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东海岸关注东海岸
2:57pm 12/07/2022
熬过“严冬”偏遇通胀 不能涨价 学校食堂苦撑
业者必须根据招标时所设定的售价出售食物给学生,尽管物价上涨,他们也不能提高价钱。(档案照)

(关丹12间讯)业者好不容易熬过冠病疫情,并随着学校开课而恢复操作,至今却迎来物价上涨和劳工短缺的困境,加上合约的限制不可涨价,许多业者只能苦苦经营,希望撑到更新合约时调整售价,避免持续的亏损。

全国是在今年5月1日获准恢复堂食,学生因此在下课时可以到食堂选购食物,食堂业者总算可以回到正常的作业和赚取收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业者:几乎“倒贴”或亏损

不过,受访食堂业者却说,他们好不容易熬过“严冬”,但疫情放缓和防疫放宽后却发生通货膨胀,导致营运成本增加,成为他们的负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们声称,碍于受到合约的约束,业者必须根据招标时所设定的售价出售食物给学生,所以,尽管物价上涨,他们也不能提高价钱。

他们表示,业者不能因此停业来避免亏损,即使学生再少,也必须照常营业,所以,一些业者坦承,他们几乎是“倒贴”或亏损。

他们迫切希望在接下来更新食堂合约时,调整食物售价,以减轻负担。

全国学校食堂是在今年5月1日获准恢复堂食,学生可以在下课时到食堂选购食物。(档案照)
食堂
汤先生:收入难应付沉重开支

食堂业者汤先生受访时指出,他过去5年来不曾调涨食物售价,但是物价却不断上涨,他们也因为食堂合约限制,不能调涨食物售价,导致赚取的利润越来越少。

“现在也缺乏工人,而且工资也提高,赚到的收入也难以应付沉重的开支。”

他说,尽管食堂业者可免除租金,但业者所售卖的食物价钱低,加上学校假期和公共假期没有营业,所以获得的收入或利润也不多。

“为了避免亏损,我们也要想办法,例如我在行管令期间就做一些健康餐和外卖来赚取额外收入,现在也会做一些健康餐售卖给老师或教职员。”

一些业者在行管令期间经营健康餐和外卖来赚取额外收入。(受访者提供)
一些食堂业者制作健康餐售卖给老师或教职员。(受访者提供)

他提到,疫情以前约有80%学生都习惯自备食物到学校上课,庆幸疫情过后,自备食物的学生反而减少了一些,选购食堂食物的学生则增加了。

“我们也会担心疫情反弹,学校再度关闭的风险,到时不敢再想如何应对了。”

培才华小食堂
王先生:更新合约要调整价格

培才华小食堂业者王先生受访指出,该食堂过去8年来的不曾调涨食物售价,但面对物价不断飙涨,他们已难以支撑,并计划在明年更新合约时要求调整食物价格。

他说,他在5年前从经营该食堂已3年的岳母手中接棒食堂生意,因此,该食堂的食物价格一直延用至今。

“以前的面条3公斤5令吉,现在则是9令吉,肉鸡售价更是飙涨得离谱,以往鸡胸肉每公斤10令吉,现在则是十七八令吉,但是食堂的面条和炸鸡还是8年前的售价。”

他说,经营食堂的利润越来越低,扣除工资和其他开支,收入所剩无几,如果不幸再遇到疫情反弹和学校关闭,恐怕就难以经营下去了,这也是他们感到担心的事。

“无论如何,食堂合约明年到期,届时将要求调整价格,否则我们也难以生存。”

达士华小家协
杨国民:半数学生自备食物

达士华小家协主席杨国民受访指出,该校有一半以上的学生自备食物到学校,加上物价上涨和无法调整食物售价,食堂经营者的收入少之又少,只能继续苦撑。

许多学校逾半学生自备食物到校,因此食堂业者的消费对像人数有限。(档案照)

“我们在之前的招标时已经很难找到适合的业者愿意承包,因为所赚到的利润不高,加上疫情的影响和通货膨涨,业者其实已经面对亏损。”

他提到,食堂经营者在过去两年多的疫情没有收入,尽管学校复课,但学生初期分AB组上学,学生人数大减,食堂业者仍要继续营业售卖食物,卖不完的食物则被逼丢弃。

他提到,尽管目前各行各业已经恢复正常操作,但食堂业者还是会担心疫情反弹和学校关闭,进而打击业者的生意。

也有一些大龄学生选购份量较多的“老师餐”来享用。(受访者提供)

关丹培才华小
不涨价
关丹达士华小
学校食堂
中菁华小
地方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