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2am 05/08/2022
牛油小生/跳水男孩(下)
作者:牛油小生
图:龚万辉

跳水男孩(上篇)
跳水男孩(中篇)

前文提要:俊宇顿了顿,调整了语气:“话说,每次去教练家,他都让你看什么啊?”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陈艾森。10米跳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没别的咯?”

“然后我就醒来了。欸,你为什么一直都讲话怪怪的啦?”

“因为我们都长大了呀。”

ADVERTISEMENT

楚恩放下手机,站起来,缓缓走向楼顶花园储水箱的所在,他穿着黑衣黑裤,瘦小的身子,加上楼顶的氛围,让俊宇联想到《尼尔:自动人形》里的9S,因为发现了人造人存在的无意义而痛苦不已的9S,可惜少了一条蒙住眼睛的黑布。几天后,也就是大年初二的晚上,楚恩已经忘记他曾和俊宇爬上楼顶花园的晚上,俊宇用黑布蒙起楚恩的眼,牵着楚恩,从逃生楼梯慢慢爬上楼顶花园。

“你知道吗,习惯楼梯之后,人可以不用眼睛,凭着身体记忆毫无障碍地上下楼。”

“所以你现在是拿我做实验咯?嗯,嗯,这里是平地了?完成任务!”

“任务才要开始呢。现在我们要玩的是信任大挑战之自由落体。很酷吧。”

“什么来的?”

“考验你对我的信任。”

ADVERTISEMENT

“所以?”

“我要把你推下楼!是不是觉得风很大?我们现在就在屋顶,来,爬上来,123,很好很好,我们现在站在屋顶花园的围墙上。你听摩托车的声音,是不是很远很远?你害怕吗?”

“我是10米跳台的运动员,才不怕。而且所谓信任度考验,我是应该相信你会把我推下楼呢,还是相信你不会真的把我推下楼?”

“总之现在你得听我的。”

“我一直以来都听你的。”

俊宇牵着楚恩的双手,一边倒退一边引导,准确地在目的地停下来,以跳水选手的精准度。俊宇要求楚恩双手交叉抚着他自己的肩膀,然后在他耳边说了什么。楚恩看起来有点紧张,在风中摇曳,不再是骄傲的金牌选手。俊宇把楚恩抱向自己,接着双臂一展,楚恩像一扇半开的城门吊桥,后仰倾斜着,等待俊宇的下一个指令。

ADVERTISEMENT

类似“我是任人塑形的面人”的情绪在楚恩心中一闪而过,但他却能清晰分辨,这次感受不同于存留在直觉里,那已经具体不起来,放逐在某个年岁结点之外,储存在失事硬碟里的模糊感觉了——这一次楚恩清楚意识到自己心甘情愿。

坠下那一刻,楚恩先是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每次跳水都必须绷紧全身筋肉,每束肌肉互相抵抗同时相互支援,身子才能像海豚一样翻腾打转),楚恩虽蒙着眼,却前所未有的清明,他仿佛看见10岁的自己,在教练悉心关照下,学会6种基本动作,以数学家的精打细算尝试各种排列组合,克服一组组困难系数,可是柔软的身体每克服一道难关便更硬朗起来,然后是教练的秃顶像夕阳一样滑落,楚恩难以抑制地紧张起来,脑海里闪过记录片中海象从悬崖坠落浑身浴血的惨状,突然远处轰的一声,对了今天是大年初二,他想问“是烟花吗?”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5.

楚恩醒来的时候,充满困惑,我不是在教练家里看跳水录像吗?为什么会在这类似医院的地方,穿着病人的衣服?有许多事情想不起来了,有人在他的记忆河流里设了闸,建起一座水坝,记忆乱流大规模地在“在教练家看跳水录像”的时刻里打转。更准确地说,是困在楚恩13岁的某一个星期日下午。楚恩已经记不起他14岁拿到校际冠军的雀跃了,更不晓得16岁在全国大赛最后一跳发生了意外,他的头壳出现裂纹。

楚恩看着俊宇,感觉有点陌生。

“你怎么跟昨天不一样了?好像……”

ADVERTISEMENT

“好像长大了是吗?”

“是的,我们都长大了,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

“是吗?”

“你当时为什么没有阻止我呢?”

“阻止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啦。”

“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吗?”

ADVERTISEMENT

“你是说……螳螂吗?会一边吃掉公螳螂的头,一边交配的螳螂吗?”楚恩露出苦涩的表情,他嘴角两翼软软的嫩胡须已经相当明显了,“塘鹅……”俊宇嘴里突然冒出这两个字来,想起楚恩跳水的身姿,想起《老人与海》里那只如箭射入水里无功而返的海燕。“我是说,你跳水的时候就像塘鹅一样。”

“塘鹅吗?那我要谷歌一下。”

楚恩完全忘了,他曾检索过,并且信誓旦旦要纠正俊宇的比喻不当。楚恩找不到手机,他迷茫地环顾病房,有一种熟悉的静默,他看着俊宇变长变尖同时变得黝黑的脸,有种难以言喻的健康的俊俏。楚恩重新审视他的身体,摸一摸肚子:“我怎么感觉我好像有点肥了。”

“你是金鱼,当然肥,肥死人了。”

“可恶!啊你为什么突然变帅了?你是去整容吗?”

“谢谢你啊,以前都是我称赞你的,现在每次见面你都称赞我呀。”

ADVERTISEMENT

“哪有!我是第一次觉得你变帅了。”

小贞走入病房的时候俊宇正在帮楚恩刮胡子,唇上被抹了一层松软的泡沫。小贞两手插腰翻了个白眼,等俊宇完成他的工作,心想,刮了胡子不是越长越快吗?我才不想看你每天帮他刮胡子叻。

楚恩当然认不得小贞,她揽着俊宇的手臂说,俊宇是我的,楚恩好惊讶,他觉得13岁并不适合谈恋爱。

“我比你想的要成熟。”

“什么时候的事?俊宇你都不跟我说。”

“说过好多次了,是你没有用心。”

ADVERTISEMENT

俊宇瞪了小贞一眼:“不是这样的啦。”

“何俊宇,你这样帮不了楚恩的。你要让他想起那件事。”

“你们在说什么?”

“楚恩,现在已经是2020年,你也已经快17岁了。医生说你头脑里的海马体受到创伤,暂时还不能制造新的记忆。可为什么你的重启设定要放在发生那件事情之前呢?”

“海马体是什么啦?”

“人脑里都有一对长得像海马的东西,负责储存记忆。那天你跳水出了意外,撞坏了海马体,失去储存新记忆的能力。你还记得看完录像之后教练做了什么吗?”

ADVERTISEMENT

楚恩的疑惑表情就跟前几次一样。

“我只记得教练说:你要想像左右两边有墙,你要从一个像烟囱一样的地方直直跳下去。”

6.

“楚恩,60年前的今天,里雅思特号缓缓潜入马里亚纳海沟最深处,那个叫做挑战者深渊的地方,是有纪录以来人类首次抵达海洋的最深处。”

“所以你才让我玩这东西喔?”

楚恩和俊宇坐在疗养院屋顶的小花园亭子里,暑热的一月。俊宇让楚恩玩一款叫做〈The Deep Sea〉的网页小游戏,你越往下滑,游戏便会标示出海洋不同深度出现的生物,当然还包括铁达尼号,在3800米深处,然后是长着獠牙的大眼鲷鱼,生活在5000米,还有无脸鱼。6000米以下的超深渊带,不,应该叫地狱带,Hadal Zone,游戏写道:登月之人比进入深海地狱带的人还要多。楚恩玩得相当着迷,自顾自地说:“以后不跳水,我去玩深海潜水好了。”

ADVERTISEMENT

楚恩接着拿起手机对着俊宇说:“你说的就是这个吗?”

游戏简略地描述1960年1月23日里雅思特号潜入挑战者深渊的故事,美国海军Don Walsh与瑞士探险家Jacques Piccard完成了壮举。Piccard的父亲便是里雅思特号的发明者。

“对呀,就是这个。Walsh和Piccard两个人就挤在那个能够抵御深海水压的铁球里,慢慢潜入一万多米深的马里亚纳海沟。Walsh后来形容,铁球里的温度,就像家用电冰箱,小铁球的空间也像家用电冰箱,这有张照片,你看,两个大男人,多挤啊,该怎样挤进去?”

“你不是教过我把大象放进冰箱的方法吗?”

不约而同:“打开冰箱,然后把大象放进去咯!”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性侵
跳水
少年
小说
奥运会
青春
教练
牛油小生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3小时前
15小时前
2天前
4天前
4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