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马林学者
7:10am 05/08/2022
陈伟豪.落实禁烟法的挑战
陈伟豪

若能防止少年们吸烟,在很大程度上就能够堵住他们吸毒的通道,减少整体吸毒人数。诚然,我们不能苛求法令在设定时的完美性,而是应该在适当的时候和时机给予修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卫生部日前在国会下议院提呈了2022年烟草产品和吸烟管制法案。我的两个孩子都是2007年以后出生的,故若该法案获得通过将直接断绝了孩子们日后在马来西亚境内合法吸烟的可能性。身为家长的我,非常赞同禁烟法。我记得医生曾经说过,外公染上肺病跟香烟脱不了关系;而我老爸在13年前患病后戒烟以前,全家人也是常年深受其二手烟的祸害。所幸的是,上梁的不正并没有导致下梁歪。除了老爸以外,我家没有其他人吸烟,但愿日后也不会有族人吸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话虽如此,万一2007年之后出生的孩子在国外染上烟瘾,回国后要吸烟,家长们该怎么办呢?政府是否应该在该法令下设立类似戒毒所的戒烟所呢?一旦染上烟瘾,除非有系统性的戒烟措施,否则2007年后诞生的烟民得长期缴付罚款到死。或者,他们可以考虑移居或移民到可以合法吸烟的国家,一直到戒了烟才回马来西亚。

这个禁烟法案让我联想起邻国新加坡在1992年就开始实施的口香糖禁令。我记得当时还是少年的新加坡籍表弟每次入境大马新山后,就很自然地去买口香糖,然后就不停地嚼到离开大马为止。表弟和绝大部分新加坡人一样奉公守法,不在自己国家购买或嚼口香糖,却在离开“家长式”政府的管控范围后放飞自我。估计应该有不少不曾嚼口香糖的新加坡人刻意在国外尝试一下,就像当下有大马人想到泰国尝试大麻的滋味。殊不知万一不慎违法,后果可能会像上周那3名入境我国的泰国游客那样,因尿检对大麻呈阳性而需面都罚款和监禁的处罚。

禁烟法案的潜在阻力不是在国会,而是在法令落实并执行时浮现。就像反对口香糖禁令的不是新加坡人,而是相隔万里的美国人。美国的口香糖产商通过一名国会议员把废除该禁令作为美国—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的达成条件之一,最终迫使新加坡政府修订该口香糖禁令,在2004年起允许牙科医生和药剂师售卖有医疗用途的无糖口香糖。

ADVERTISEMENT

连大麻这种毒品都可以被国会议员们提议量产,那么2007年后出生的烟民是否会自种及自产烟草?而卫生部计划提出将医用大麻合法化的框架,会否让烟草商和业者们钻漏洞,提出“医用烟草合法化”的策略,迫使政府在日后修订禁烟令呢?

长期从事防止滥用毒品的同事穆查法萨博士告诉我,吸烟和吸强力胶是大马巫裔少年踏入吸毒的第一门槛。若能防止少年们吸烟,在很大程度上就能够堵住他们吸毒的通道,减少整体吸毒人数。诚然,我们不能苛求法令在设定时的完美性,而是应该在适当的时候和时机给予修正。只要禁烟法在日后执行时能够秉公无私,并封堵想钻漏洞人士的计谋,无烟的大马最终必定会到来。

ADVERTISEMENT

卫生部
陈伟豪
大麻
吸烟
馬林學者
2022年烟草产品和吸烟管制法案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1小时前
2天前
4天前
5天前
5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