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艺文
7:55am 18/07/2022
叶伟章/为创作而生为爱而活──舞者黄天宝访谈录
作者:叶伟章

叶伟章/为创作而生为爱而活──舞者黄天宝访谈录

叶伟章/为创作而生为爱而活──舞者黄天宝访谈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约见,原不是为了采访。我在看了他的作品《11:11 Tribute to Loving》,很是喜欢,我看见了许多符号,看见了爱与离别,看见了浪漫但也看见了孤独……。遇见时,我表达了对他作品的喜爱,说来凑巧,之前几乎没见过面的两人,之后突然频频偶遇,于是我们说,干脆约出来好好聊一聊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约见的前一晚,灵光一闪,我把平日采访用的本子放进了背包里。“以备不时之需。”我对自己说。我们约在市内知名商场的三藩市咖啡厅里,我点了冰摇柠檬,他点了热咖啡,焦糖的香气不时向我飘来。“我可以录音么?”他问,我一愣,反问他:“我可以笔录么?”然后我们相视而笑,故事由此开始。

捕捉创作灵感的火花

“我正在着手一个project,,准备访问49名女性。”说,“当然,也不局限女性。”

我一时间没听明白。Project?计划?怎样的计划?终端是什么?如何呈献?媒介是什么?

顺着他的话语,我逐渐厘清了他的想法。《49‧未知》是他为自己所规划的后半生方向,是自我探索,是自我疗愈,是修行,是瑜伽,也是……。在这骨干下,他延伸了,以对女性的探索为主题,49名受访者为素材,进而从中捕捉灵感、寻找可能,这整个过程即成了他创作的火花。

近代许多艺术工作者,都偏好这种档案创作模式,我对此没有深入了解,也不确定有没有特定学术名称。档案创作这种几近田调与记录的形式,其过程必然耗去好长的时间,但却因为对主题的探讨多面且深入,所以作品会有一定的深度与浓醇,进而达到艺术国度里的“提炼”效果。

为什么是女性?为什么是49?我心里仍有许多疑惑。

“因为那是亚福生前原想做的主题,基本上他的创作都和女人有关。”

亚福,的恋人、伴侣,相识相知相爱21载,2019年因鼻咽癌与世长辞。至于为什么是49?说了好多理由,包括这数字与女性生理上的关系、自己的岁数、与脉轮的联系等等,但我总觉得真正的原因会是中国文化和佛教里的“死亡”(重生?)符号,会有这样的想法,或许是因为天宝不经意间说了一句:“这project 是我用来纪念他的方式,是一个仪式。”

明显对数字有一定的偏爱,譬如他会说:“我和亚福用了7年的时间来争吵,7年的时间享受争吵,然后我们再花7年的时间寻找争吵。”又譬如他会说:“11是很特别的数字,既像一直在一起,却又是分开的。”数字,在的创作里(或说在他的人生里),显然有着一定的符号意涵。

叶伟章/为创作而生为爱而活──舞者黄天宝访谈录

叶伟章/为创作而生为爱而活──舞者黄天宝访谈录
《11:11 Tribute to Loving》剧照。

创作是生命的延续

出生于沙巴亚庇,或许是家庭环境使然,他从小对语言和文字极其不信任,但却有着强烈的表达欲望。由此,他走向了舞蹈之路。

少年时期的,在会馆里学舞,那时的他,就已开始创作。1990年代,前往香港演艺学院修读舞蹈,他与亚福就是在那段时间相识的。1998年毕业后,天宝当上了城市当代舞蹈团(CCDC)的舞者;2000年,随亚福回流新加坡发展,并创办了“Ah Hock & Peng Yu”舞团。

叶伟章/为创作而生为爱而活──舞者黄天宝访谈录
黄天宝或许是家庭环境使然,他从小对语言和文字极其不信任,但却有着强烈的表达欲望。

2008年,被检验出爱滋病带原,根据新加坡的法律,他被驱逐出境,两人从此被一道只有5公里宽的海峡隔成了两岸。然而,这一段关系并没有因此而终止,之后整整6年的时间,亚福每个星期都会越过长堤来陪天宝。

2013年,新加坡放宽有关法例,天宝得以定期入境;2017年,亚福被诊断出鼻咽癌末期……

“我有好多次,都希望自己可以随他去,但我很清楚,见到他时,他一定会和我说‘你来干嘛?回去!’所以我选择了让自己快快乐乐地活下去。”

叶伟章/为创作而生为爱而活──舞者黄天宝访谈录
病中的亚福(左)与始终相依相伴的天宝。

亚福的葬礼上,天宝要求前来的人都穿彩色衣裳。我当时不在现场,自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场面,但我想,应该会是一场挂满了彩虹的告别式吧?

两人的故事以“舞蹈影像”的形式《Ward 11》流传着,一种新形态的混合艺术形式,这部影片至今仍在各大影展里放映着。

目前的创作主题探讨,是亚福的创作生命的延续,是两人灵魂相遇的另一度空间。

我问天宝:“创作于你而言是什么?”其实问的时候心里已预设了他的答案,果不其然,他不假思索地回我:“生活。”

更多文章:

西北孤鸟/一部久别重逢的脚本──一出教科书式的单人剧
红楼梦境 经典再现! 
吴伟才/“爱”会怎么画? 
叶伟章/结合表演的装置艺术展──《Still Life》装置艺术展 
西北孤鸟/程守明一人做剧场──《莎语截图》实验有兴味 
重编经典 以歌寄意述恩情——《宁听亲恩》音乐会 
吴伟才/让静物把岁月留住 


黄天宝
“IGNITE 燎:单人表演艺术节”
《49‧女性》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