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昔日专栏节选好物
8:02am 26/07/2022
赵少杰/交钥匙、别忘了锁门(完结篇)
作者:赵少杰

于2016年10月交上了第一篇〈不是真的想流浪〉写了关于想买名牌行李箱去旅行,开始了在此栏目跟各位读者分享,一些环绕在我身边各种琐碎的事与物。写着写着,家里的小物也随着篇数变得越来越多了,想必我用了“写专栏”这个无敌借口买下了不少东西,深知旅行最害怕就是买太多,导致行李超重。

ADVERTISEMENT

再远的旅程都有返途归家的一天,就像熟悉的人也有离开的时候,我们总得学习告别和面对告别的时刻,【】写了将近6年,几乎把身边所有大物小物都写完了,也将家事里里外外翻遍了,就连一间小小的也从土地写到铁花了,再写下去就得再盖多一间房子才行(开玩笑)。

因此总得好好地挥挥手,跟各位说再见。

记得曾说过我家没有拿的习惯,父亲坚持不多配几把钥匙分给我们,而是每每将钥匙塞在邮箱中,让迟归的我们自行打开家门,久而久之大家也习惯不带钥匙出门,倘若迟回家就播通电话给父亲,告诉他“我今晚有回家睡觉哦!”请他留钥匙。

老人家总爱把有用的、没用的东西统统收起来,父亲离世后,除了留下满满的工具和杂物之外,卧室里的铁柜有一整抽屉的钥匙,我们也不晓得这些钥匙到底该用在什么地方?它们可打开哪个锁头或是哪个秘密橱柜?经过反复测试后,家人只将房门和篱笆铁门钥匙串起,各自收起一把了事,而我则多一大串新房子的钥匙。

除了钥匙,母亲则留下许多不锈钢锅子和斑马牌餐具,还有好几箱她舍不得用的碗碟,有些是母亲用印花慢慢收集而来的成套餐具,更多的是购买牙膏的赠品。母亲患癌无法进食的那段日子,每天用精美的餐具吸引她多吃几口,往往却无功而返。还记得母亲离开前一天,她吩咐我去买红豆,她想喝红豆汤,并嘱咐要加龙眼干,一定要等到红豆煮烂了才下清洗好的龙眼干,不然久煮后的龙眼就没味道了。一切按照她的吩咐用慢炖锅煮了一小锅的红豆汤,当我盛上捧到她的面前,她努力地抿了一小口,终究还是喝不下,她充满歉意眼神并轻声地对我说:“sorry啊,我真的喝不下,浪费你的心思了。”我赶紧把碗收走,并强忍眼眶中的泪水说:“没事啦!”

小时候读过王维的〈红豆〉(注1)熟知“此物最相思”,当然此红豆跟母亲最后喝不下的红豆汤没关系,但是每当我想起那一碗母亲喝不下的红豆汤,心中难免有些亏欠和遗憾。

盖房子一直都是我和爸妈的梦想,他们希望可以有一间舒适的房子过日子,种花种菜,养鱼养狗养老……简单地在新村里生活,左邻右舍都是熟悉的面孔,骑上摩托车就轻易地往临近的巴刹、咖啡店、美食中心和教堂飞驶,然而这一切却在他们离开后,房子才慢慢搭建起来,现在我得每天自己带着一大把钥匙出门,也无需寻找神秘的地方留钥匙。

感谢Haw帮助我实现盖房子这个人生大计划,感谢邻居们在施工过程中的忍耐与谅解,感谢亲朋好友们的鼓励与意见,谢谢在MCO期间默默工作的那群建筑工人,一场疫情确实改变了很多人的际遇,包括我自己。

清晰记得父亲因破伤风差一点截肢的那段日子,历历在目的画面,后来将这经历写入诗里,“父亲扶着一只肿胀的腿走向厕所/转过身,对我们微笑/‘回去吧。别忘了把门锁上。’”〈破伤风〉(注2)父亲总是不忘交代我们要把门锁好,其实我们都知道,他更担心的是我们有没有安全回家。

托友人打了一块小石碑,上面写着:“此屋建于2020年11月,纪念同年相继离世的父母亲,2021年12月竣工。”打算镶嵌在屋子外墙的一角,以资纪念。

最后终于把此栏目的钥匙交还给编辑,【节选好物】

注1:
唐代诗人王维〈相思〉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注2:
《破伤风》诗集/
马潮联会丛书6
出版日期2010年7月31日
此书可在马华电子图书馆查阅

相关文章:

赵少杰/跟你借一把天梯

赵少杰/回家一个人吃饭

赵少杰/一个人的饭桌

赵少杰/有一种安全感叫铁花

赵少杰/用天井切割一小块天空

自己造房子 / 吴鑫霖(八打灵再也)

打开全文
赵少杰
钥匙
房子
节选好物
下台一鞠躬
完结篇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7天前
2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