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1am 02/08/2022
牛油小生/跳水男孩(中)
作者:牛油小生
图:龚万辉

跳水男孩(上篇)

前文提要:坐在俊宇身边的小贞不明白,《老人与海》中为何一切都是男性的,只有大海是女性,且只有大海是残酷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小贞厌倦了俊宇总是问一句答一句有点不耐烦的态度,小贞知道那只塘鹅是谁,她决定凑近俊宇,她的手臂碰到了他的手臂。她总是故意坐在他的左边,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从衬衫钮扣间的缝隙,窥探她日渐丰满的胸脯。他想顶开她,但她像不倒翁一样弹了回来,两人肩碰肩玩了起来。一阵风乱掀书页,俊宇放下笔,半转身轻轻接住小贞,在她嘴上亲了亲。小贞推开他,左手枕着头,倚在桌上,妩媚地盯着俊宇看,露出胜利的表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学校不可以,你犯规。”

“喔老师,请你处罚我——”

结果小贞还是输了,她阻止不了俊宇加入队。

“你不能不陪我去捉虫,又不让我。”

“那你把我当成虫子好了。来捉我呀。”

“母虫会把公虫吃掉,才不要。”

“你很坏。”

“不是那个意思啦。”

“可以喔。”

“你说的呀。”

“可以吃掉。”

3.

俊宇脚抽筋的时候,是楚恩把他从水里救了上来。

俊宇吃了好多水,双眼红红的,整张脸缩成比目鱼的表情。楚恩轻轻按住俊宇的膝盖,另一只手扶着脚跟,平放,再压一压俊宇的脚掌,缓解小腿抽筋的程度,身手就像推拿师父,接着十指又从脚踝向上游移,摸索俊宇小腿一条条紧绷的肌肉,如获至宝地,在某个点上拇指施力搓揉。

“好痛!好痒——”

“你根本不需要这么拼,里面的肌肉都打结了,这样很容易受伤。”

“我要追上你呀。”

“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一阵沉默,俊宇呆呆看着楚恩认真为他推脚的表情,他的心怦怦乱跳,仿佛还未从差点溺死的惊恐中平复下来。

“你果然是左撇子,右脚比目鱼肌过劳了啦,硬得像石头一样,必须把它揉开才行。”

“比目鱼?比目鱼的眼睛就是这样挤在一起的呀,它就是看不开啊,除非你把它砍一半。”

“欸,你很无聊——”

楚恩拇指力道突然狠了起来,俊宇疼得身子扭曲,一不小心又抽筋了,楚恩笑呵呵,按部就班,重复了一遍工序。

“什么比目鱼肌?我还奈若河叻。”

“躲在腓肠肌底下的就是比目鱼肌呀。”

“我还非常鸭叻!哼,就是你一直捏的这个地方喔?为什么叫比目鱼?”

“腓肠肌是小腿那块像泵一样的肌肉啦。叫它比目鱼,可能是因为它就躲在腓肠肌底下的缘故吧。比目鱼不就是这样擅长躲在海床沙地里的吗?”

“你什么时候也爱上研究生物了?”

“你刚才的表情就像比目鱼,全都挤到一起了。”

“比目鱼的眼睛并不是一出生就挤到一起的。”

“它们不是天生就这么丑怪的吗?每天歪着嘴。为什么就不能跟魔鬼鱼学习学习,嘴巴躲在下面就好啊。”

“不是的。刚孵化的小比目鱼,其实跟其他鱼一样,‘直立’游行,眼睛一左一右。不过随着成长,肌肉发育的平衡改变了,一只眼会慢慢爬到脸的另一边去,不过嘴巴不会改变方向。爬到左边的叫鲆,长到右边去的叫鲽。”

“那么我现在捏的,叫做鲽吗?鲽啊鲽为什么你要躲起来呢?”

“因为它们要埋伏,要捕猎,也要躲避猎食者呀。透明的小比目鱼在海里游荡,超级危险的,但是它们知道长大后要在海床上生活,所以必须改变自己的型态,最后朝上的那一面会长出漂亮的斑点,天体图,神秘的样式,背光那面就是软软的鱼肚白。嗯,科学术语就叫‘变态’。”

“你才变态叻。”

“就像昆虫啊,有‘完全变态’和‘不完全变态’两种。”

“那你是哪一种?”

“我是不完全变态的吧。”

“那么,鲆会生出鲽吗?鲽会生出鲆吗?如果突然有一条小小鲆成长过程中,眼睛跑到右边去了,会变成鲽吗?”

“哇——你问倒我了。”

“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情况,它应该会很痛苦吧?会不会被其他的鲆排挤欺负呢?”

“不知道啦,我不知道。”

楚恩的动作渐渐变得生硬,他忽然想问俊宇一件事。

“教练有让你去他家看东西吗?”

“看奥运的录像吗?有啊,他说比赛前过去一下。他有叫你去吗?”

楚恩觉得手指好酸,感觉就快要不听使唤了。

“……也许这样你就会变得跟我一样了……”

谁的声音?楚恩像只狐獴,悚立。

4.

楚恩缓缓走向跳台边沿,驻足,转身,夕阳刺着他的眼瞳,他只能盯着脚趾头看,一切都染成橘红色了,他有点顽皮地斜眼偷瞄那轮蒙在霾里的血色太阳,API 88度,印尼烧芭的烟雾又飘过来了,但还不算太坏。这是比赛的最后一跳,只要不失误,金牌又是楚恩的囊中物。Back 2 1/2 somersaults

2 1/2 twist in pike position,难度系数3.6。楚恩想起教练反复播放给他看的里约奥运画面,陈艾森最后一跳,其实只要随便跳出五十几分就能夺冠,可他还如此认真地演绎这困难的杀手锏。陈艾森站在台上,仿佛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并不是被孤独地留在跳台上,他是刹那间拥有了全世界,享受着全世界的目光,包括那一排挑剔的评审、等着他出丑的对手,还有一大群与他毫无关系却舞着五星红旗粗暴地把他与他们捆绑在一起只懂得看笑话吐槽骂人的看客。他享受着所有挑衅,当然也包括奥运金牌对他的挑衅。陈艾森张开翅膀,预备动作,臂甩带动身躯轻轻腾跃,像一只螺旋上升刺破水面的海豚,在最高点接受地心引力的邀请,秒速908米,完成侧转进入前翻,远远看就像回形针一样,最后身体拉直成一根银针,几乎无声地遁入水中,消失不见。慢镜头展现了陈艾森不可思议的身手,身体每一束肌肉都在爆发能量,当然那表情并不好看,但最后楚恩清楚看见陈艾森化作一滴水,回归池中,突然间有一股禅意,如此激烈的运动,最后竟然归于无形。陈艾森得到满分,以超过50分的差距摘下金牌,他的对手都忍不住鼓掌,然后他像孩子一样哭了。楚恩闭上眼,突然感觉有点窒息,他不知道那是不是因为烟霾的缘故,但慌乱中他想起,那一天陈艾森的慢动作画面陡然变成一对男女赤裸交合的场景,女人发出嘶噜嘶噜的滑稽声音,教练的手像鳗鱼一样游入他的裤裆,然后是突兀地塞在他两腿之间的,油亮发光的秃顶。

“Walsh曾这样形容,里雅思特号慢慢下沉的时候,在无光的深海之中仍有会发出荧光的生命体。我在想,那感觉或许就像北极光,在Walsh和Piccard眼中拉出一页页光帘。他们的探险,是要解答海洋最深处是否存在生命的问题,就在里雅思特号触底的时候,潜艇惊动了一尾比目鱼,Walsh惊艳地看着它逃离潜艇的照明圈。”

“荧光色……的海……为什么感觉怪怪的?那么Walsh看见的是鲽还是鲆?”

“鲽跟鲆?”

“不是你教过我吗?眼睛在左边的是鲽,右边的是鲆。”

“你说反了,右边叫鲽,左边才是鲆。”

俊宇顿了顿,调整了语气:“话说,每次去教练家,他都让你看什么啊?”(待续

【相关新闻】

跳水男孩(下篇)

跳水
少年
小说
奥运会
青春
牛油小生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3天前
7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