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优活
2:07pm 15/07/2022
【母亲的影响力征文】安慰奖/海南阿嫂──我的母亲
文:符玉仙

【母亲的影响力征文】安慰奖/海南阿嫂──我的母亲

母亲2011年往生,享年93岁。从海南岛来马来亚就没有回去过。我出生那年外婆南来,住上一段日子后,又吵着回海南岛,因为放心不下大妈。母亲始终都没有说要回去。是不是不堪回首往事或是对祖国的抗拒、憎恨,我就不得而知。我只知道从7岁开始,她的命运就被改写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外公是一位小地主,有两位太太,母亲是姨太生的,有一位姐姐和哥哥。外公为人善良,同村的人说他连个蚊子都不打,总说它们也要活啊!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就在母亲7岁时,外公的地被没收了。外公也接受事实,住进由当局批给的屋子。不久,外公被人诬告说他是国民党的同情者,未查明就被抓去枪毙,母亲说当天乌云密布,下起雨来,好像老天爷也为他被冤枉而“落泪”。果然,一个星期后,当局抬了两箩米来给两位可怜的寡妇,说“对不起,我们打错人了!”就走了。 后来,家中唯一的男丁,母亲的哥哥也因为没钱看病而去世了!

家逢巨变,被逼当童养媳

就在母亲16岁左右,又有人诬赖外公曾欠他们钱,要求还钱。外婆哪有钱,又没人敢帮他们出头,作为赔偿母亲就被逼成为这家的童养媳。母亲后来生了一个女儿,没有感情的丈夫抛下妻儿远走越南,几年都没有信息,留下母亲侍候奉养他的父母亲。母亲也没有什么眷恋,把丈夫给休了,毕竟这段婚姻是不正确的。在那个封建时代,母亲的勇气可嘉,她不理世俗的眼光,毅然带着女儿回娘家,跟着两位外婆生活,自给自足。期间她还常常救济贫穷的姐夫,(这是我姨丈告诉我们,说如果没有母亲挑米给他们,他们早就饿死了,而且,路程崎岖,还要过摇摇欲坠的小木桥),直到20岁左右,在姨丈的介绍下,嫁了给父亲。

父亲先到南洋谋生,母亲先把女儿留下陪外婆,而她只身前来与在芙蓉工作的父亲会合,最后落脚在怡保。在同乡咖啡店的楼上租了一间小房,孩子陆续出生,一家几口都挤在一间小房子。白天母亲在英国人家庭工作,负责洗衣,熨衣服,而且还得试工一个星期后才被录取;晚上,她就为印度纱丽小衣钉纽扣(是向印度街的裁缝师拿的),一粒纽扣一分钱,大姐那时才7岁,也学会钉纽扣。就这样她一点一点的储蓄到一笔钱,帮忙爸爸顶下伯伯的咖啡店。

母亲娓娓道来她的经历,我们子女都为之钦佩,她的坚强,毅力,不管命运如何打击她,她还是不放弃跌倒了又再爬起来。所以,我们不敢在她的面前说辛苦,有压力。我们也将母亲的经历让我的外甥、孩子知道,让他们向她学习。

性格节俭,热爱学习

开了咖啡店后,母亲没有松懈下来,好学的她向做鱼丸的师傅偷师,后来自家开起粉档,也买牛肉面。店里切下的面包屑、剩菜,她就拿来喂鸡。她自个儿钉鸡笼,在店后养鸡。新年一到,她就每家送一只,同楼的、街坊都有,我们家只留3只过年,我们每次都大吐苦水,埋怨连连,因为喂鸡,洗鸡笼,扫鸡粪的工作,都是我们在做。她总爱说:我们家的鸡都是吃面包屑、剩菜养大的,人家家境不好,新年鸡贵,送他们一只不多,大家快快乐乐过年不好吗?“这就是为什么这位海南阿嫂(AH DUO)深得街坊的尊敬与爱戴。

母亲为人节俭,能自己做的绝不假手于人,自己缝衣服,我们的书包,她缝的。她买的那架Singer牌缝衣车,至今还保存良好。我们放衣服的篮子,她收集塑料带织成的;厨房料理台、箱子,她到附近的工厂收集木枋钉成的;家里东西坏了,她就修理或改造。附近工厂下货,她就会拉着我们把木箱拖回家,然后我们就得拆下木板,拔出铁钉,还得敲直,收起来备用。在她的潜移默化下,我也像她,家里有什么东西坏了,都是找我修,搞到老公给我一个外号,说我是大马版的“MacGyver”。

母亲目不识丁,家境的巨变让她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她知道自己的名字是陈秀英,只会讲海南话,可是后来她学会了广东话、会听一点英语,还学会了国语(Bahasa pasar),她学国语的过程还有点故事呢!话说三姐婴孩时吃到不适合的牛奶粉,一直拉肚子,护士吩咐母亲换奶粉品牌,母亲不识字,只根据奶粉罐的颜色买,结果三姐病情没好转,又进医院。妈妈说护士生气地把一罐奶粉大力的放在桌上,问她是不是这个,母亲摇头。护士手指着母亲,“BODOH” 母亲后来明白那句话的意思后,发誓一定把国语学好。

母亲的生命教育

“什么都要学,学到是自己的,不用看人家的脸色!”

“不会就向人讨教,不用害羞的!”

“你的学生不肯读书,带来见我,让我讲讲他!”

“没关系,能帮多少就多少,不要斤斤计较。”

这些都是母亲常挂在嘴边的话。母亲除了苦口婆心劝告,也有发脾气的时刻。三姐说她最常被妈妈打,(我们每个孩子都必须在店帮忙,又累又要做家务又要读书,三姐爱打篮球不爱读书),母亲脾气一来,她手上拿到什么就用什么来打。这也难怪她,她爱读书却没机会,她最生气我们不好好读书。她不允许我们与讲粗口的孩子玩,却鼓励我们与隔壁“昌发”的孩子玩,向这些英校生学习。她希望我们家的华校生也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她这一招蛮奏效,我们兄弟姐妹的英语都讲得不错。

母亲每年都寄钱、衣服、食物等回去给外婆和她留下的女儿(我同母异父的大姐),直到大姐说不需要了,因为中国经济起飞,大姐家人的家境都好多了。

母亲的念情、乐观、慈悲、乐于助人、坚强不息、毅力,都是我们子女学习的好榜样,她对我们的影响深远,就如老舍所说一样:我们六兄弟姐妹的性格、习惯是母亲感化的,我母亲也不识字,她给我们的是生命的教育。母亲,谢谢您,来生我们还是会选择您为我们母亲。

征文
母亲的影响力
安慰奖
符玉仙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