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新教育教育专题
7:05am 20/07/2022
旅日职业棋士曾富康——从小立志当世界棋王
报道:本刊 梁慧颖 、 摄影:本报 黄安健

运动在我国不算兴盛,本地棋手如果想要跻身世界顶尖之列,最好方法就是出国接受高强度的训练。

我国两年多前终于出现首位之前长期在中国学棋,目前是日本棋院的职业二段棋士。虽然他从小展现天赋,但天赋只能在他起步时助他一臂之力,若要在职业这条路走得更远,靠的是三分天分七分努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旅日职业棋士曾富康——从小立志当世界棋王
曾富康从6岁读幼稚园的时候开始学围棋,10岁达到中国围棋业余5段水平,目前是日本围棋职业二段。

今年7月初,吉隆坡一家棋院上演车轮战,坐在中间的是日本棋院职业二段棋士,他同一时间对本地3位业余棋手下指导棋,整个过程他都表现得非常从容,极少有举棋不定的时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19岁)出生于霹雳州美罗,2019年到日本当日本棋院的院生,同年成功定段,2020年正式成为职业初段棋士,今年初晋升为职业二段。据他的贵人——马来西亚协会会长张枝顺说,在他以前,马来西亚乃至整个东南亚都不曾有人当上

初中时期找不到对手 停学钻研棋艺去

今年中,阔别3年后回到马来西亚,顺道与本地棋手切磋,希望为推广尽一分力。《活力副刊》去年初曾经跟他做越洋访问,当时照片里的他还有几分稚气,但现在的他已是翩翩少年。

因为家长在上海工作缘故,他的童年都在中国度过,接触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说到与的初次相遇,他记得当时还在幼儿园,有一天同学都跑到教室外头,他好奇便跟了过去,看见一群人围拢着一个东西,他问老师那是什么,老师告诉他那是。原来那是幼儿园的兴趣班,当天有个外聘的老师来教,他当场就学了一些。如今回想,他也说不出到底是被的哪一点给吸引,只能说他在这方面有天分,大概学了一两个月就已懂得许多。

在中国读完小学后,他回到马来西亚就读霹雳金宝培元独中,当时根本找不到旗鼓相当的下棋对手,而且他觉得学业太简单,初一的数学他在中国三年级就已学过,那段日子对他来说“就很闲”。因此,念了两年初中后,他没有再上学,全心钻研棋艺,14岁到北京道场学棋。

从小特别坐得住

如今在日本,他的日常生活就是去棋院下棋,通常从上午10点下到下午6点,如果没去棋院就在家里自己练习或是跟人工智能AI对弈,总之维持每天6至8小时的训练。比赛的话,他每个月至少会有一两次比赛,多的话是四五次。

作为,他的生活其实非常自由,即使去棋院也绝非苦修,他平时也会看剧、听音乐、跑步和打篮球,尤其在日本又怎会错过动漫?事实上他从小学就开始看日本动漫,所以到了日本后,他自学日语学得特别快。

从业余棋手到职业棋手,这中间其实有一条鸿沟需要跨越,他如今的对手都是久经沙场的职业棋手,问他会不会感到紧张,他一派轻松说:“不会不会,因为以前在中国训练,已经习惯了。”

下棋非常考验专注力,稍微失神可能就会一子错满盘皆落索,但他并没有特别去训练专注力,就是一直下、一直下,“说白了就是在同一个地方跌了几次,就记住了,下次会有警惕。再过几次,直接就一秒知道这个地方我不会再犯错,所以要有一个积累的过程。”

他的专注力比一般人更强,这一点受到他父亲曾瀚权认证。曾瀚权说,富康从小只要下棋就会全神贯注,这方面并没有特别去训练,毕竟他是在做着自己热爱的事,自然而然就会非常投入。他补充:“专注力这种事情是天分,有些人坐不住就是坐不住,但他是特别坐得住。”

学业vs.学棋

外人也许觉得,为了棋艺放弃学业是非常大的赌注,但对本人而言,上学不过是为了得到文凭,而现在大学毕业生那么多,竞争也很激烈,“我只是换一条路走,也不是说好或不好,就自己选择,如果可以走这条路,那我就走。”

当然,他不是没想过如果这条路走不下去该怎么办,所以他曾经给过自己差不多一年的期限,如果职业定段不成功就会考虑重返校园。

父母向来都很支持他做的决定,曾瀚权说,如果要等他读完书二十几岁才来成为,那已经太迟,应该尽量在十几岁就考上,才有机会往更远发展。

父母支持

曾瀚权的想法跟思想传统的家长不一样,传统家长都会希望自己孩子无论如何都要有一张大学文凭,但他认为现在满街都是大学生,大学毕业生要在社会出人头地也不容易,人生应该还有很多其他选项。像他以前也学钢琴,如果当时坚持不放弃,也许今天他会是钢琴老师或钢琴演奏家,只可惜当年他没有这个机会,“因为父母看不到,觉得上学比较正常。”如今他和太太的想法是,如果儿子有本事走这条路,就尽量让他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免得留下遗憾。

 旅日职业棋士曾富康——从小立志当世界棋王
曾富康下棋时面无表情,但下棋手势尽显功架。
每天学棋8小时 难以分心再上课

本地人如果想要成为的建议是从小就到中国、日本和韩国这样的地方训练,他强调只有这一条路,因为马来西亚缺乏孕育的环境跟条件。

在中韩这些竞争特别激烈的国家,很多棋手从很小就开始下棋,而且他们由专业教练指导,没去学校上课。说,如果要一边下棋一边上学,这个难度会提升好几个档次,可能100个人中只有几个人办得到,其余的人都是学业两头不到岸。他举例:“如果我一边上学一边下棋,可能我一天只有4到5个小时学棋,别人8个小时,我一天就差4个小时,所以要成为职业棋手就是要付出一些代价,这条路大家都往这边挤,竞争不简单。”

虽然他从小崭露天赋,但要成为不能只靠天赋,曾瀚权觉得是三分天分、七分努力,也许有天分的人一开始会学得比较快,可是如果不维持训练,迟早有一天会被其他人迎头赶上。换言之,“天分只能一开始助你一臂之力,但不能帮你成为顶尖的职业棋手。”

曾瀚权和太太其实不大会下棋,所以对儿子帮不上大忙,但以前在中国有请教练指导儿子下棋,他估计从富康开始学棋到后来定段的这些年里,总共花费十万二十万令吉,他觉得这笔开销跑不掉,因为不管什么运动,如果要走上职业就肯定需要付出金钱和时间。

当年引荐到日本棋院的张枝顺也说,本地人如果想要跟中日韩的竞争,就应该出国训练,否则难以跟外国好手对抗。说到出国受训,父母必须下很大决心,“很多父母觉得孩子小,送到外国还要花费那么大,能不能成为职业还是未知数,所以很多父母都不太愿意这样做。”

 旅日职业棋士曾富康——从小立志当世界棋王
曾富康(左)趁今年中回马来西亚,在马来西亚围棋协会安排下巡回多地展开指导棋交流活动,与本地棋手切磋棋艺。
 旅日职业棋士曾富康——从小立志当世界棋王
曾富康(右二)在上海度过童年,当时马来西亚围棋协会还不认识他,知道他是马来西亚人之后如获至宝,会长张枝顺(左二)引荐他到日本棋院当院生。
 旅日职业棋士曾富康——从小立志当世界棋王
曾富康从小就是很让父亲曾瀚权放心的孩子,所以曾瀚权很支持孩子放弃学业成为职业棋士。

到日本第一年 就考上

张枝顺当年陪伴到日本,帮他安顿好在日本的生活。阔别3年,他觉得现在长高了也变瘦了,棋力更不用说,比去日本前又精进了许多。

的门槛到底有多高呢?张枝顺说,业余和职业有很大距离,日本棋院很多院生考了很多年才终于考上职业,但富康很幸运一次就考上,总成绩排名第四,与排名第五、长居日本的印尼棋手一起定段。在他们之前,整个东南亚没有一位,而去日本的第一年就考上,算是很大突破。

成为之后,才有资格参加职业赛,每下一盘棋不管输赢都能得到对局费,赢的话还有奖金。

日本职业界最高段位是九段,要升段就必须积极参加比赛,累积的胜局数达到规定才能升段。2020年受疫情影响,参加的棋赛有限,2021年才有比较多比赛,那年他在职业初段累积的奖金排名第二,2022年1月升为职业二段。

目前,他正在参加一个很重要的比赛,那是日本棋圣战,他已挺过预赛考验进入循环圈,截至7月初为止,他在C组输了两盘,若连输3盘就会降级,明年必须重新来过,所以他现阶段的目标是止败保级。

早在他12岁时,他已立志成为世界冠军,如今相隔多年,问他目标是否不变,他一贯气定神闲表示,成为以后,“我相信大家的目标都是一样,就是成为冠军,没有别的。”

 旅日职业棋士曾富康——从小立志当世界棋王
曾富康(右)在日本再接再厉,图为他今年初击败日本职业九段棋士小林觉之后,受邀为洪清泉棋友会解说棋局。(照片:吉祥寺囲碁クラブ秀哉推特)

战绩

2018年:韩国三星杯世界职业大赛32强

2016年:日本世界青少年邀请赛16岁以下组第七名

2016年:第三届东南亚锦标赛个人组第三名

2016年:第六届马来西亚公开赛段位组第一名

2015年:泰国第三十六届世界业余锦标赛排名第十一

2015年:第五届马来西亚公开赛段位组第一名

2014年:马来西亚世界青少年邀请赛12岁以下组别第四名

2013年:上海小应氏杯少年儿童锦标赛第二名

2012年:上海乐优杯儿童比赛第二名

相关报道:

围棋系硕士陈宥全  力推大马围棋发展

更多文章:

从土地发声 大专青年可以做什么

新世代农夫对应粮食危机,求新知找出路

翻译员精益求精 不被机器取代

除了UPU,报读公立大学还有这些办法

从观赏到维护,庄翠玲为野鸟请命

新教育
梁慧颖
围棋
曾富康
职业棋士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5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