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优活
7:34am 22/07/2022
遗体化妆师王美仪/让往生者体面离世,抚慰亡者,也让活着的人心里好过些
报道:本刊特约 张佩莉、摄影:本报 蔡添华
实事求是的个性,让王美仪能够跨越重重心理障碍,在工作上独当一面。

人死后,身体会出现一系列变化,赤裸裸地展现死亡最真实的表情。听坦荡荡侃侃而谈,不但掀开了的神秘面纱,感觉也像一堂震撼教育,让人开始思考死亡这件事。

王美仪:让往生者回到亲人眼中当初熟悉的样子,虽然阴阳两隔,但记忆永存。

我一厢情愿地以为都是内向型的,个性沉静,不爱交际,整个人隐隐透着一抹离群索居的况味。也听过有人打趣说在工作的人大多都是蛳蚶口,嘴巴像硬厚的贝壳般紧闭,撬也撬不开,寡言少语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所以当阳光系女生出现在眼前时,我不禁再三确认:你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是的,我就是Rachel,。”明朗而灿烂的笑容,如阳光般照亮偌大的礼仪厅。这位有着7年资历的不但充满朝气,还很健谈,爱说爱笑,笑起来特别有感染力,让人觉得心都被她治愈了!

搞笑的是她还自我调侃:“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是不是不正常,怎么可以讲个不停?!整天都在笑?!”

王美仪明朗而灿烂的笑容,温暖了幽闭阴冷的殓房。

虽然没有走进看她工作,但可以想像开朗的她如何在幽闭阴冷的里发光,照亮自己,也温暖了周遭一切。

但我更好奇的是,为什么这位学法律出身的阳光系女生会走进,把视为志业。乍看像是人生中意外的岔路,但事实上,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有其来由,且听她娓娓道来。

30岁后遵从内心,从法律圈跳到殡葬业

从小就是一个好奇宝宝,胆子大,对死亡没有太多恐惧和排斥,反而是充满好奇。10岁那年,她跟妈妈到吉隆坡广东义山,给一位死于先天性心脏病的同学送别,在昏暗的灵堂上,她踮起脚尖瞻仰棺木里的同学时,突然伸手摸了他的脸一下,不是故意亵渎亡者,而是“想要确认他到底还在不在”,触手的感觉是冰冷的,她这才相信同学不在了。

她摇头莞尔笑道:“这就是我的个性,百无禁忌,有点叛逆,凡事都要追根究底,亲眼看见、亲手摸到,才肯相信。”这也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认识死亡,以为死亡就是鲜活蹦跳的一个人变得冷冰冰,沉睡不醒。

但死亡跟沉睡又截然不同,外婆去世的时候,对此感触很深。

那是在她十四五岁的时候,同住的外婆跟老人病缠斗了六七年后,溘然长逝,从小就跟外婆很亲的一个人陪在外婆身边,看她咽下最后一口气。

“当时,我所有心思都放在外婆身上,所以有留意到一些小细节,包括前一分钟,她的身体还是柔软的,断气后,很快身体就出现变化,嘴巴张大,脸好像垮了下来,于是你知道,她不是睡着了,而是死了。”

这张脸在心里打下了烙印,“从此之后我就知道,这是死亡的表情,”而这副表情,不管怎样看都不会太好看,“人死后,身体机能完全丧失,肌肉失去弹性和张力,关节没有了肌肉的牵拉,嘴巴张着,眼睛微睁,容貌会变形,表情好像很痛苦,让人看了难受。”

没有了生命迹象后,嘴巴张开、眼睛闭不起来都属自然现象,但一般人却都认为那是执着挂碍的恶相,因为“心愿未了”,才会“死不瞑目”,丧亲者看了会更难过,甚至情绪溃堤,外人看了则心里毛毛的。

“外婆生前就交待我的妈妈,千万不要让我们看到她临终,因为她怕吓坏我们。但我不理会,外婆卧病时是我在照料,她临终时,我也要陪伴她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

之后视殓时,发现外婆神态变了,看起来十分安详,“像睡着了一样,表情不像之前那般痛苦,当时我并不知道给外婆做了什么,但我心里突然有一个想法,也许将来我可以从事这么一份工作,把不太体面的模样,还原到他平时熟睡的样子,既抚慰了亡者,也让活着的人心里好过一些。”

这个念头只是一掠而过,之后,也没有把它放在心上。她的志愿是当律师,这倒是完全符合她予人的伶俐形象,A-level后她顺利考上法律系,毕业后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就职,但后来觉得那不是自己喜欢的东西,于是转战市场销售,之后又做过产业管理,直到30岁那年,事业路大转弯,走上一条全然陌生的岔路。

“站在30岁的分水岭,我下定决心要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然后我想到外婆,想到她躺在棺木里安安详的面容,当年那个念头又冒出来了,我对自己说,不如就去尝试一下。”

坐言起行,她马上拨电询问富贵集团礼仪部,那么巧正好有空缺,并顺利被录取。

回想初入行时,“也没有什么特别培训,只是自己心里很清楚,我对死亡没有忌讳,不害怕面对尸体,不怕血淋淋,也不怕脏和臭。”

还真的说到做到,让身边朋友眼镜碎片掉满地,7年来,穿着全套医用防护装备处理大体成了她的日常,面对尸臭和秽物,已经不会有生理反应,遇到长满蛆虫高度腐烂的大体也能泰然处之,不管遗体状况多糟,只要想着要让亡者有尊严地离世,就能继续手上的工作。

处理大体动作要温柔,心怀敬意

采访当天,一身利落套装,淡扫蛾眉,看起来与一般上班族无异,她笑着解释:“除了在化妆间工作外,我们也常在外跑,会见家属,交付衣物,把身上的贵重物件交还给家属等等。”

殓房外的王美仪一身利落套装,淡扫蛾眉,妆扮与一般上班族没有两样。

称作“化妆间(makeup room)”,那里灯火通明,没有一般人想像的阴森恐怖,内部设有独立通风系统,保持空气洁净,气温介于12℃至16℃之间。

工作时,她穿着全套医用防护衣,团队里有11人,两人一组,大体送到后,先确认证件,验明正身后,拆卸遗留在大体上的医疗辅助仪器如鼻胃喉、导尿管、棉布胶带等,接着是冲凉和消毒,再进行防腐,防腐后再一次冲凉,最后更衣化妆,全程需时一至两小时。

净身时,还包括处理排泄物,“人死后,全身肌肉松弛下来,残留在体内的宿便和尿液会自然流出体外,所以遗体会有大小便失禁的现象。这是人死后身体出现的自然变化,并不尴尬,只要仔细清洗干净,让大体保持整洁就好。”

工作上手后可以很快,但动作一定要温柔,心中要怀着敬意,“尤其是老人家的大体,手部骨头特别脆弱,翻身时要很小心。”

她习惯一边工作,一边跟说话,把他们当成亲人,亲昵地聊聊天。“团队每个月处理二百多具大体,工作量很大,日子久了难免会麻木,所以要时时刻刻自我提醒,每一位亡者都是丧亲者至爱的亲人,为了对和其家属有个交代,我们一定要用心!”

每一天,都要准备面对各种状况的,“行动管制令期间,疫情令很多人抑郁甚至轻生,自杀案特别多,以男性居多,大多数是跳楼,遗体都是血淋淋的,面目全非,让人看了很伤感。”

但这还不是最怕面对的大体,“比血更可怕的是脓,曾经有位死于乳癌的女士,胸口到手臂和颈项都溃烂灌脓,触目惊心,看了就心酸,实在无法想像她生前承受多大的痛苦。”她黯然说道。

长期卧病在床造成的褥疮也一样棘手,腐肉加上脓液,腐败臭味非常人可以忍受。“因为伤口太大太深,穿衣也有难度,所以我们都会把伤口包扎起来,用防腐剂减轻臭味,再给他穿上宽松的衣服。”

里除了有尸臭,还会传出让人毛骨悚然的“鬼哭声”,“遗体会发出声音,这是真的,听起来像‘呃呜呜’,有长有短,有的像打鼻鼾,有的很响亮,像哭喊又像尖叫,让许多初入行的吓破胆!”

事实上,“鬼哭声”完全可以用科学解释,“人死后,残留在腹腔的空气会从嘴巴溢出,发出声响,所以遗体发出声音并不是什么灵异事件。”

朋友们觉得胆识过人,她说自己只是实事求是、颇富科学的精神而已,这个个性,让走进的她能够跨越重重心理障碍,在工作上独当一面。

大体化妆注重气色,妆效强调自然

人死后,身体会出现一系列变化,包括肌肉松弛、尸冷、尸僵、尸斑等,在遗体上,赤裸裸地展现死亡最真实的表情。走进后,终于知道当年如何让她亲爱的外婆找回安详的面容。

“如果嘴巴合不拢,可以把棉花塞入喉咙和鼻腔,轻轻按摩,把下巴往上推,如果还是合不起来,最后的选择是用针线缝合。至于眼睛,用湿润的棉花盖在眼睑上按摩,眼睛就会闭上。”

久病离世的大体,往往需要更用心费神。譬如,生前长时间戴着氧气罩的,鼻梁上会留下明显的黑青色的压痕,会用遮瑕膏细细叠涂,隐去这道象征病痛的印记,让带着端庄祥和的遗容离世,家属心中的伤痛也得以减轻。

遗体化妆有专用的化妆品,另外也会挑选一些市售化妆品,搭配使用,“某品牌出的遮瑕膏,遮瑕力特强,十分适合用作重点式、细部的遮瑕,我都会用。”

遗体化妆有专用的化妆品,另外王美仪也会挑选一些市售化妆品,搭配使用。

大体化妆注重的是气色,妆效强调自然,绝不浓妆艳抹。曾经有家属气急败坏地把已在其他殡仪馆入殓的亲人送过来,要帮忙改妆,“是位婆婆,脸涂得太白,腮红打得太重,配上大红唇,难怪家属看了又气又难过。我跟婆婆说,sorry啊婆婆,我来帮您化美美,很快就好了!”

她加强语气说道:“遗体化妆不应该改变亡者生前的容貌,譬如,剃除面部毛发时,生前有蓄须的,不可以把胡须剃掉,痣上有长毛的,也不可以把毛剃掉。”诸如此类的小细节,都要一一照顾,尽可能让回到亲人眼中当初熟悉的样子,虽然阴阳两隔,但记忆永存。

衣服遮蔽下的遗体,也一样用心处理,譬如经过解剖的大体,切口的缝线大多数很粗糙,“我们会把缝线拆开,再拉密缝合,让遗体保持美观。”

除了化妆品,遗体化妆师工作时也常用到剪刀、钳子、夹子、针线等小工具。

遇到需要修复的大体,一般会用石蜡、棉花、棉布、海绵等进行重塑,还原亡者生前的形貌。在外国,有人开始使用3D列印修复技术,但觉得这种方法有点太失真,“除非逼不得已,我个人还是觉得用传统方式重建比较好,虽然要花很多心思和时间,但那个意义就是不一样。”

把这份工当志业,努力精进防腐专业知识

是一份劳心劳力的工作,“因为要搬动大体,所以体力一定要好,工作起来才能周全妥帖。”死亡没有季节,无法预测,所以必须24小时随时候命,“曾经试过36个小时不眠不休,体力严重透支,”每到周休,她都很少出门,只想在家躺平充电。

她嫣然笑道:“既然是自己喜欢做的事,就没有什么好计较的,我已经决心把这份工作当作志业,如果有机会,我想要加强防腐相关的知识和技术,自我精进。”

国内没有专业遗体防腐课程,“我们都是手把手,边做边学,”过去两年,看着无数人染疫病逝,家属只能用视讯送别,不禁心有戚戚焉,“我希望我们未来在遗体处理方面可以做得更专业,就算遇到特殊案例也有能力处理,不要让人间有无法送别的遗憾。”

这些年来,无时无刻不感受到生命的脆弱,让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不断精进死亡学这门功课,也更懂得珍惜拥有的一切。

王美仪自我期许可以加强防腐相关的知识和技术,不要让人间有无法送别的遗憾。

〉人物简介

╱富贵集团礼仪部白衣天使(),秉持事死如事生的态度,为打理最后的容颜,既抚慰了亡者,也让活着的人心里释然,从容道别。

相关文章:

爱长在/遗容雕刻师 用温柔的双手为逝者画最后一趟远行妆

【爱长在】丧亲辅导师张以靖/陪伴丧亲者走过哀伤

变老容易养老难 你想像过自己退休后的老年生活吗?

【爱长在】谢谢您让人间温暖过

【爱长在】祝福三部曲

【爱长在】我唯一希望,就是孩子健健康康的生活

遗体化妆师
王美仪
往生者
体面离世
专业防腐师
殓房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