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即时国内
1:51pm 05/08/2022
猪仔5度转卖至缅甸行骗 2华男经泰国趁机脱逃
猪仔5度转卖至缅甸行骗·2华男经泰国趁机脱逃
两名获救“猪仔”展示被不法集团不人道对待的伤痕;左起为沈春祥、冯先生、马姓少年及公正党中央理事张睷洋。(陈启基摄)

(八打灵再也5日讯)两名华裔淘金梦碎,在经历至少5次被,后被“卖猪仔”到缅甸时途经泰国才侥幸逃脱,昨日终于如愿回马与家人团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两名本地原本互不相识,在前往缅甸途中才得知彼此是同胞,两人在车上于是以国语讨论逃跑计划,相互扶持和照应直到安全抵马。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冯先生(23岁)与17岁的马姓少年是在昨日安全回国,两人今天在公正党彭亨关丹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讲述陷入打工骗局在被“卖猪仔”的经历,以及如何从魔掌逃脱的过程。

今年1月期间从新加坡飞往工作的马先生说,他当时抵达金边后即被带到西港,隔天上班时才惊觉工作范畴是进行电话诈骗活动。

“我不愿意行骗,于是被关进一间黑房不让吃喝,也不让睡,之后以1万7000美元将我卖给另一个集团。”

他说,由于他始终不肯就范,此后又经历了2次被,分别以2万5000美元和2万2000美元卖给不同的

猪仔5度转卖至缅甸行骗·2华男经泰国趁机脱逃
冯先生(左)与马姓少年分享两人的经历,希望借此警惕民众勿轻信高薪出国工作的幌子。(陈启基摄)

“我曾经偷偷向一名朋友求助,由他代为联络我国驻大使馆把我救出,然而我被带到警局扣留3天后,却被当地警察卖给一个,2天后又再被给另一个集团。”

经历了5次被的马姓少年说,第6次被时他被强迫行骗,并且遭以电击棒对付,之后再一次面对被的命运,而此次则是被到缅甸,价高达5万8000美元。

“在我第3次被时,曾目睹一名中国人因为受不了折磨而跳楼,也曾听闻有人自缢。”

误信脸书高薪招聘广告的冯先生则指出,他是从吉隆坡国际机场出发到曼谷,由人带路穿过森林再越过小河后抵达西港一个名为“中国城”的园区。

他说,由于他不懂得操作电脑,结果前后被5次;为了可以“卖”到更好的价钱,他还被迫假称是中国人。

“上个月28日,准备将我到缅甸,在车上我便认识了马姓少年,此外还有4名中国人及一名台湾人。”

他说,他们被载到泰国曼谷后,便假借如厕为由下车,7人再趁机分别逃走。

“我们俩经过一个行人天桥后跑进一个商场,为免夜长梦多,我们立刻乘德士离开,并购买电话卡设法联络沈州议员。”

他指出,当时他与马姓少年身上分别只有20美元和40令吉(共约700泰铢),乘德士和购买电话卡后只剩下200泰铢,已没有足够的钱租酒店。

“所幸沈州议员在网上订酒店为我们安排住宿,2天后他便抵达曼谷给予我们协助。”

沈春祥指出,马姓少年的母亲一个月前向他求助,希望能在被到缅甸之前将儿子救出。

“我当时也没辙,唯有告诉他们抓紧机会逃走,只要能够逃脱,我便可以设法将他们带回国。”

他说,得知冯先生与马姓少年成功逃脱后,他便动身前往曼谷协助处理回国事宜。

“由于身上的金钱有限,他们俩在我抵达前仅能以杯面充饥。”

猪仔5度转卖至缅甸行骗·2华男经泰国趁机脱逃
马姓少年因不肯行骗,结果遭不法集团以电击棒“侍候”。(陈启基摄)

他指出,由于马姓少年是非法入境泰国,冯先生则逾期逗留,两人因此已违反当地移民法令;他们在法庭上认错后,分别缴交2万7000泰铢(约3000令吉)罚款后获准回国。

“我不明白为何在警局也会被,我将会针对此事致函政府,要求他们给予解释。”

他说,我国青少年误入打工骗局情况日益严重,他几乎每天接获求救电话,目前相信还有超过百人受到禁锢及不人道对待。

“据我所知,美国人权组织已经介入,我希望我国政府也严正看待此事,将目前处于水深火热的国民救出。”

与此同时,他说,他将会要求与中国驻马大使会面,并将冯先生和马姓少年的经历告诉对方,希望中国政府也能关注此事。

(拍摄者:张韋瑜)

柬埔寨
男子
虐打
不法集团
转卖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9分钟前
18小时前
2天前
2天前
3天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