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新教育教育专题
5:50pm 20/07/2022
NASA副首席技术专家陈薇萌:学习东西,不要害怕发问
报道:本刊 梁慧颖 摄影:本报 何正圣
NASA副首席技术专家陈薇萌。

几个月前,本地媒体争相报道一个人物,并且喻她为“大马之光”,连苏丹也发文予以表扬。不过,这位大马之光为人低调,当时媒体掌握的信息不多,连她的中文名都不知道,只知道她在出生,目前是美国航空暨太空总署()的副首席技术专家。

日前,这位大马之光回到国内出席国际研讨会,【】捉紧机会跟她做访问,了解她当年如何到美国加入,以及在工作三十多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她叫(Florence Tan),其经历有如好莱坞电影《关键少数》(Hidden Figures)中,那些默默对太空探索出一分力的隐藏人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报道:本刊 梁慧颖

摄影:本报 何正圣

陈薇萌(右)到拉曼大学主讲“航天任务的冒险与重力助推”,主持人为拉曼大学校长尤芳达教授(左)。
陈薇萌身穿NASA T恤,分享她如何从麻坡一个平凡小孩到成为NASA工程师的经历。

上一次回来马来西亚已经是12年前的事,她这次回来主要是参加国际地球科学和遥感研讨会,顺便安排了几场校园讲座。其中一场在吉打的讲座,有学生问道:“我想成为像你这样的人,请问我该怎么样才能像你这样子?”这场讲座,她光是回答中小学生的问题就花了一小时半,虽然时间长了一点,但她心里其实很乐见学生有如此旺盛的好奇心。

另一场由拉曼大学举办的讲座,她的演讲主题围绕(Gravity Assist)。这里的有两层意义:一个是航天任务的,又称重力弹弓效应;另一个是她现实生活中的“”如何成就了现在的她。

小时看《星际迷航》,想当航空工程师

来自的她,父母都是老师,他们跟传统华裔家庭一样,非常重视孩子的教育,父亲为了把钱留给孩子读书,鞋子破了也不舍得换新鞋,只盼4个孩子(排行第二)都能上大学。

小时候,她的最初志愿是当老师,可是她父母希望她比他们更成功,所以她想成为教授。不过自从她在电视看到《星际迷航》,她的志向有所改变,希望成为航空工程师或电机工程师。

她人生的第一个“”出现在她小学的时候,当时她的邻居免费帮她补习,她成功以优异成绩进入关丹玛拉理科初级学院(MRSM Kuantan),从中一读到中五毕业为止。至今她依然很难忘那段岁月,例如体育课包括学游泳,学生每年都会呈现音乐表演,老师也很放心让学生做各种化学实验……总之,中学岁月对她个人成长有着重要影响,也因为玛拉贷学金,她得以到美国留学。

她在18岁左右离开马来西亚,先是在西密歇根大学求学,一年后转入马里兰大学完成本科学位,之后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取得电机工程和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她和的缘分始于1985年,当时她就读大三,到旗下的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Goddard Space Flight Center)实习,面试她的科学家知道她懂电磁理论,其中一道问题便要她导出马克士威方程式(Maxwell’s Equations),但是真正了解这个方程式的人其实不多,而她竟然做得到,因而受雇用,1986年大学毕业后在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全职上班。

陈薇萌的讲座重视观众参与,她邀请观众排列成太阳系行星,好让大家对地球与土星的距离有个概念,以此理解卡西尼—惠更斯号(Cassini-Huygens)的任务有多艰钜。卡西尼—惠更斯号是她参与的其中一项计划,此太空探测器于1997年在地球发射升空,在重力助推的效应下,2004年才抵达土星轨道。

最难任务——为探测的好奇号建“鼻子”

她目前在总部上班,之前在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工作了32年,总共设计和建造7个质谱仪,这些质谱仪有的是到执行任务;有的是到土星;还有的是到土卫六(泰坦)和月球。

如果要说最艰难的任务,她认为从技术上来说,是设计和建造样本采集分析器(Sample Analysis at Mars, SAM)。当年她被赋予领导重任,为探测的好奇号建造SAM,SAM犹如好奇号的鼻子,在上负责采集和分析样本。SAM的精密度不在话下,她还必须确保SAM的每个零件到了能够正常运作,而好奇号经过了10年,如今依然在上执行任务。

的这些年,她得过卓越成就奖和多个特别贡献奖。她对的贡献不仅仅在于工程技术方面,她还成功为女性员工争取权益,例如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在1990年代设立第一间哺乳室,她便有着很大的功劳。

关于哺乳室一事,起因是她在1994年怀孕,当时她希望办公室里有个空间让员工挤奶,但她的上司没有很支持这项建议,她也唯有默默认命。直到隔年有一位女同事怀孕,她心想“不行,这已经不是我的事而已,还关系到其他女性。”因此,她串联其他同事,成功促使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在1990年代末设立哺乳室,而且自此以后,哺乳室已变成里的基本设施,这段往事不禁让人想起好莱坞电影《关键少数》(Hidden Figures)中,那些勇敢为性别和种族议题发声的员工。

陈薇萌在NASA的资历超过30年,工作以外的她热爱攀岩和定向运动,而且是位瑜伽老师。(受访者提供)
陈薇萌面前的金色仪器,是她带领团队为好奇号建造的火星样本采集分析器(SAM)。(受访者提供照片)
好奇号火星样本采集分析器(SAM)。(受访者提供照片)
陈薇萌(左)在NASA与许多顶尖科学家和工程师并肩作战,她不认为这里存在玻璃天花板,至少在她工作的这三十多年里,不因性别、宗教、年龄等因素受歧视。(受访者提供照片)
每项航天任务必然涉及众多科学家和工程师,图为陈薇萌(右二)与同事兴奋见证SAM顺利抵达火星。(受访者提供照片)
陈薇萌(后排右三)在关丹玛拉理科初级学院完成中学教育,之后凭玛拉贷学金到美国留学。(受访者提供照片)

工作、家庭和进修之间取得平衡

说到《关键少数》,这部讲述的电影她当然懂,但这电影的时代背景是1960年代初,跟她进入的1980年代相去甚远,所以她没有像电影主角那样,因为性别和肤色而受到刁难或歧视。

如果要说她人生中的重大考验,那就是有一次攀岩的时候,她从高处掉落受伤,后来花了5年做物理治疗和瑜伽才渐渐康复,这个经历让她深刻体认到照顾好自己身体是多么重要。

她的另一个考验,在于如何在工作、家庭和进修之间取得平衡。她的丈夫同样是工程师,夫妻俩育有两个女儿,她当年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全职工作,还要确保航天任务丝毫不差,那段日子不可谓不辛苦。无论如何,她相信有志者事竟成,“只要有很大的决心,你就会找到办法。”

不明白就问,别期望突然开窍

工作是许多人的梦想,她说要进入工作,未必要是主修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的毕业生,因为需要的人才不只是科学家和工程师,还需要其他方面的人,比如能够透过文字和图像去解说航天计划的人才,以及擅长分析成本和做采购的人。她本身曾经给过一位年轻人机会,这位年轻人十六七岁就拍出一部长篇电影,而且懂得写程式,她心想这么有才华和毅力的人应该会是需要的人才,于是给了这个年轻人一份很不错的工作。

近年全世界包括马来西亚政府都在推动STEM教育,她认为好奇心对STEM的发展至关重要,这让她想起早前在吉打的那场讲座,中小学生排长龙等着向她发问,反观在大学的讲座,提问的学生才寥寥几人,此等反应让她相当惊讶,不解那些学生到底是害羞还是真的没有疑问。

有一点她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想要学习一样东西,无论是科学或其他科目,你终究会想要知道根本原因,想要问‘为什么’和‘怎样’。尤其数学,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而你又不去搞懂的话,千万别期望明早醒来会突然开窍。如果你不发问,今天你不懂,明天也不会知道答案。”她希望年轻人不要害怕发问,如果还在学校求学,就应该把握向师长请教的每一个机会。

她离开马来西亚已有三十多年,不敢评论马来西亚现在的教育,但她强调她在关丹玛拉学院求学的那个年代,学风非常自由,师资也很优秀,老师总是鼓励学生跳脱传统框架思考,是这样的教育造就了那个勇于追求学问的她。

贷学金成了家人的“

说起来她其实很感谢马来西亚政府,因为政府当年的那笔贷学金让她无后顾之忧到美国留学,而且她还有余裕把工作赚的钱存起来供弟弟升学,所以那笔贷学金不仅改变她的命运,也成了她家人的“”。

在航天动力学中,所谓是利用行星或其他天体的引力来改变飞行器的轨道和速度,以此节省燃料、飞行时间和航天任务成本。如果我们把目光从宇宙转向渺小的人类,其实每个人一生中总会有一些机遇,这些机遇若把握住了就是一股助力,把我们推向星辰大海。

她鼓励年轻人寻找自己的“”,看看周围哪些人值得学习,也许那些人将会是推自己一把的贵人。而一旦自己成为有能力的人,“就应该给予别人”,还有回馈社会。

回望她在马来西亚求学的那个年代,本地大学就只有那几所,不像现在有那么多学府,所以照理说现在有更多的学习机会,她呼吁年轻人要好好学习,因为没人知道机会会在什么时候降临,就像当年谁料到她去应征工作,面试官竟然会问她马克士威方程式的问题?

柔佛
新教育
麻坡
NASA
火星
柔佛麻坡
陈薇萌
重力助推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3天前
4天前
4天前
5天前
6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