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0am 05/08/2022
林健文/野故事
作者:林健文

我只想给你说一个

微微发黄的记忆
在雨滴里
折射出一甲子的光
在骑楼,我筑搭了一层层的木架
上面是堂号
模糊的字迹,已经发锈

说起的风
总是带些咸味,风干的鱼
炖香的肉
腥味的虾米马拉盏
翻过鼎口就成了一道风光
空心的,竹筒
喂着发酵的米饭
有糖,自然把往事说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声音摊开了
就沙哑,喊醒蒸笼里的包
凤爪,鸳鸯也细细流过野草丛生的河
带些不锈的,铁
补全了残旧的家谱
一笔一划学习着番字
洋文,顺口就说了一个甲子
也改了姓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个有点杂
说起来就唠叨
想听就沏一壶六堡
莫让滚水伤了几代人的经营
臭死缠卷的脚布
字行间难免有些油醋
沾着也入味
别急
不就是过一个番
名字也摆到姓氏前头
也念得顺口
还带些广府音调
算是渡了洋
镀了一层不锈
说是护着祠堂
算算也是上一代的荫
这一代的福
响的就是那厚皮鼓
咚咚掉进袅袅香火中
不就是一盘可口的黄梨大肠
着实让人回味

那戏子就忍不住跳起来
说吧,你是潮州还是汕头
免不了一碗白粥
配上卤汁就是戏
演在生活里,都是
榨干的椰浆
一点一滴的,香
是一页一种苦
藏在饭里就不觉
是唐或洋,似乎
也分不清
不如再过一个甲子
你再沏一壶茶,锡兰
让香气薰晕沉睡的巨兽
带鳞的,无姓
也不懂是否从番邦过了洋
就在这,盘据在院子里
安静的,每逢十五
在骑楼,我的锣响起
也会开始

林健文
新诗
故事
南海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4小时前
5天前
5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