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精彩系列
6:00pm 09/07/2022
奇门罕馆 | 隆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 听鸟鸣论天下事
报道:陈佩莉
摄影:黄安健
(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10/7 奇门罕馆 | 隆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 听鸟鸣论天下事
走进俱乐部可看到挂满鸟笼,并传来不间断的鸟啼声。

在吉隆坡增江一带有一个爱鸟人士的“天堂”,除了聚在一起互相比赛或交流、玩鸟的心得之外,更是一个休闲及打发时间的好去处!

今期的《》带你认识毗邻甲洞富城园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10/7 奇门罕馆 | 隆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 听鸟鸣论天下事
叶文森(左二)联同其他理事在接受《奇门罕馆》专访时合影。左为理事张家荣;右起为副财政丘松辉、理事林德财、副主席侯国民、前秘书长兼元老邱继发及财政甘明芳。
前身为“

这个聚集爱鸟人士并以玩鸟活动为主的组织大约在1984年时成立,名为“”,惟当时还未有正式的公会注册,直至2005年才获得社团注册局的注册,并更名为“吉隆坡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该俱乐部的秘书长叶文森指出,其实早在70年代开始,数名爱鸟玩鸟的老前辈经常聚在一起交流,后来到了80年代,则成立“”,有了一个正式的平台聚会及互相交流。

“当时的社会和现在不同,如果你要办一些社团组织是需要政府人员的支持,而我们的前辈也在一名军衔为中士的士兵协助下获得私人注册,可让会员们合法性聚集,否则超过15个人就属于非法聚会。”

10/7 奇门罕馆 | 隆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 听鸟鸣论天下事
吉隆坡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曾数次搬迁,目前搬到富城园附近的一块空地上。

他说,前辈们当初设立这个鸟场及组织的目的,主要为了提供当地人士能有一个地方进行玩鸟活动包括训练及比赛,因当时在增江及甲洞一带当时并没有任何鸟场,当时出去与其他地区比赛大多都会输,输赢的几率是8比2。

“因此,我们的前辈就召集增江甲洞一些有玩鸟的人士,以每个月200令吉在增江海南街租了一块地作为活动场地。”

“直到1996年,屋主要收回这块地,当时的主席以3万令吉左右买了一块地,最后因为甲洞富城园发展计划,向发展商争取下获搬迁到现址。”

10/7 奇门罕馆 | 隆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 听鸟鸣论天下事
走进俱乐部可看到挂满鸟笼,并传来不间断的鸟啼声。
老朋友聚会休闲好去处
当地长者另一个家

虽然是玩鸟的活动场地,但该俱乐部更像是当地年长者与老朋友聚会、休闲及打发时间的好去处,可说是半退休人士的另一个家。

叶文森表示,很多年长者,尤其是退休人士每天固定到俱乐部报到,可能从早上坐到下午时段才回家;俱乐部的所有人也互相关心,只要有长者多天没有来俱乐部报到,都会引起他们担心,包括是否出事或生病。

他说,每天到俱乐部打卡也成为他们的一个寄托,包括该俱乐部的第一代创办人目前剩下2人,其中一人虽然已80多岁,依然每天都会来到俱乐部。

“他们可能带一只鸟来,这只鸟会不会比赛不重要,重要是来这里和老朋友闲聊,打发时间。大家都不会分职业贵贱,或是来自于什么阶层、富有或贫穷。”

他也说,有者已经不再、玩鸟,但依然固定来到俱乐部。

“尤其星期日是最多人的时候,一天内来到俱乐部的人次流量约有50至120人。”

他也说,很多老前辈在疫情期间已离开,但同时还是活动很多新人的加入,俱乐部现在一共有147名会员,最高峰时期共有170余人。

固定清理及提升
鸟场设施完善卫生

叶文森说,他们努力提升俱乐部,包括打造一个完善的环境,包括该处设有懒人椅、食堂、水电供应,甚至也确保环境卫生,包括每个星期进行3至4次的清洁工作,不允许乱丢垃圾及保持 厕所卫生。

他也说,很多鸟场的环境不像该俱乐部,不设有完善的设施,也没有搞好卫生清洁。

他也希望俱乐部有系统的一套也能获得其他鸟场的采用,进而带动全马更多鸟场,并互相凝聚力量。

当然,理事会积极发展俱乐部并非获得所有人的接受,有者有其他的一些意见或感到不满。但叶文森认为,该俱乐部就像是一个大家庭,即使与家人也会有意见不合或争吵的时候,该俱乐部的情况也相同。

“虽然一些会员总是表达不满,但我们还是希望他能每天到俱乐部,健健康康地在这里活动。除非是造成严重的情况,我们才会出信警告,不允许对方再来俱乐部。”

每年办固定聚餐
邀全马人赛鸟交流

叶文森透露,该俱乐部每年也会举办两三项活动,包括在固定的日子里聚餐。

“每年的8月31日是我们(俱乐部)的周年庆,当天会举办聚会设有自由餐,并邀请全马的玩鸟人士来聚餐及比赛。”

10/7 奇门罕馆 | 隆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 听鸟鸣论天下事
俱乐部是养鸟及玩鸟人互相交流、聚会的好去处。

此外,他说,该俱乐部也会在每年到酒楼设尾牙宴,邀请对该俱乐部有贡献者前来吃一餐。

他说,该俱乐部每年固定会办这两项活动,除了落实行管令的两年时间被迫取消。

他也说,该俱乐部也于今年主办一场比赛,邀请全马的同好者参与及交流,并也获得不俗的反应。

他透露,该俱乐部也计划能通过与其他团体合作举行公益活动,如联办的方式或借出场地举行活动,让俱乐部所有会员甚至整个社区都能受益。

需执照让人却步
多次与政府对话商谈

叶文森指出,爱玩鸟及的人有增加的迹象,惟政府考虑落实需申请执照却让很多人却步,甚至一些年长的人士也因担心而决定不再,这也是人事及鸟场目前所面对的挑战。

他说,政府是基于保护鸟类数量而考虑推行需执照的措施,然而并不是导致鸟的数量下降的主因,而是严重的走私问题。

“我们养的都是马来西亚独有品种的喜鹊,与其他地方的喜鹊相比更为强壮。其实,喜鹊的出口程序简单,但如今却面对印尼人偷运出口的问题,甚至导致世界卫生组织也促请政府采取行。”

他说,这个问题早在数十年前已存在,但是走私问题至今仍没有被解决,甚至越发严重。

“我们也感到很矛盾。我们也想保护这些鸟种,但我们也质疑即使在落实需申请执照下,政府是否也会严厉执法已杜绝偷运及走私活动,否则问题依旧。”

偷运走私导致优质鸟种渐少

他也说,过去数年因为偷运走私问题,多少也导致优质的鸟种不被保留,主要是因为走私者在抓鸟时不会保留鸟种,不若正规者抓鸟时会限制补抓的数量,以保留鸟种。

他补充,这也造成我国喜鹊的品质将逐渐下降,让及爱鸟人士感到可惜。

叶文森表示, 全马各地的雀场或相关组织的领袖真的执照问题,早前也与政府对话多次,目前还在与政府协调中,已进入商谈的第二阶段。

“我们分别曾在50年前及20年前因同样的问题向政府争取,当时也成功无需申请执照,不料现在再次面对同样的问题。”

10/7 奇门罕馆 | 隆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 听鸟鸣论天下事
俱乐部环境不俗,设有完善的设施及卫生整洁。
吉隆坡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理事
主席 朱天来(阿来哥)
副主席 侯国民(阿宝哥)
秘书长 叶文森
 副秘书 廖丰明
财政 甘明芳
 副财政 丘松辉
查账 陆德有、黄佛长
财务顾问 Michael梁伟鸿
理事 林德财、张金龙
联络方式 叶文森(016-870 2896)或甘明芳(012-206 1981)
地址 Laman Rimbunan Kepong

10/7 奇门罕馆 | 隆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 听鸟鸣论天下事
俱乐部也是休闲之地,尤其是退休人士每天都固定前来报到,找老朋友喝茶聊天。
10/7 奇门罕馆 | 隆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 听鸟鸣论天下事
俱乐部成立于80年代,也是增江甲洞一带的爱鸟人士分享鸟讯、玩鸟赏鸟的平台。
10/7 奇门罕馆 | 隆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 听鸟鸣论天下事
吉隆坡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与地方领袖交流,包括早前也获得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的探访及拨款。
10/7 奇门罕馆 | 隆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 听鸟鸣论天下事
除了分享鸟讯之外,更可以在俱乐部喝喝茶,休闲打发时间。
10/7 奇门罕馆 | 隆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 听鸟鸣论天下事
俱乐部每天都吸引不少人,尤其在星期日更是在一天内有50至120人次到访。
10/7 奇门罕馆 | 隆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 听鸟鸣论天下事
俱乐部每年固定举办活动,包括聚餐以让会员及全马的爱鸟人士聚集交流。

10/7 奇门罕馆 | 隆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 听鸟鸣论天下事

10/7 奇门罕馆 | 隆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 听鸟鸣论天下事

奇门罕馆
养鸟
赛鸟吉隆坡增江及休闲俱乐部
友谊雀场
地方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2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