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22/07/2022
木薯园/谢阳声(大港)
作者:谢阳声(大港)

园,曾经躺在咱们童年版图里一段颇长的时间,是在整个青壮岁月里,用生命来经营的心血。

童年长成知道人事以后,园就是拼凑在生活里的一部分。它本是野草树林疯长的野地,被一弯缓缓画过的淡水河切割在村子对岸,每日呼喇呼喇地用整一大群高调的绿色向对岸抛送诱惑,钓人眼目。终于有一天禁不住引诱,把咱们姐弟仨的童年领过小河之上的拱桥,穿过一条野草覆盖的羊肠泥径,噗叽噗叽走过大约十多分钟,停下脚步说,就是这里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一连几天,每个傍晚吃过晚餐以后,会用福建腔调的话说,行,来去芭里。母子四人雷厉风行斩草除根,手中巴冷刀挥得干净洒脱,手起刀落毫不手软,霍霍声里过头野草应声皮开肉绽。这么一大面积野草闲蔓横生的草芭,若不是生性闲不住喜欢劳动,谁愿意来干这样的苦差事?遇着难缠如顽石的枝枝蔓蔓,双手总要不经意擦出血痕。阿妈,您手流血了,没要紧啦!我古早做查某仔时去外口担水,跌落石头路,苦卡够力,嘿,宁朗吗哪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辛苦了几日才理出一片篮球场面积的空地,差点儿已快要累死一双手。阿妈,您打算要种什么?二话不说,隔天就到隔壁六占嫂那里讨几根干,一行一行相隔有间的坑洞在园地里整齐列队,咱们负责将斩成小截的枝干往坑里插。斜躺在坑里的枝节像极了醉倒于黄泥的将士,不日里,将士便让冒尖的嫰叶淹了一身,站在远处四周望去,抖擞着精神的绿帽将士,实在是养人眼目!有时骄阳把渔村煮得发烧,我喜欢把自己藏进园,采了一些叶铺在地,躺下起身就见黄昏。

成长后的,将士变身婀娜的天姿,像在园地里走秀的模特儿,一眼望去饱溢的浓淡彩妆哈啦哈啦地吹送过来,看了无法不叫人心生惬意;脸上的神彩,像满园的秀绿一般飞扬。

做成沿村兜售

每相隔一日就会提着巴冷刀锄头挂一身蓑衣蓑笠,去看看她的园,就算没什么干她也心满意足。偶尔就在围篱四周添几株巴蕉蕃薯叶作伴,要不便多圈几圈尼龙网以防动物入侵,那神情的认真与专注,是咱们童年及回忆里动人的画面。有时野牛不守规矩冲撞园,将士守不住疆土,牛蹄踩坏了疆场,嘴巴可是哎哟哎哟的痛惜不已,顺便也把野牛痛骂几句。

成熟时,每天几乎晨光刚清醒,或提早吃了晚餐,就把咱们都叫去园。将一根绳索套在枝干,穿过一根木棍,木棍担在肩头;轮流与合力用几声哼唷,一声巴拉传来,干尾簇拥的细雨沙沙,不知是激动还是垂泪。有些削片晒干喂暖家禽,有些做成,或装入袋子让咱们沿村兜售,赚得零钱慰劳咱们的童年。

无数个黄昏喘息不已的傍晚,晚风前后推撞。一袋一袋子被喂饱的麻袋脚车摇穿泥径涉险过拱桥上斜坡的画面,是此生艰辛欣慰,永远抹不掉的记忆……

双脚不良于行以后,园被迫荒老于岁月里。童年早就老去了。园教会咱们生活,交给咱们珍贵的美德。谢谢,更佩服

母亲
感恩
木薯
潮州
糕点
谢阳声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