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都会观点
4:00pm 26/07/2022
庄舜婷·大马猪仔与人力输出
作者:庄舜婷(本报记者)

马来西亚的就业市场,在近几年来出现,有工作空缺但请不到人的窘境,尤其是在如今的地方性流行病过渡阶段,这个问题更为严重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行管令期间,各行各业停摆,大部分工厂、公司不获准营运。国人几乎被关在家中,人人自危,许多人在当时因各种因素丢失了饭碗。为了生计,有人转行当小贩,有者当了送餐员及快递员,从事这些行管令期间被允许工作及营运的行业。随着疫情好转,部分人也不想回到自己原来的岗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随着国门开放后,政府允许国人出国,也“成就”了黑心国际就职中介,把一心想要赚取外汇的国人诱骗到国外,当了现代版“”。

黑心中介看准许多人在疫情期间对赚钱渴望的心态,把国人介绍到国外去工作,以赚取更高的外汇。

也许们纯粹以为他们出国工作就像我国在80年代盛行一时的跳飞机一样,到国外转个圈,回国后就犹如鱼跃龙门一样。

我国纵使有许多,但碍于我国不论政府或私人界,都无法开出一个足以吸引本地人应聘的薪金,他们宁可冒险出国工作也不愿意在本地就业。这也是为何国人愿意成为,宁愿在国外当“马劳”。

政府在今年5月1日开始实行的1500令吉的制度,也包括了在本地工作的外劳。这也对本地员工觉得自己跟外国劳工的待遇没有分别,有者甚至觉得比外劳还不如!

或许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想以劳力换取薪酬。他们宁愿铤而走险出国去干一些非法的勾当,不想工作却要换取更高的回酬。

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就是我国各领域的平均薪酬确实偏低,与国家高通胀的现实情况不成正比。

我认为这应该就是上述问题的主要因素,政府如果不再正视这问题,我国成为人力输出国是指日可待了。

就业机会
劳工短缺
最低薪金
猪仔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小时前
2小时前
19小时前
21小时前
1天前
2天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