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2席已定胜负 大选结果尘埃落定查看2022年大选完整成绩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社会
8:47pm 25/07/2022
赛沙迪被控失信案 | 调查官:2筹款宴筹12万  10万汇赛沙迪账号

(吉隆坡25日讯)反贪会调查官努鲁希达雅说,土团党青年团前团长赛沙迪在2018年举办的两场会筹得的12万令吉中,有10万令吉汇入赛沙迪的私人银行账号,但她无法解释剩余2万令吉的下落。

她是土团党青年团前团长赛沙迪被控4项失信、滥用资金及洗黑钱案的第26名控方证人,她接受主控官莫哈末阿菲阿里副检察司盘问时说,赛沙迪筹款宴会分别于2018年4月7及8日,在柔佛麻坡及雪州安邦De Palma酒店举行,筹款晚宴是为赛沙迪筹款,以让他在第14届大选时在麻坡国会选区竞选。

ADVERTISEMENT

她说,根据拉菲克的供词,从筹款晚宴获得的款项是接近12万4000令吉,该笔款项全数进入ABBE银行账户。

她说,根据银行账单,12万令吉透过4次转账,以每笔3万令吉的金额,分别于2018年4月8日、11日、12日及21日,从Armada Bumi Bersatu Enterprise(ABBE)银行账户汇款至赛沙迪私人银行账户。

她说,每笔5万令吉的金额于2018年6月16日及19日,从赛沙迪私人银行账户汇入赛沙迪的土著股权基金(Amanah Saham Bumiputera)户头。

指12万没用于大选竞选

她说,她有调查从筹款晚宴获得的款项是否用于赛沙迪在第14届大选的竞选,并表示她的调查结果显示,12万令吉并没有用于第14届大选在麻坡国会选区竞选。

“该笔钱6月时透过2次转账,总额10万令吉,汇入土著股权基金户头。”

她说,土著股权基金的目的是进行投资及获得利息。

她说,调查显示拉菲克在赛沙迪的指示下,将12万令吉从ABBE帐户转账至赛沙迪私人帐户,赛沙迪则是指示拉菲克转账12万令吉,不诚实地挪用资产。

无法解释剩余2万去向

但努鲁希达雅接受辩方律师交叉盘问时,却无法解释剩余2万令吉的去向。

她在午休前提及3万令吉汇入赛沙迪父亲赛阿都拉曼的银行帐号,并提及赛阿都拉曼的供词,但哥宾星在午休后以该部分与努鲁希达雅调查的12万令吉无关,申请法庭删除有关证词,获高庭司法专员拿督阿兹哈阿都哈密批准。

办筹款宴筹竞选金
12万须用于竞选

此外,哥宾星多次重复问证人,在国会及州议席竞选的候选人在选举后,必须向选举委员会提呈竞选期间的花费,努鲁希达雅说,她不确定,并表示12万令吉必须用于竞选活动,因为筹款宴会的目的是要为竞选活动筹款。

哥宾星寻求法庭协助,让证人回答问题。

承审此案的高庭司法专员拿督阿兹哈阿都哈密此时要求证人仔细聆听问题,并表示证人似乎倾向于给予自己想要的答案,而非回答辩方的问题。

阿兹哈重复哥宾星的问题时询问证人,她是否意识在选举罪行法令下,在国会及州议席竞选的候选人在选举后,必须向选举委员会提呈竞选期间财务报表以显示竞选期间花费,也需附上收据及相关文件,努鲁希达雅回答,她不确定也不知道。

哥宾星:是否亲询问赛沙迪
证人:透过录供官员询问

哥宾星主张,在国会或州议席竞选的任何候选人不可能完全没有花费及收据,努鲁希达雅回答,她不确定。

她同意哥宾星主张,候选人在选举时会有许多花费,如购买竞选旗帜、派人安装海报及举办讲座会等。

哥宾星说,努鲁希达雅的的调查显示17万令吉用于竞选活动,后者说赛沙迪口供中有提及此事,哥宾星便质问证人她没有调查及亲自询问赛沙迪。

努鲁希达雅说,她有询问。

哥宾星指出,努鲁希达雅较早前供证时说,她完全没有与赛沙迪会面及讨论,努鲁希达雅回应,她是透过录口供的官员询问。

哥宾星要求证人回答其问题,并指证人没有履行身为调查官的责任。

高庭要求控方
拉菲克口供副本呈检视

另一方,高庭今早要求控方,将第13名控方证人土团党青年团前副财政拉菲克哈金的反贪会口供副本交给法庭检视。

阿兹哈阿都哈密说,他聆听控辩双方陈词后,同意辩方成功显示证人在庭上的口供与在2009年反贪会法令第30条文下录取的口供出现差异。

他说,在采取下一步行动前,他要求控方今日先将证人的反贪会口供副本交给法庭检视。

他说,他之后将决定是否对该名证人启动弹劾程序。

哥宾星指证人没完成调查

哥宾星也询问努鲁希达雅,她是否知道赛沙迪身为麻坡国会选区候选人,他已连带正本收据,将17万1675令吉的竞选花费提呈予选举委员会,证人表示不知道。

哥宾星接着主张,证人不知道是因为她没有亲自调查。

她重申,自己只专注于调查从ABBE帐户汇入赛沙迪私人帐户的12万令吉。

努鲁希达雅较早前供证时说,赛沙迪接受反贪会调查时没有提供收据证明自己的花费。

哥宾星说,若购买物品,调查官可向商家查询,证人同样可针对竞选时期的花费询问涉及单位或人士,证人同意该说法,但证人说,她并没有这么调查。

哥宾星因此主张,努鲁希达雅没有针对涉及款项进行调查,并指她没有完成其调查。

此案将在8月3日续审。

打开全文
赛沙迪控失信案
筹款宴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