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柔佛狮城二三事
3:47pm 01/08/2022
疫情返马错过见母最后一面,女护士坚守岗位却永远遗憾
疫情返马错过见母最后一面,女护士坚守岗位却永远遗憾
夏淑仪(右)与母亲生前庆生时的合照。(新明日报图)

(新加坡1日讯)在狮城工作的马来西亚籍的,于冠病疫情下错过见母亲的最后一面,又因隔离没能参加母亲葬礼。尽管经历丧亲之痛,她仍敬业坚守护理岗位,但心中因此永远有遗憾。

在一家医院担任高级的夏淑仪(52岁)从马来西亚槟城到新加坡工作已有6年。由于父母、丈夫、大女儿都在槟城,她在疫情前每年会往返新马三四趟看望如今88岁的父亲,以及从2017年患上帕金森症和老年痴呆症的母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020年3月,马来西亚因疫情实施行动管制令,不幸的是,当年6月,她的母亲不仅跌倒,还出现肺部感染的问题,健康状况恶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尽管非常担心母亲,但她什么都做不了。由于行动管制令,她无法回槟城照顾母亲,只能靠家人通过视讯与母亲联络。母亲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在2020年10月入院。

急切想要回大马探望母亲的淑仪,在同事们调整值班时间的帮助下,争取到一些休假时间回返大马。

遗憾的是,她仍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

淑仪受访时说:“当时因为行动管制令,我想回家,只能写信给大马政府说明自己的紧急情况,希望获得入境批准。不过,办理这些手续需要四五天,加上机票也很难订,母亲在我回到她身边之前就与世长辞,得年75岁。”

得在酒店隔离
通过视讯参与葬礼

回忆起最后与母亲告别的时刻,她泣诉:“我没有来得及赶到母亲身边,见到母亲最后一面,是我最大的遗憾。在母亲弥留之际,我只能通过电话与她告别,不过她已经装上呼吸机,无法回应我。”

母亲去世后的3天举行了葬礼,当时还在酒店隔离的她,只能通过视讯参与,心中充满了悲伤。

尽管如此,她完成隔离与家人相处一周后便收拾起悲伤,再度回到新加坡投入工作。

曾答应照顾年老母亲
因疫情食言成最大遗憾

夏淑仪受同为的母亲启发,成为一名,曾答应母亲在她年老时照顾她,因疫情无奈食言,成最大遗憾。

她告诉《新明日报》,母亲也是一名,自己之所以会成为,也是受到母亲的鼓励。

“母亲从小就对我说,当可以帮助到男女老少,可以照顾很多人,等她老了也能照顾她。”

她也曾答应母亲会在母亲年老时陪伴身侧,没想到却因疫情没有实现承诺,让她十分遗憾。

“我自己是,却不能亲自照顾母亲,这是最让我难过的。”

令她安慰的是,母亲非常理解她的工作,知道当一名不简单,还常常让她不要担心,做好自的工作。

行管令
护士
地方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