卡拉奇,一名阿富汗难民男童喜获一袋芒果后,开心的扛回家与家人分享。(美联社照片)

土耳其

不断恶化的政府财政状况、不断增长的贸易和资本账户赤字加剧了土耳其的问题,债务高筑,通货膨胀率超过60%,失业率居高不下。

在陷入困境的里拉兑美元和欧元的汇率在2021年底跌至历史低点后,该国央行求助于使用外汇储备来抵御货币危机。当局以减税和燃料补贴缓解通膨的冲击,但也削弱了政府财政。

土耳其的家庭正艰难地购买食品和其他商品,而该国外债目前约占其GDP的54%。

ADVERTISEMENT

土耳其近期创下近20年通膨新高,迫使民众在购买日常用品和粮食时面临更大的压力。(美联社照片)

津巴布韦

津巴布韦的通货膨胀率已经飙升到超过130%,人们担心该国可能会重现2008年的恶性通货膨胀。

当时的通货膨胀率高达5000亿%,使得本已脆弱的经济将面临更多问题。津巴布韦努力为其以美元化为主的当地经济创造足够的美元流入。

多年来,该国的经济受到去工业化、腐败、低投资、低出口和高债务的打击。

通货膨胀使津巴布韦人对货币产生了不信任,增加了对美元的需求。许多人因为入不敷出而吃不上饭。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金融危机
燃料短缺
敲警钟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5月前
5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