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际即时国际
11:31am 11/07/2022
牛津专家:斯国遭遇警惕各国 切勿盲目搞绿色经济
斯里兰卡示威者终于突破防线,涌入并占据总统府,迫使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落荒而逃。(欧新社照片)

(科伦坡11日综合电)斯里兰卡的无政府状态的混乱局面足以让任何一位世界领导人热血沸腾。愤怒的抗议者占领了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的住所。人群在他的床上、游泳池和健身房欢呼雀跃,而总理住所也遭到纵火。

牛津危机研究所所长阿尔蒙德在《每日邮报》撰文称,这座燃烧的建筑不仅是拉贾帕克萨政府象征性的火葬。对于所有政府而言,以牺牲常识为代价追求经济上的文盲绿色议程,这是一个阴暗的教训。

ADVERTISEMENT

这种混乱的根源可追溯到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在农业上的错误思维。在2019年的宣言中,他承诺在十年内将斯里兰卡转变为一个“有机”国家,减少并最终禁止使用化肥、除草剂和杀虫剂。

这一承诺可能让他赢得选票。原则上,谁不想要一个没有肮脏化学物质的绿色未来呢?但是,正如斯里兰卡以惨痛的方式认识到的那样,这种取舍就是粮食产量跌落悬崖。对他们来说,绿色意味着

2020年,冠病疫情爆发,斯里兰卡财政空心化,重要的旅游业陷入停滞。

难得来到总统府,岂能不打卡?许多民众在总统卧室拍照打卡,就连执勤的军人也玩起自拍。(欧新社照片)

任何理性的政府都会放弃用生态限制来阻碍农业发展的承诺。惟拉贾帕克萨却加大力度,包括在去年4月宣布立即全面禁止使用化肥,让斯里兰卡200万农民感到愤怒。去年11月,在格拉斯哥举行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上,他获得了生态政要的称赞,被誉为发展中国家的绿色火炬手,得到了热烈的赞扬。

不过,他的绿色革命实际上是愤世嫉俗的成本削减。由于游客减少,斯里兰卡的外汇储备枯竭。政府不准备用它仅有的一点外汇进口化肥。因此,对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而言,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既美化了生态环境,又让财政部省钱。

而此举只有一个问题:农民无法生产他们需要的产量。

斯里兰卡以大米为食。在肥料禁令实施后的6个月里,国内产量大幅下降20%,而价格上涨50%。茶叶作物也受到重创:这是该国最重要的出口作物,其损失的收入超过了不进口化肥所节省的收入。

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的一个环保与省钱梦,却变成了一场令人遗憾的混乱:过度耕种的土地、空荡荡的超市货架和斯里兰卡最贫困人口饥饿的肚子。

阿尔蒙德认为,推销你的国家“有机”可吸引从伊斯灵顿和好莱坞飞来的游客,他们可以在五星级度假胜地欣赏郁郁葱葱的风景,并减轻他们飞行数千英里的罪恶感。但今天,它给斯里兰卡人民造成的痛苦可以从总统府滚滚浓烟中读出。

“让我明确一点:这不是发生在遥远地方的某种抽象危机。类似的混乱也隐约出现在西方。在许多国家,‘绿色议程’的基石正遭遇经济现实的困境。意大利、德国和波兰的农民对政府施加的破坏性绿色压力越来越不满。”

最大的火药桶是荷兰,这是欧盟最大的肉类出口国之一。在这个世界粮食短缺、粮价飞涨的时代,这应该是荷兰首相吕特所乐见的。相反,由于肉类生产离不开化肥,吕特这一成功视为他绿色雄心的污点。

阿姆斯特丹承诺到2030年将动物粪便和氨肥中的氮化合物使用量减半,这要求将牲畜数量减少30%。荷兰农民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他们向政府大楼喷洒粪便以示抗议。上周在弗里斯兰的一次冲突中,警察鸣枪示警,有几人被捕。

阿尔蒙德提到,你还认为绿色无政府状态只存在于发展中国家吗?如果你把人民逼到饥饿的地步,他们就会反抗。当世界各地的政治家被美好的绿色未来的梦想所吸引的同时,也将会注意到这些可怕的警告。

打开全文
绿色经济
挨饿
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月前
5月前
6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