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精彩系列
9:00pm 23/07/2022
我是韩念 | 杜韩念·时间“突然”过得太快

躺在沙发上刷脸书,意外看见叶倩文和一群女星合唱《海阔天空》的模样。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愣住了。好震撼。怎么她老了那么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对于叶倩文,我的印象还停留在电影《爱神一号》里,所以看见那位青春无限的大美女突然转身一变成为白发苍苍的妇女,我心里出现很多感想。

当然,这“突然”也不是很短的时间,毕竟距离《爱神一号》也已经有三十七年了。

我把三十七年形容成“突然”,其实是感叹时间过得太快。

我心里觉得自己还是那个中学时代好玩、不认真、自以为是、很懒散、对很多事情好奇、喜欢一大班人聊天说地、爱发白日梦、有很多不切实际的梦想、还没准备扛起更大的责任的杜韩念;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小孩子,直到今天还是这样认为。

但今早叫女儿起床时,发现她的身高已经跟她妈妈一样,她不再是我一手就能抱起,然后可以把她扛在肩上带下楼的小宝贝。她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的?

感觉也是突然变大,但这“突然”,也好几年了。

记得北京奥运那年,我在上海祝福我大哥三十岁生日。

“爸爸,很难想象你的大儿子都已经三十岁啦!”当时,我还跟我爸爸说。

还记得上海的夏天,白白的雪地,干净的街道和整齐的梧桐树,然后突然间,我自己也超过四十了。这次的“突然”历时十四年。

小时候的日子是一天一天过,总觉得时间走得太慢,什么时候才可以长大?

后来日子是一年一年过,初中结束了就上高中,高中结束了就上大学,大学三年也很快就过了。

(大都会)请编辑配图,谢谢。7月24日见报我是韩念

结婚生孩子后,好像有人不小心按了(Fast Forward),日子是十年十年过,回看我女儿出生没多久我抱着她的照片,哇!我多嫩啊!这样的脸也敢当老豆!哈哈!真不知天高地厚。

现在,我连掉在地上的头发都是白色;脸上的皱纹更像巴生的交通地图,越来越复杂。

再看看我的父母,他们也是突然变老了。爸爸已经是肯德基安哥,妈妈已经放弃染发,脸部肌肉很松弛,身体很瘦小,走路驼背而且越来越慢,说话也没有以前骂孩子的那个魄力。安慰的是,样子好慈祥。

这个“突然”,到底用了多少年呢?

我想,是我一辈子吧!

今年四十二岁,人生下半场,老同学聚会的理由已经从生日聚会,到喝喜酒聚会,到孩子满月聚会,到现在的父母丧礼聚会。

迟一些,就是老同学自己的丧礼聚会了。

时间真的过得很快。

反正最后也是“突然”离开,如果内心还有事情想去做,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这个“突然”又还剩下多久?

去做。去做。

我是韩念
结婚生子
时间太快
快转键
地方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