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有理论政
7:50am 21/07/2022
冯振豪.“1+1”还是“1-1”?:观2022党选,论公正党未来
冯振豪

公正党未来的兴亡,取决于内部分歧是否有得到正视,领袖们是否具备广阔的心胸和更远的眼光,去看待公正党的前途。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022年公正党代表大会于7月15至17日举行,所有党选结果正式圆满告一段落,在为期三天的大会中,各级党代表的发言内容均离不开团结、归队、铲除叛徒、备战大选、支持、烈火莫熄等等,几乎没有谈及国家愿景或其他政策面的课题。的确,讨论的课题取决于政党领袖的判断,他们有权力选择哪些对政党未来尤为重要的内容进行论述,可是从公正党大会的情况来看,很显然整顿党内是最为重要的工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从党选结果来看,的支持者,以及赛夫丁阵营的领袖,都难以抵御阵营的强攻,在各级党职改选中败下阵来。除此以外,一些以往倾向阿兹敏的党员,也陷入两头不到岸的窘境,在党内面临生存危机,仅能依靠雪州大臣阿米鲁丁抵挡其他派系的攻势。

阵营尽管拿下大部分要职,从地方到中央都以“Ayuh Malaysia”的势力为主流,只不过,阵营中存在着鸽、鹰派之别,也不是完全掌控全局。党内中间派也正逐渐崛起,其中包括最高票当选最高理事的马智礼,这股势力在党选开打伊始即未明确表态倒向哪一个方,从某方面来说,往日两大板块对决的局面已被打破,迎面而来的是碎片化的派系政治。

笔者认为,派系政治碎片化没有好也没有坏,其带来的效果如何是由公正党内部的磋商成效所决定,“安拉配”到底是1+1还是1-1的关系,这将是党主席和署理主席的“共业”。

、旺阿兹莎、阿米鲁丁、赛夫丁、三苏依斯干达和蔡添强等烈火莫熄老将,他们最担忧的是阵营“走得太快”,否定元老党员和地方桩脚积累的耕耘成果,将政治资源作为恩庇扈从的肉桶,导致公正党的内部分歧进一步恶化,让公正党沦为一个不以社会运动为傲的政党。

的支持者来说,自509大选后公正党便“误入歧途”,2020年喜来登政变及随后四场州选惨败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这些经过无不归咎当权派的荒腔走板,于是,在党选中极力夺下最多职务,进行一场彻底的换血手术,从内到外重新包装,给公正党制造新的激素。

以上是“浪漫式”的解构,若以现实的角度而言,赛夫丁跟的对峙乃攸关党员们的利益,包括大选的候选人提名、州政府机关的职务、生意和求职的需求、人脉或地缘的裙带连接,以及其他涉及种种“饭碗问题”的方面,两派人马基于各自考量而投入到你死我活的战争。

然而,不管是从哪一个角度来说,说明这个政党仍有一定程度的动员力,而党员能够被动员起来,为了职位互相竞争,也阐明该党依然有为人期待的东西。况且,如以党选的竞争氛围而言,公正党可以说是马来西亚目前各大政党中,实行党内民主唯一最成功的政党,即便现场气氛再紊乱,也是在在地向外界展示该党对落实民主政治的坚定立场。

公正党确实具备上述的优势跟卖点,但是,如何带动该党朝向振兴的“1+1”道路,这就考验到,以及大部党员对于大局的定义。

笔者认为,不论任何势力,落选者应该接受游戏规则的结果,毫无妥协地承认败选的结局,特别是赛夫丁、傅芝雅、法哈斯、蔡添强、罗兹雅等较有地位的领袖,不应该在背后扯自家政党的后腿,而是配合胜选者去整顿公正党,协助缔造最佳的状态应付第十五届大选,尽可能展现输家应有的尊严。

而以阵营为主的胜选者,必须设法笼络所有派系,聆听各方意见并采纳对公正党未来最有利者,任何作为都必须基于党的集体利益,而中央领袖需要以身示范,尽量表现出包容性,避免底下支持者有小拿破仑的歪风出现。换一个角度说,先不谈输家、赢家,只有团结一致地拿下布城,以及攻破更多州政权,公正党才能得到更多资源去进行分配。

另一方面,理应维持良好的互动关系,“安拉配”的成效将给公正党带来更多的“糖果”。相对来说,善于跟他人交涉,具备直言不讳的特质,其论述和态度也相显激进,因此,是蓝眼的白脸,则是扮演黑脸的角色,一软一硬,一冷一热,一张一弛,在希盟内外的议席谈判,抑或是在选后“肉桶政治”(分赃),都会让公正党处在较为有利的位置,简言之,若配合得当,把焦点从内部转移到外部的话,将在谈判桌上形成一支强大的攻防组合。

“安拉配”最大的挑战来自于两人面临的包袱,成为烈火莫熄老将和其他败选者的救命稻草,也需要这些势力来平衡来自阵营的压力。

承受的压力主要还是他自己,毕竟党选期间把话说得太绝,未来所做的决策都受到党选前的一言一语所限制,例如,在党选时狠批大帐篷,后续要以什么姿态面向支持大帐篷的希盟盟党,还有主动前来协商的其他在野党,这些都是无法回避的考题。

此外,如今的犹如蓝眼的明日之星,假设他的复出还是无法扭转公正党的孱弱之势,结果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接着迎来的不只是个人魅力的褪色,蓝眼势必承受自2004年第11届大选以来的低潮期。这些都是“1-1”模型的下场。

总而言之,公正党未来的兴亡,取决于内部分歧是否有得到正视,领袖们是否具备广阔的心胸和更远的眼光,去看待公正党的前途。无可否认,公正党纵然是我国目前民主化程度较高的政党,惟无法善用党内民主却是一直拖累蓝眼的棘手问题。

虽说派系斗争是政党的正常现象,纵观世界各民主国家的政党也是如此,但是,在应对党外课题时,该适当地将政党的集体利益摆在最前端,并非以派系视为回应外力的单位。就以台湾的民进党为例,派系政治甚至走到建制化的程度,在反击国民党、民众党和时代力量时却不存在派系分歧,持续巩固基层党员的自信心,维系支持者的热情,进而长期在台湾占据最稳固的政治板块。因此,派系政治不是弱化一个的借口,更不是抹杀党内民主的幌子,党领袖的经营能力才是决定政党拳头大小的关键所在。

安华
冯振豪
有理论政
拉菲兹
公正党党选
言路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小时前
21小时前
24小时前
1天前
1天前
2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