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我们
12:53am 31/07/2022
上门喂食沐浴 不怕恶臭肮脏 义工跨族送暖失智嬷
报道/摄影:林淑敏
义工们为阿嬷换上新床单和新枕头。前排左起是戴薇和黄凤明。后排右起是艾珠拉、罗哈妮、慕妮拉、亚妮斯和丽沙。

83岁华裔贫困又,印裔和马来妇女跨族送暖,时时上门喂食,也为她洗头沐浴,谱造一段充分体现马来西亚亲善精神的温情故事,让人感动。

丈夫于10年前与世长辞后,与侄子黄怀仁(48岁)在万挠岭花园单层排屋相依为命的黄凤明,患有白内障而弱视,无法打理家务以致住家脏乱不堪,最近数月还出现重听和的征兆,出门会迷路,更有两个月忘了洗澡和更衣的记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由于会到处溜达,双脚沾满泥泞和污物,结果因太脏而过敏,皮肤干燥爆裂,渗出血丝,幸有能操流利华语的印裔女子戴薇和巫籍护士罗哈妮不畏恶臭与污秽,常常利用工余的休息时间到家敲门,坚持为她涂抹药物和润肤乳,避免她伤口恶化引起并发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罗哈妮:对孤苦老人起怜悯心

罗哈妮(49岁)是公正党士拉央区部妇女组团的成员,她原本是受到党领袖即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和万挠州议员蔡伟杰的拜托,到排屋为洗澡,但此后却对孤苦的老人家生起怜悯之心,时时自动自发上门照看,甚至自掏腰包购买药物为治理皮肤病。

“我们认为,,可能与侄子必须在外谋生,只能留她一人面对四面墙长时间枯坐,无人可倾诉心事有关。在我们到访时,她会表现雀跃,的情况并不严重,但在我们每两三天再出现时,她的状况便会明显倒退。”

“如果能有人陪着偶尔说说话,对她的情况是大有帮助的。眼见一个原本健康的老人,因为孤苦和寂寞而变得如此,让人感到心疼。”

她在与同志艾珠拉、慕妮拉、亚妮斯、丽沙和戴薇上门为洗澡和打扫房子时,告诉本报记者,是因为而“忘记”洗澡。

“在她的感觉中,她早已经洗过了,而不是故意不沐浴。所以每次上门,我都需要先费一番口舌连哄带骗,才能把她带进浴室洗澡,换掉满是污渍和发出臭酸味的衣物。能说流利华语的戴薇也会不停地安抚她。”

黄怀仁不善家事,自黄凤明失智后便疏于打理,家中各处均十分脏乱。
常“忘记”洗澡吃饭

罗哈妮说,在担任护士23年期间,替无数患病的老人洗过澡,掌握了必须在患者对水温的变化感受到不适前,快速而有效洗清的技巧。

“所幸只要一进到浴室,便会乖乖配合,虽然没有热水器,只能用冷水淋浴,有时冷得她瑟瑟发抖,她也会乖乖地让我为她搓洗全身。相比家境富裕和诸多挑剔,甚至会骂护士的病人,乖得让大家都很疼惜她。”

罗哈妮说,也会“忘记”自己是否用过饭,以致出现一日连吃多餐或毫不进食的状况,变得骨瘦如材,营养失衡。

“虽然文化和生活习惯不同,但我们无法眼睁睁看着孤苦的因为缺乏照顾而变得衰弱,于是约定大家每周轮流上门三五次看望她,喂她吃点心和吃饭。

“此外,身体僵硬,难以弯腰,所以我们也必须定期为她剪脚指甲,避免藏污和引发更多的健康问题。”

侄子不善打理家务

罗哈妮表示,已经无法在生活上自理的,也失去打扫房子的能力,必须有人轮流为她洗刷房子、满积污垢的厕所、更换污浊得惨不忍睹的枕头和床单。

“由于没有洗衣机,其侄子又不善打理家务,如今屋内也堆满大量洗不乾净而发出霉味的衣物。”

她透露,们有意为他们筹募一部洗衣机,但又担忧不懂得操作而乱来一通,反会弄巧成拙。

“我们希望能把的侄子训练起来,加强卫生意识,让他在下班后也学着做一些家务,免得脏衣服堆积如山,家中太多灰尘对老人家的身体也不好。”

罗哈妮握著黄凤明阿嬷的手,叮咛她要记得吃饭和洗澡。
独居老人晚景堪怜

罗哈妮语重心长的表示,我国有许多独居老人在丧失了工作能力后,坐吃山空而耗尽积蓄,晚景堪怜。

“从医疗护理角落来看,马来西亚开始面对人口老化问题,而面对这个状况的并非是单一种族。”

“有鉴于此,在各族和谐和平共处的花园住宅区内,如要单靠华人照顾华人,马来人照顾马来人是不实际的,我们需要超越种族的大爱情操,才能大家照顾大家(Kita jaga kita),让每一个有需要的家庭都得到关爱。”

迷路被发现 姑侄衣衫破烂
新闻背景:

今年6月杪,万挠岭居民发觉黄凤明时时在街头迷路,身上衣物已有至少2月未曾更换、占满污渍和浑身发臭,向万挠州议员蔡伟杰求援方揭发这对姑侄衣衫破烂,家无隔夜粮、电器故障、沙发扶手折断、茶几腐朽的困境,激发友族同胞同情送暖。

教育水平不高的黄怀仁在五金店当小罗里司机月入仅有千余令吉,在扣除水电等生活开销后,平日仅能每餐打包数令吉的经济饭菜与姑姑分食。在防疫冠病的大封锁时期,他也曾因无法开工而挂上白旗。

黄怀仁指虽然察觉姑姑有异,但欠缺将她送往养老院的经济能力,又因男女授受不亲不便为她洗澡,只能任由她邋里邋遢的过日子。

黄凤明阿嬷在获得援助前,被热心的左邻右舍发觉已经有两个月未曾更衣,身上衣物沾满污渍和发出恶臭。(档案照)
在义工上门前,阿嬷便每夜睡在已经脏得无法形容的枕头上。(档案照)
经过义工们的打扫,终于看见“家”的样子。

 

义工
失智
阿嬷
国内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