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城人小说
10:00pm 10/08/2022
青蛙·同病相怜

11/8城人小说——同病相怜/青蛙/陈莹莹 TING YING YING/990104135678/tyying1999@gmail.com/6877855734 (Public Bank)

16岁那年,他以父亲之名把我从接走,并囚禁在一个三房一厅的公寓。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初次见面,他与在报章和电视上一样,身着笔挺的西装,脚踏擦得发亮的皮鞋,不疾不徐地掏出一张支票塞入院长手中。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拿了这笔钱,就好好删除一切关于他的档案和记忆,把这个秘密带入棺材里。”锐利如刀的目光让一向威严的院长也禁不住地哆嗦,唯唯诺诺地答应他的请求。

我不理解他这番话的意图。

泯灭我在生活过的痕迹,不见得能掩盖我因父爱缺失所承受的伤痛。

幼时,身材娇小的我对大孩子的拳打脚踢习以为常,同龄人的恶言相向更是如同家常便饭。稍大时,骨骼和肌肉的发育赋予我反击的能力,才成功摆脱任人蹂躏的命运。

被全世界辜负的这些年,冷漠无情成了我的保护色,孤僻自闭深深烙印在我的人格里。

虽然表面波澜不惊,但他的出现确实在我冰封已久的心里掀起一波涟漪。

X X X X X X

嘀……父亲的指纹解开了公寓大门的密码锁。

“进来吧。从今天开始,你就住这儿。”父亲拖着我的行李箱径直走向一间空房,在我打量住处的空隙点燃一根香烟。

转过身,他另一只手已搭在一名妙龄女子肩上,口鼻呼出的白烟瞄准着她泛红的脸颊。她别过脸,干咳两声。

“她叫琳姐,会负责你的衣食起居。每星期我会亲自或派人来一趟,给你们带一些新鲜食材和日用品。在我成功连任议员之前,你别出现在大众的眼前。”

原来,我不过是他维护政治人设的一颗棋子。

我点头。无所谓,我本就不该对狠心弃子的人抱有希望。

他转动双眸寻索烟灰缸的踪影,寻不着后竟将烟头末端摩挲在琳姐宽松的白色连身睡裙上。橙红色火花烧穿丝绸布料,在接触肌肤那一刻才熄灭成灰。

琳姐咬紧嘴唇,阻止自己发出可能招来一顿毒打的呻吟声。

我为继承着衣冠禽兽的血统深感羞愧,而他却若无其事地扬长而去。

X X X X X X

“你饿了吗?我给你煮碗面?“琳姐揉着被烫伤的手肘,嘴角挤出一抹微笑。

我摇头。父亲的恶心行径让我胃口全无,只想尽快进入梦乡短暂地逃避现实。

夜半梦醒,我到厨房找寻可以果腹的东西,最终把目光锁定在速食面上。

等水烧开之时,我隐约听到一阵凄美的歌声盘旋于万籁俱静的深夜。

循着声音的源头,我来到琳姐房门口。微弱的灯光从门缝照射出来,我眯着眼,望着她紧握着一台老式收音机,跟着播放的音乐引吭高歌。

“你快乐过生活,我拼命去生存……”这恰巧是一首我喜欢的粤语歌,我不自觉跟着哼唱。

她的余光感应到我的存在,却并未戳破,默许两个孤独的灵魂一同歌唱对世界的无奈。

曲终,一股烧焦味扑鼻而入。

关了火源,我傻愣愣地看着琳姐为我收拾残局。

她卷起衣袖,纤细手臂上的淤青和伤疤一览无遗。她冲刷着锅底的焦黑时,溅起的水花落在尚未愈合的伤口上,酸楚感令她不禁皱眉。

她又烧了一锅开水,从冰箱取出鸡蛋和蔬菜,准备为我烹饪简单却营养的一餐。

我靠近她,闻到一股熟悉的跌打药酒味。我断定她长期遭受父亲的暴力虐待却无力反抗,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舔舐自己的伤口。

我们皆是被世界遗弃的孩子,叫我怎能不

X X X X X X

琳姐从口袋掏出塞入我手中。这是我16年来收到的第

白兔牛奶糖在嘴里化开,淡淡的奶香蔓延口腔,加速分泌的口水努力稀释糖的浓度。

唾液溢出嘴角之际,我才不舍地咽下这满口甜蜜。

一首歌,一碗面,,凝聚了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

我暗自发誓,一定会带着琳姐逃脱父亲的魔爪,让当初的伤疤开出花儿。

“未到终点,也未见恩典。”或许人生的起点很糟糕,但我们有信心可以改写结局。

孤儿院
同病相怜
一颗糖
地方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月前
4月前
4月前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