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优活
3:01pm 29/07/2022
【母亲的影响力征文】安慰奖/我居然越来越像她
文:妙妙

【母亲的影响力征文】安慰奖/我居然越来越像她

上星期,探望外婆时见到久违的三姨,她见了我劈头就是这一句:“越来越像你妈妈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当下我心里一惊,虽然知道自己跟妈妈长得相似,但这么直接的一语道破,我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是的,我越来越像妈妈了,不知为何突然鼻头一酸,泪水差点就滑落了,是的,我想妈妈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妈妈一生平凡,而且在世的日子不长,但至今仍常常有人提起她,缅怀着她。我也一直觉得,她其实还活着,一直活在我们的心里。

“阿妹,就帮帮忙吧!”这是她最常对我说的一句话。

她就是这样,总是把别人的事全揽在自己身上。在家里,先不说家务活农活,妈妈担起了所有的职责;在外头,她也是来者不拒,对别人的请求照单全收。她是虔诚基督徒,每次牧者巡家探访,她总骑着摩托当开路先锋,以至于老爸不止一次说她被骗了,说人家牧者领薪金,你是免费服务。

而妈妈她没有埋怨,她不懂得反抗,她只有逆来顺受。即使到了后来,名为生活的对手无情挤压得使原本刚强的她变得瘦弱,号称第一杀手的癌魔也盯上她强行掠夺她的健康,她只是默默承受这一切。

有时真的累了,她也就只是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然后,又忙着与生活拼搏。她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自怨自艾、去诉苦、去控告命运的不公。

低声下气“就帮帮忙吧!

妈妈一辈子都在橡胶林、胡椒园、可可园子里打转。那几年,丈夫嗜赌,儿女还在上学,是她咬紧牙关撑住了这头家。汗水与泪水是谱写她青春年华的走样刺耳音符,以至后来我每一次想起来都恨自己当年太迟长大,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面对父亲的赌债,她没有退缩;面对病魔,她也丝毫没有恐惧。我想,今天我也活成了另一个她。

想当年,弟弟学业不成,多番波折前途茫然,担忧煎熬的却是为娘的心。妈妈决定为弟弟申请学院时,我嗤之以鼻,大泼冷水,但她还是去排了大半天的队买到了表格,回来后带着哀求的语气对我说:“就帮帮忙吧!帮忙你弟弟填写表格吧!”

因为我填写的那份表格,弟弟至今得以生活无忧,妈妈也算是有远见,为孩子的未来都做好了妥善的安排。

哥哥生意不成,需要资金周转,她又打电话我:“阿妹,就帮帮忙吧!”我给她的生活费,她都垫在孩子身上,以至于她发现自己生病了都不敢轻易去看医生。

那一阵子,我常跟她抱怨: “你总是重男轻女,你从来没有为我着想。”面对我的指责,她也只是沉默,没有申辩过。

后来,我自己当了妈妈,才体会为何当年妈妈总是低声下气求我帮帮忙,不是一家人,谁愿意这样恳求人啊?

我痛恨她的卑微,鄙视她的软弱,但是自己却也是不可避免的走上与她一样的道路。

在教会,她一直是妇女会主席,记得有一年还担任教会幼儿园的财政。她不会做账,白天那些粗重的农活烦人的债务早已将她拉扯缠绕得晕头转向,但她就是不会拒绝别人。只能在晚上低声下气地求我:“就帮帮忙吧!”

别人的事也是自己的事

她就是这样,孩子的事是自己的事,别人家的事也是自己的事。

每年一到孝亲节,5月的母亲节,她自己有没有庆祝,有否高兴不重要,重要的是教会里乐龄长辈能得到礼品,人人都可得到不同颜色的康乃馨。

她不会做纸花。我见过她费力地眯起眼睛剪纸扎细小的铁丝网,最后成了一朵硬邦邦的假花,既不见生机,也毫无娇艳之状。心灵手巧对妈妈来说,只能用在做重物活儿上,比如扛起装满胡椒的麻袋,举起煤气桶,做这些琐碎的手工艺品是她的死穴。

她在世时,每年教会的孝亲节纸花都是外婆亲手制作的。我想,她应该没有对外婆说过: “就帮帮忙吧!”每一次,都是外婆自己上门来帮忙的,不管是胡椒成熟季节还是忙着帮别人庆祝孝亲节的时候。

上个月,学校终于全面开启实体课,加上新生入学报到,新学年才开始,正是忙得天昏地暗的时刻。偏偏在这个时候,妇女会姐妹寻求我的协助审稿,小事一桩,加上是在之前就答应的,自然义不容辞。但是后来一脚踩进去了,才知道审稿过程还挺复杂的,需要重新整理才不会影响结构,既要忠于事实又要讲究词汇运用,加上时间仓促,真的是挺折磨人的。

儿子见我总是电脑不离手,忍不住说: “你又不是妇女会的人,何苦呢?”儿啊,你不懂,我没参加妇女会,但我妈妈有啊,想到妈妈如果还在,她也一定会说:“阿妹,就帮帮忙吧!”我就甘心做,欢喜受。

只要能够为她做一点什么,我就觉得心里的愧疚少一点。我曾经那么不客气地拒绝她需要帮忙的请求,不留情面地批评她是烂好人,还不体谅地责怪她不爱我。如今,年岁渐长,我活成了另一个她,才知道一个人愿意请你帮忙是因为情分深厚,人家可以毫无保留地对你说出真心话是因为关系匪浅。这些,都是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的,而你,不知道我的知道,不知道我的懊悔,不知道我的难过。

“越来越像妈妈了”,真的是世界上最好听的一句话。

征文
母亲的影响力
安慰奖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