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1am 25/07/2022
黄子航/麻河下的那首诗
作者:黄子航
图/Isaxar

那河,长达250公里,上游至彭亨河,下游面向马六甲海峡,串联着两州六县,是我每次来回家乡必经越过的地方。

那天,我与友人到马大东亚图书馆找文献,构思着就要来临的毕业论文题目,眼睛无意间在摆放马华文学书籍的一块角落,看到一本封面绚丽的书——《马华现代主义文学的传播》,当下就好奇这本书的封面设计与其它老书很不一样,非常吸睛,就不经意地拿出来轻轻翻阅。不知哪冒出来的感觉,有种觉得这本书跟我很契合,就拿到了座位上去看。翻着翻着,眼睛一扫看到书上写着〈静立〉的一首短短的诗,手指就立刻停了下来,心里想着,这里写的“”两字该不会是我最熟悉的那个地方吧!再看了下方的脚注才知道是马华作家先生于1959年到访所写下有关“”的一首,后来才知道这首诗在当时掀起了创作的热潮。诗,是这么写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捡蚌的老妇人在石滩上走去
不理会岸上的人
如我 她笑
却不属于这个世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爱此一日游
风在树梢 风在水流
我的手巾飘落了
再乘浪花归去
一个回旋

没有谁在岸上 我也不再
这个世界不属于我
……
(〈静立〉

反复念了这首诗,不禁感觉这真的是在写吗?怎么如此熟悉的名字,却又突然感到很陌生,心里感触的童年时光竟给人如此幽静、寥寂……。

走出图书馆,〈静立〉一直在我脑中打转,忘不去,心里一直发出,那个地方不“静立”呀的呼喊。边有个叫黄金丹绒的公园,是我童年最想去的地方,因为那里有我和爸爸最美好的记忆。也许他已经忘了,但我一直惦念着周末那日,只有我、爸爸和彩色风筝的傍晚。第一次放风筝的两父子,尝试了无数次都无法让风筝飞起,爸爸看我失望,想着办法一定要让风筝飞起,最后我拿着风筝,爸爸拉着线一直跑一直跑,大喊了一声快放!风筝就飞起了,回旋在半空中,好耀眼!我拉着风筝来回跑,爸爸在身旁看着、笑着,眼神一直盯着我的步伐,我心想他一定又在顾虑我会跌倒。那日,我们话不多,眼里只有风筝和爸爸,也是我和爸爸最贴近的一天。儿时一过,那个地方就不再去了,也许是风筝坏了已经丢了,就没有再去的冲动,又或许是没人再带我去……。直到现在,我已经会自己开车去了,有与姐姐,有与朋友,就不曾与他。但是每次去到那,都会看到最热闹的游乐场,柔韧的红树林,顽皮的猴子依然还在,还有爸爸看着我笑的身影。虽然只有那么一次,但也许只有一次,才会是我对他最深刻、最美好的记忆。

那是边最热闹的地标,也是人最亲近的地方,有男有女,有小孩,但就没找到诗中那位捡蚌的老妇人……,石滩倒是还在那屹立着阻挡河水波动的侵蚀,石滩也搭建了给人行走的石灰地,那是人都曾踏过的石灰地,也许只有它知道每个人的重量吧!石滩前方有个小码头,小时候来这里看到的只是块小木桥,现在已经修建成牢固的石灰码头,观光船是旅客游览最棒的体验,父亲也曾带我乘搭过一次,或许是自己家乡的河,一次就满足了。黄金丹绒公园走下去,也是沿着的路叫大马路,因为它是最宽敞的路所以叫大马路,又或者这条路衔接着麻桥,是每个人来到都会先经过的路,所以是路的老大而叫大马路吧!从对岸丹绒亚葛斯越过两旁灯柱挂满州与县旗的麻桥,就能看到雄壮的城门立在桥的最前端,城门上写着 Bandar Maharani, Bandar Diraja,“香妃皇城”这就是我家了!这两个名字是柔佛苏丹对这个州内最大发展城镇的赐封,据说也是苏丹最爱的城镇,所以赐名为“皇城”,这道城门也成了踏进最好的象征。

我从吉隆坡回到家乡必经过此路,每次都是夜晚才启程回乡,所以经过这里时,道路两旁已亮起彩色灯柱,照亮了回家人的路,也是家乡路上最耀眼的景色。一路上熟悉的画面呈现眼前,怀念的美食肉骨茶老店已经熄灯,冷清的店面不熟悉的人还不知道它的魅力,这是来到的人必吃的美食,平日经过都是满座,人自己想吃都一位难求。记得小时候,也只有居住在新加坡的二伯一家来到,才有机会沾他们的福吃到这肉骨茶的茶香,一年也就这么一次,所以每次都吃得很谨慎,儿时的我总觉得吃慢点,食物会变得多,爸爸也知道我爱吃,总会留得特别多给我。

说到美食,大马路下来三条街就是的美食天堂——贪吃街,狭小的一条街一眼望去停放的车子比食物和人多,值得庆幸的是烤沙爹的香味还盖过汽车的废气。这里有妈妈爱吃的乌达、云吞面和咖喱饭,有姐姐爱吃的沙爹和蚝煎,我和爸爸爱吃的不在这里。林林总总的美食都是让人回味的魅力,柔佛州的美食街想必是这里最为有名了,就连新加坡的旅客都会特地开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就为吃上一口味道。除了美食闻名,这城也默默的站上了国际舞台,傲气的拿下了东南亚最干净城市大奖,让多了一个名堂,这也是我们最引以为傲的殊荣,从此人出门会特别小心谨慎,不敢随意乱丢垃圾,都深怕对不起这个奖项多过对不起。街道两旁不仅没有垃圾的踪影,就连枯叶也一片难求,更不用说那捡蚌的老妇人……

波动的浪花或许把蚌壳都浸坏了,但无法冲蚀这城最坚固的地势,也是最多人想涌进的地方。那里没有美食,也没有游客,只有长长方方的建筑,搭配着空气中总弥漫着的木屑和汗水味,那是东南亚最大家具工业园,也被誉为马来西亚家具城,那里有人一生的产业,有客工一生的依靠,也有爸爸与我的回忆。爸爸工作的地方就在工业园,小时候会吵着爸爸带我去他工作的地方,因为工厂里有很多我好奇的器具,有推货车、叉车、集装箱等,爸爸工作,我则负责玩,一天结束爸爸就会带我到附近吃当地有名的炒粿条才回家。路上总会想这地方木屑弥漫,怎么这么多人都不离开,现在终于明白他们与爸爸一样,都是家中的依托。

随着河水的潺湲,我想着,走着,寻找着那首诗里的景象,那老妇人……那笑……那浪花……那不属于他的世界在哪。另一端约40分钟的车程,对我们来说已经离家很远,每次都会准备些小零食在车上吃着,聊着。那是我妈妈的家乡,是我每年佳节和学校假期都会去的地方,是一个小小的村落叫班卒,一个只为上香求神和出河捕鱼而来的地方,那是多么寥寂,瞬间让我和的诗靠近了些。小时候,随妈妈来这里除了吃午饭,只为两件事,一是到角头间的杂货店买纸娃娃换装游戏的新衣服,二是携爸爸的手到外婆家前的边给风吹,一览我家那没有的景色,这是沙土地,那是渔船,还有不知哪年豪雨成灾,河水淹没了村落而建的水位测量尺。爸爸都会带我站在树下乘凉,缓缓地告诉我这是红树,以前爸爸在六马路的老家外是一整片的红树,还有老木屋,还有小孩在踢着毽子,围绕在邻居家的窗外看电视的旧时光……现在我知道的六马路已是鳞次栉比的市廛,有卖水果的、卖年饼的、卖车的……就是没有找到老红树和木屋的影子,但这些也许已不再重要,更重要的是我走进了爸爸的童年时光,他的念想,是我在外婆家前的边才能知道的事。

那河,依然荡漾着,河边的故事依旧走着,变着。也许所谓的静立不是指,而是诗人的念想在1959年的那一刻是静立的。先生,您知道吗,现在的已不再静立,它已成了人倾诉的对象,它已是孕育着几代人的母亲河。石滩上捡蚌的老妇人也许早已离开,在远方的她可能还不知道被定格在诗里,不过那些都不再重要了。下的那首诗,让我重新翻开自己熟悉的土地,那公园、那桥头、那街道、那味道、那木屑、那外婆家,还有那与爸爸的小时光,都因为您的那首诗重新翻开,在我心中轻轻体味着,美好着…… 

散文
麻坡
麻河
黄子航
白垚
现代诗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