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大牌档一人之境
7:00am 25/07/2022
彭健伟/被迫的大叔和自愿的女子
彭健伟

纽约某个社区的车子奔驰和鸣笛声时大时小,电话中背景的噪声不断袭扰我们的交谈,几乎快要淹没中国大叔的声量了。大叔说话中气十足却含含糊糊,电话另一头的警察在急促提问,我这个口译员夹在两把互不理解的声音之间,沉声静气以不同语言逐字重复着他们的问答,像是在劝架的和事佬。

任职和事佬,啊不,是远程医疗口译员,工作内容除了为医院里的看诊、治疗及手术前讲解翻译,有时也会跨越其它领域,比如警察部门。在培训期间,我听了很多电话录音片段,之后再模拟场景,与培训员练习翻译。这些电话录音中不乏各种紧急状况拨打 911 的求救电话,初次聆听,马上想起小时候家人很爱观赏的美国实境节目《Cops》。这个节目主要是跟拍美
国警察追缉罪犯的场面,真实、粗糙而毫无修饰,如今看来,根本就是实境秀的始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实境秀的一部分。就在这一晚,我分别接到了两通警察部门的电话,一通来自纽约,一通来自伦敦。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住在纽约的中国大叔,回中国探亲两个月,返回纽约时发现房子被亲戚换了锁,进不了门,于是报警求助。电话里警察探问详情后得知,他早前在亲戚的建议(或诱骗)下将名下产业转名给对方,结果出国后亲戚“合法”霸占了他的房子。电话里警察给他建议,找律师寻求法律途径是唯一方案。

大叔在电话里叨叨絮絮埋怨了老半天,感觉快要哭出来了。同一通电话里的警察、政府官员和我三人,听了他的处境后都替他难过,但大家心里大概也在默默责怪,怎会那么天真那么傻,把产业转名给别人。

以前在联合国难民署听到的是难民的悲歌,现在却是中国移民的辛酸故事。艰难曲折充满在各式各样的故事里,没有伏笔,来不及预言暗示。有时会有一种错觉,好像自己擅自窥听别人的隐私,揭开痛处,却又倏地盖上电话,漠然抽身离去。

ADVERTISEMENT

如果说纽约大叔是被逼到绝境,那么伦敦女子却是甘心自愿的。那是一名因卖淫而被警察带回警局的中国女移民。在静得可以听见椅脚摩擦地面声音的警局里,女警问她为什么要卖淫,是不是被坏人胁迫,她仅是淡淡一句:“我是自愿的,我必须生存下去。”

女警贴心地问伦敦女子,要不要来杯热饮或吃点什么,要不要送她回到安全的住所,她一概回绝,以伦敦天气般阴郁死沉的语气冷漠回应:“钱被充公了啊。没事。把手机还给我,送我到车站就可以了。”然后她就缄默不语了。女警轻轻叹了口气。

我仿佛可以感受到此刻警察局里冷飕飕的空气。

摄影:彭健伟

更多文章:
彭健伟/吃鱼却不知鱼的名字
彭健伟/家是心之所在
彭健伟/韩剧教会我的解放与崇拜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纽约
卖淫
彭健伟
中国大叔
伦敦女子
Cops
远程医疗口译员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7小时前
3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