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冷眼横眉
7:20am 30/07/2022
达祖丁教授.回忆烈火莫熄那一段日子
达祖丁教授(Profe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大马人绝不能忘记的基础,因为它是最重要的事件,暴露了一个病态国家的灵魂。这种病态不仅是由邪恶和自私的政客和腐败的公务员造成的,也是我们的自满、信仰之间的不信任以及我们拒绝承认自己的弱点造成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即将到来的国庆月,以及随着最近结束的代表大会,我想回溯的早期日子,以及谈谈我尊敬的两大人物,他们象征着斗争的意义,以及一直以来的斗争目标。我想把这篇文章献给那些没有见证过22年前事件的年轻大马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4年前,因反对时任首相马哈迪的独裁统治,在马来异见人士的簇拥下,被拿着机关枪的蒙面人以内安法令逮捕。那是我对自己的国家和首相失去信心的黑暗日子。也是在那一天,我看到所有的宗教官员,如宗教司,对入狱后没有得到的体面的待遇完全保持沉默,当时他被时任全国总警长拉欣诺殴打,并被控鸡奸其助手慕纳华及他的义弟苏玛。这两名被告都是在内安法令下被扣,据说他们受到虐打,以让他们转向指证。那一天,神圣的大马政府、伊斯兰和司法机构的诚信变得很低。

对于许多成年和中年大马人来说,这些是马来西亚的黑暗日子,你从未见过,但却会刻在我们的记忆中,直到我们死去。我收集了数百张CD、杂志和书籍,以便我的孩子们能够看到他们心爱的国家在马哈迪和一个喜欢从伊斯兰角度指责他人不道德却做着同样不道德行为的马来政党的支配下变成了什么样子。运动可能已经平息,但不可否认的是,大马现在的情况是,巫统处于最弱的时期,曾经强大的马哈迪只是一个穿着斗士党T恤的老人。

开始新篇章,及其团队试图与老班底及其团队建立合作关系时,我想提醒的所有年轻领袖,对那些为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奠定基石的人拿出一种宽宏大量的精神。为此,我想特别指出和蔡添强。

早期,有三名的中坚支持者:依占、阿兹敏和。依占是最常发言和热情的。阿兹敏给人既是政客又狡猾的形象,而则更加朴实、务实和坚强。我喜欢听依占和的谈话,但不太喜欢听阿兹敏的。阿兹敏在演讲和握手时都显得不真诚,这就是为什么我从未与他合过影。我一直很喜欢,因为他的演讲简明扼要,实事求是,而依占的演讲比较像,情绪化,重复,听起来像宣扬伊斯兰。依占的发音甚至有着的鼻音。但会一上来就说“我有3件事想讲给各位听,第一……”,他接着如此滔滔不绝。

第二,很接地气,因为有一次,在马哈迪写了《马来人健忘》这个毫无新意的诗歌之后,他读了我写的一篇题为《马哈迪健忘》的长班顿。向众人朗诵了我的班顿,众人认为它既幽默又尖锐。当参加鲁乃补选时,我密切关注着,直到他宣布获胜并在家乡击败马哈迪的那晚。我仍然记得时任伊党主席已故法兹诺的讲话,他说:“马哈迪哭了,他生气了,但他还有件事没做,他还没有辞职!” 当我有天在吉隆坡机场遇见时,他穿着凉鞋和短袖衬衫,肩上背着一个背包,独自走着。他当时是吉打州议员。我们聊了起来,他说他在州议会发表关于将清真寺充作社区中心的演讲中引用了我的建议。一年前,我把我以马来文撰写,在1999年由大马工艺大学出版的《清真寺充作社区发展中心的作用、综合纲要和设计》一书交给他,当时他在我柔州的家中做客,我把这本书赠与了他。当时,我让筹备讲座的伊党党员把带到我家里吃晚餐。他答应了,并在晚上10时30分抵达,他在我家客厅席地而坐,而食物已经摆好。我记得他拿两只参巴虾并放在他的盘里,然后就开始吃虾,尽管我的妻子还没有端上热饭。我想,在的繁忙日子里,他经过三四场讲座和会议之后是如此饥饿。当他在2018年随着希盟胜选而当上部长时,没有人比我更感到骄傲,尽管在那之后我们从未碰过面,直到今日。

说到蔡添强这个名字,一定伴随着、民主示威、水炮等字眼。当我在柔州的新加坡电视台上看到蔡添强瘦弱的身子挡在镇暴队的水炮车前的视频,大马人看到了这个默默无闻的年轻人的勇气。

我也从全球照片和视频中看到了蔡添强被镇暴队拳打脚踢。在电视上看到以及在《哈拉卡》、《Tamadun》甚至《时代》杂志读到关于早期运动时,都是极其惨烈的。我记得第一次见到蔡添强是在一家餐馆的新书发布会上。我买了他的中文书好让他签名。当时我在他的旁边坐下来并报上我的名字。他抬头看着我说:“我知道你是谁。我读过你的文章。”我很惊讶,一个像蔡添强这样闻名但非建筑师的人会在《星报》上阅读我关于建筑和社会的文章。所以,我说:“哇……蔡添强你也喜欢阅读关于建筑的文章?” 他笑着回答说:“嘿,老兄……在狱中你什么都读!”

大马人绝不能忘记的基础,因为它是最重要的事件,暴露了一个病态国家的灵魂。这种病态不仅是由邪恶和自私的政客和腐败的公务员造成的,也是我们的自满、信仰之间的不信任以及我们拒绝承认自己的弱点造成的。像蔡添强和等人为一个男人及其家属抛头颅洒热血的日子已成为我们新马来西亚的基石。从这场斗争中诞生的在代表大会之后重新开始,过去的鲜血和痛苦已经流向了像及其团队这样的年轻政治人物的新时代。对于作为许多大马人希望的新领袖来说,人们必须永远记住,他们必须站在谁的肩膀上,才能把该党和大马人的希望举得更高。

Profes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Days of Reformasi

安华
公正党
赛夫丁
蔡添强:
拉菲兹
烈火莫熄
达祖丁教授(Profe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冷眼橫眉
言路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7小时前
11小时前
15小时前
15小时前
16小时前
22小时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