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学者观点
8:00pm 06/08/2022
默里汉特.苏禄苏丹后裔索赔案是法律骗局
默里汉特(Murray Hunter)

大马遭遇了一场精心策划的法律骗局,以欧洲仲裁程序为掩护。这是对大马主权的赤裸裸攻击,大马政客和批评人士利用这一事件来获得政治分数。每个人都没有看到的是,他们试图将法律帝国主义强加给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根据西班牙仲裁员斯丹帕(Gonzalo Stampa)所作的149亿2000万美元赔偿的裁决,卢森堡对大马国油公司资产发出的“扣押通知”,是对大马主权的直接侮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更糟糕的是,大马已成了流氓仲裁员斯丹帕的计划的受害者,他的计划是敲诈一个主权国家。更让大马人感到愤怒的是,欧洲法院通过允许审理干涉后殖民世界主权的索赔,合作进行这种应被视为法律帝国主义的活动。

根据领英(Linkedin)主页介绍,美国律师保罗科恩(Paul Cohen)也是像斯丹帕这样的国际仲裁员,他处理了一些据称是早已不复存在的苏禄苏丹后裔的案件,而其资金来自投机的诉讼资助机构Therium公司。

随之而来的是一场有缺陷且被操纵的仲裁听证会上做出的非法裁决,该听证会因一项荒谬的主张而转移地点,以避免被取消。

ADVERTISEMENT

与其说大马评论员对大马遭受的巨大不公现象提出担忧,不如说是流氓法律代理人利用欧洲仲裁法律框架对大马主权进行攻击。

从一开始就必须明白,149亿2000万美元的赔偿,这个与补救措施完全不成比例的数字并不是由正式法院或任何像国际法院那样的国际法庭做出的裁决。该决定是由一名自由仲裁律师斯丹帕做出的,他承认自己作为仲裁法官的经验有限。更重要的是,斯丹帕本身的简历表明,他在历史条约和主权问题方面几乎没有经验。他是一名商业律师,有时也是一名仲裁员,所有当事者都同意进行庭外和解。必须要问的一个问题是,这个案子是怎么落到一个不合格的人的手中?斯丹帕并非任何国家司法系统的成员。

审理仅在西班牙和法国法院举行,而不是根据国家任命的法官展开正式庭审。

从所涉及的事实和情况来看,大马政府似乎已成为企图诈骗的目标,以欧洲法院为掩护。

该要求的本质是荒谬的。所谓的权利要求来自于1878年的一份文件,该文件将现在的沙巴部分地区的所有权和主权永久割让给了现已不复存在的英国北婆罗洲公司。

正如大马前总检察司汤米汤姆斯在多个场合指出的那样,该协议是帝国在历史记载上留下的遗产。认可,以及在历史上对其他各方的重新认可,不应该在任何法律基础上得到承认,因此不受任何远在外国的当事人在遥远的土地上的裁决所影响。这点证明在于协议本身,如同以下所提到的合约内容:

ADVERTISEMENT

“苏禄苏丹授予婆罗洲岛大陆上的领土和土地。志期为1878年1月22日。我们…苏禄苏丹…在此根据我们本身的自由和主权意愿,授予香港的德奥弗贝克男爵(Gustavus Baron de Overbeck)和伦敦的阿尔弗雷德登特(Alfred Dent Esquire)作为一家英国公司的代表…永久授予我们的所有领土和土地的所有权利和权力…作为这项授予的代价…每年向苏丹支付5千元作为补偿。

如果苏丹殿下、他的继承人或继任者与上述德奥弗贝克男爵或其公司之间出现任何争议,特此同意将此事提交给英国驻婆罗洲总领事馆。”

上述协议中的任何补救措施都仅限于英国驻婆罗洲总领事馆,一个现在早已不存在的办公室。

以任何其他方式解读上述协议,都会导致出现一个后果严重的先例,使我们今日所知的世界出现颠覆。

许多人认为该协议是有效的,因为大马政府早在1963年大马成立时就从英国政府手中接过了年度支付。然而,有强而有力的论点认为,这些支付具有出于善意(ex gratia)的性质。

2013年拿笃入侵事件发生后停止了这项支付,这不是违约,而是大马政府对许多人不必要地丢失性命一事感到不满。事实上,如果合约是有效的,苏禄苏丹后裔在试图收回协议中所规定的土地时,可以理所当然地被理解为违反合约。为什么在仲裁庭没有考虑这种违约行为?

ADVERTISEMENT

事实上,大马政府在2019年针对仲裁庭索赔提出的补救措施,同意支付2013年起停止年度支付的总额4万8230令吉欠款。这本可以结束仲裁程序并履行上述协议的范围,但被保罗科恩拒绝。

根据2019年10月21日的一封信,保罗科恩试图以今日货币单位来评估这份协议从而导致重写协议。

斯丹帕的裁决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一说法。这远远超出了仲裁行动的条款,没有法律依据。

一个西班牙法院如何获得对一个已经明确规定必须由英国驻婆罗洲总领事馆处理的事项的司法权?英国政府拒绝与该索赔案有任何关系,沙巴高庭应该是审理任何索赔案的自然场所。这一点在2020年得到了重申。斯丹帕选择无视2020年的法院裁决,对大马法院对此事的司法权表现出极大的不尊重。

在这个问题上展开商事仲裁一事似乎没有达到一致同意。任何仲裁都需要所有争议各方的同意。这使得整个听证会变得毫无意义。大马向西班牙法院提出陈述,声称他们对这个问题没有司法权。

当大马取得中止诉讼,斯丹帕和科恩迁到了巴黎并继续进行仲裁,法国法院也对仲裁发出了中止诉讼。

ADVERTISEMENT

因此,斯丹帕仲裁听证会的任何决定在法律上都是无效的,因为它没有司法权和合法性。斯丹帕本人正在接受与此有关的刑事调查。

大马遭遇了一场精心策划的法律骗局,以欧洲仲裁程序为掩护。这是对大马主权的赤裸裸攻击,大马政客和批评人士利用这一事件来获得政治分数。每个人都没有看到的是,他们试图将法律帝国主义强加给马来西亚。

斯丹帕和科恩在这件事上的行为是非法的,必须进行调查并将其绳之以法,以保护其他国家在未来遇到这种类型的法律骗局。西班牙和法国都应该受到谴责,因为它们允许这种情况在其法院系统内发生。

这并不是因为大马政治人物和公务员的无能而发生的。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计划,是直接针对大马的敲诈行为。

Murray Hunter: The Sulu arbitration decision is a direct affront to Malaysian sovereignty

【总编推荐】为您百忙中推荐好新闻与文章(8月6日)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沙巴
學者觀點
苏禄苏丹后裔
默里汉特(Murray Hunter)
前总检察司汤米汤姆斯
拿笃入侵事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2天前
2天前
3天前
3天前
1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