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29/07/2022
后来/叶欢玲(寄自新加坡)
作者:叶欢玲(寄自新加坡)

她穿着一件飘逸白裙子,踩着脚踏车。脚踏车前方,搁着一个小篮子。她买了、面粉和,装在里头。一阵风吹过,她扬起手向邻家女孩挥一挥,她裙摆飘起,细碎的小花飞了出来,鹅黄、苹果绿。邻家女孩胖嘟嘟的,头上两个马尾系着毛绒球,她怎么记得呢,多年后,她早把这一幕遗忘。是长她10岁的姐姐偶尔会提起:她年轻的时候呀,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衣服干干净净的,人很清秀,天天穿一条轻飘飘的长裙,踩着脚踏车满街跑……

女孩放学经过,她家门前一片绿,点缀着蔷薇红牵牛紫,煞是好看。她在花丛间浇花、除草,每一次,都会热情地向女孩打招呼。他们家有枪支!也许是一把,也许有两把。女孩没印象见过她先生。但是女孩忘不了她先生打猎带回的山猪肉。她常常把山猪肉送到母亲手中,母亲熬煮一大锅香浓的rendang,再把庭院里高高椰树上的叶子采下,巧手地制成一款、两款、三款不同造型的ketupat,装满紧实的米饭,煮熟后,拆开叶子,浅绿色的米饭吸饱浓郁带着椰浆、黄姜、蓝姜等香气,以及山猪肉来自山里的野味,啊,女孩再也没有吃过比这更美味的rendang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她先生很疼她的。”不记得谁又这么说过。也许,是隔壁家替人们烫头发,一身丰满个子不那么高的阿姨吧!那阿姨一笑,整座花园住区都会摇撼;她搬离不久,便走了,不过50出头啊。而猎人太太,自嫁来马六甲、打住在这座花园住宅,她陆续生了3个小孩。她很纤瘦,于是多年以后,街坊邻居都管她叫瘦嫂。瘦嫂晒得一身黑,“很饿!”她常常到女孩的家这么说。女孩的父亲问她:“你没有吃东西吗?”“没有东西吃,没有钱。”她笑着,边摸肚子边说:“我养的猫很饿,我买了小鱼煮给猫吃。”她养了一窝猫,以及两个不工作的成年儿子,她呀,嫁去国外了。“以前她会给我钱,现在很久没给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老公也是人啊?

女孩的父亲,把煮好的饭菜舀一份给她。“谢谢你!谢谢你!”她扒着饭,连声道谢。女孩回来,女孩的母亲告诉瘦嫂:“我嫁给人,他们现在住新加坡……”“我也是人!”瘦嫂高兴地说。然后问女孩:“你哪里啊?”女孩把住宅花园的名字告诉了她,她满意地点点头。近视却没戴眼镜的女孩,无意中瞥见她衣服的袖子破了,领口下方颜色脱得很厉害,女孩一阵心酸。她看看墙上女孩和姐妹们的婚纱照,若有所思。片刻,她又问:“你老公也是人啊?哪里啊?”女孩微笑着把答案告诉她。她满意地点着头。可没几秒,她再次问:“你老公也是人啊?哪里啊?”

有一次,她跟女孩的父母申诉,儿子不给她养猫,又不给她听歌,自己开的音乐却很大很大声,她只好把猫养进卧房里。话这么说,女孩的父亲给了她两块糕,她却执意带回家给儿子吃。唉,女孩的父亲摇摇头。她是慈母啊!后来,她在路上走着、走着,找不着回家的路,被送往福利部的老人院去了。“也好,至少现在有人照顾,不必挨饿。”女孩这么说。

后来呢?后来,听说她在老人院过世了。女孩回家的时候,再也没有那双干瘪的手握着她问:“你老公也是人啊?哪里啊?”

椰子树在风中摇曳,它已然苍老,树身尽是空洞,有时啄木鸟会来笃笃笃。女孩已经很久没尝到母亲做的ketupat。不过每当女孩回家,父亲总会用他那把自己换上刀柄的parang刀,给她劈开一颗、两颗椰子,倒出满满一大杯她最爱的椰子水,并挖出甜嫩的果肉,他们边笑边聊着。后来,女孩回家,她的母亲告诉她:“你爸爸走了,你懂吗?”女孩点点头。几秒后,母亲又问:“你的爸爸走了,你知道吗?”女孩深呼吸,告诉母亲:“我知道,我懂。”女孩握住心肝,请母亲别再说:“你一讲,我的心就很痛。”母亲仿佛明白了:“嗯,是咯!很hoh。”她道。

墙上的指针,走呀走:1、2、3、4、5……小小门儿打开来,一只小鸟探出头,叫了声:咕咕、咕咕!

鸡蛋
食油
女儿
居銮
患癌
叶欢玲
心痛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3天前
4天前
5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