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精彩系列
9:00pm 16/07/2022
我是韩念 | 杜韩念·留给孩子的房子

下午运动后,接到一名六十多岁大叔的电话。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客套的嘘寒问暖2分钟后,正式进入重点。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有帮人家处理遗产割名那些事的吗?”

“有啊!可以怎样帮你?”

“我父亲去世快30年。留下了一间老。以前有叫律师去做,好像做好了。现在的地契里有我的名字,也有我几个哥哥和弟弟的名字。我也不太清楚我占了几分之几。我要拿掉名字可以吗?你有做吗?”

“拿掉名字?什么意思?”

“就是让这间完全与我无关。我不要与这间有任何瓜葛。地契里不要有我的名字。”

“哦,那就是把你的‘share’转让出来就可以了。我可以做。你要转让给谁呢?”

“谁都可以。谁要我就给谁。哥哥或弟弟或妹妹或他们的孩子都可以,总之不要有我的名字。”

“可以知道为什么吗?地契里有你的名字有什么问题呢?以后卖掉还可以分到一点钱啊!”我好奇。

“哎……家里的事,说不完。就是因为这间,兄弟姐妹每天‘鬼打鬼’。没钱的要卖,有钱的要留,结果每个来找我。我又要去处理这些烦人的问题,还要帮他们去还门牌税和地税,连厕所坏了也要我去出钱请人来修理。我又没有住在那边!这几十年我受够了。我不要理了。他们要怎样就怎样。这间我不要了,谁要谁拿去。不关我的事。”大叔有点激动。

“那谁承担这笔费用?”

“我啦!还有谁?!”大叔声量有点大。可以理解,把自己的产业股份免费转让出去,还得自己出钱,的确让人有点不爽。

“你认为你这样转给任何一人后,那些没有分到的就不会又跟你乱吗?”

大叔似乎没有想到这点。他静了几秒钟。

“不管那么多了。我割出去了,他们的事我不要理了。我已经免费把自己的‘share’送出去了,还自己掏钱出律师费,他们还想怎样?”大叔说。

“好的好的。我秘书会联络你,跟你拿资料和文件。明天可以吗?”

“请尽快。”

X X X X X X

早前和一名老安哥吃点心。

“那间老屋还不卖?你都搬去新的了。”我用福建话问。

“那间老屋是要留给我的5个儿子,用来他们的。以后我走了,他们可以在老聚会。兄弟就不会散。”老安哥夹起一块烧卖。

哦……是我肤浅了。

团结
房子
我是韩念
留给孩子
地方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4小时前
2天前
5天前
4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