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读家
3:32pm 27/07/2022
练芷瑄 / 鲁迅不爱她
作者:练芷瑄(槟城)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老师的介绍下,看了这篇文章〈妻子〉,深受作者的文笔吸引,于是看了这本《一生欠安》。看书时,觉得像是那些女人正对我们娓娓道来她们一生的故事,平平淡淡的,却又充满哀伤。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很喜欢那篇,开头是:“下花轿时,我掉了绣花鞋,是凶兆。”这一句话,揭示了她支离破碎的一生。

是闻名的新文化运动领袖,写了许多文章抨击吃人的封建礼教,所以他让不必缠足。可是古代女性,不敢挑战,也不能挑战朱家的传统。她只能唯唯诺诺地往大鞋里塞棉花。鞋子却在下花轿的时候掉了,欲盖弥彰。她迈着三寸金莲,被风云突变的世道裹挟着,颤巍巍地撞进新时代。

她深爱着她的丈夫,可不爱这个旧时代的女人。他嫌弃不识字的她、缠足的她,厌恶着还活在旧时代的她。甚至对外宣称:

“她是我的太太,不是我太太。这是送我的一件礼物,我只负有赡养义务,至于,我并不知。”这场带给两人无数的痛苦。

以为只要愿意像蜗牛一样努力从墙底一厘一厘往上爬,爬得虽慢,但总有一天会爬到墙顶的。她以为能等到回心转意,可却遇上了(第二任妻子),还生了一个儿子。

守了大半辈子活寡

这一生洋洋洒洒写了许多,却没有一字关于。他为写下〈芥子园画谱〉:“十年携手共艰危,以沫相濡亦可哀;聊借画图怡倦眼,此中甘苦两心知”。人们甚至将这对般配的碧人称作“最好的”。可有谁看见了,看见了那个孤独地守了大半辈子活寡的女人?

人们不过认为是个目不识丁、毫无才情的女子,被抛弃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最多再唏嘘上一声。死后,生活困窘,不得已变卖的书籍,可的朋友、弟子却坚决阻拦,说她不懂文化,不知道这些作品的价值。而只说了句:“你们只说先生的遗物要保存,我也是的遗物,谁来保存我呢?”一片悲凉。

如果不曾在到日本留洋前对她说:“你名,家有一女,即是安。”,如果没有等他5年,如果没有嫁给,或许她这一生不必如此荒凉。她不必一直努力衡量与丈夫的关系,不必努力了解新世界,安心地做大家闺秀。她的付出究竟只是枉然。

母亲
鲁迅
婚姻
爱情
守寡
朱安
许广平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