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城乡大桌
7:30am 07/07/2022
丁杰隆.可以对地方规划沮丧,但不能放弃
丁杰隆

地方规划并不是很遥远之事,它恰恰直接影响着市民的日常生活。市民应该有所醒觉,让地方规划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不是少数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如何让我国既有规划模式变得“扁平化”、“平民化”,让市民感受到地方规划并不是离自己很遥远之事,甚至可直接参与或有能力决定地方发展的未来,而不是对现状充斥无力感?这是在教学或分享时总会遇上的提问。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马来西亚,规划体制可分为三大层级——联邦政府的《国家规划蓝图》(Rancangan Fizikal Negara)、州政府的《州结构蓝图》(Rancangan Struktur Negeri),以及地方县市的《地方蓝图》(Rancangan Tempatan)。如果说《国家规划蓝图》和《州结构蓝图》的内容更多涵盖总体策略说明和规划政策指引,那么《地方蓝图》就是最直接影响地方规划与发展的行动依据和法源基础,市民千万不能忽视,但政府往往却想快速完成蓝图制定和宪报程序,瞒天过海。

尽管地方选举早已停办,市民无法用选票决定自己所居住的县市政府,但1976年城乡规划法明文赋予市民参与地方规划的权利和机会,只是仍有许多人不了解。但是,由于城乡规划法的诠释很广,让政府在操作上可游走在灰色地带,导致市民欲索取地方规划资讯的管道有限且困难重重。其次,在蓝图中的许多专业规划术语或技术图表,并不能自然期待所有人都读得明白。

例如,法令虽说明地方蓝图制定过程必须向大众宣传和展示,允许市民提出反馈,并经政府召开公共听证会后,再进一步修正或改善。但是,因为法令没有说明宣传程度和展示期限,以致大部分的地方政府都选择把工作量“最小化”,尽可能缩短期限,并最少化展示地点,甚至不在官网公开完整资讯。

ADVERTISEMENT

让越少公众参与,就意味政府做越少工。但这种缺乏市民参与的规划模式,长期将对地方可持续发展带来非常大伤害。这意味少数的政商联盟或资本财团将可轻易主导地方,进行毫无节制的资源掠夺。只要对比吉隆坡针对2020年和2040年规划提出的蓝图版本和土地使用,就会发现许多绿色空间和公共设施保留地被消失。

如果说今天发生淹水和堵车与地方过度开发无关 ,那必然是天大谎言,但恰恰政府永远不会在公开场合承认,却反过来把责任推卸给“超大雨量”和“超多汽车”。这让许多人感到沮丧。

在国外,制定地方中长远规划的过程,通常会花许多时间进行沟通才达致共识,但在马来西亚并不一样。如果政府抗拒和市民对话,那么当地的人民代议士,从国、州、县市议员到村长,就理应有责任进行全面动员,花时间下到各社区,逐一向地方上的各群体解说地方的未来发展,不论是在村委会、居民协会、工商代表、学校乃至当地重要的社团组织,并协助收集回馈,以便在公共听证会上陈述意见并要求记录在案,而非等到未来当发生土地使用纠纷或争议建设时才呛市民“你们那时没有反对”。

地方规划并不是很遥远之事,它恰恰直接影响着市民的日常生活。市民应该有所醒觉,让地方规划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不是少数者,不仅要主动且积极参与地方上的规划事务,特别是从村委会、居民协会或分层地契管理层等重要团体开始,也要把之当成持久的社会改革运动看待,联合政党、公民团体和媒体持续不断监督和施压政府,迫使政府感受压力而须不断站上火线回应市民诉求并采取行动。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丁杰隆
人民代议士
城鄉大桌
地方蓝图
国家规划蓝图
州结构蓝图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