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10/08/2022
Jom Breakfast / 巫群香(峇六拜)
作者:巫群香(峇六拜)

早上6点35分,我们被困在上学的高峰时段的车龙中。怎么办?在Jom Breakfast计划中,我们仨本该在7点之前抵达并把早餐排好的,可现在离目的地学院(注1)还有段距离呢!当司机的同事当机立断地把车驶离车龙,拐入日落洞高速大道,走了另一条较远但没什么学校的替代路线。我们终于赶上了早餐时间。

刚把食物摆放妥,就见住在的成员三三五五往食堂走来。有一大叔站在厨房与食堂打通的空窗前,面对食物台,手一边把美碌注入杯内,眼睛一边瞄着食堂外。看到有人靠近食堂,他就会马上把那人的名字喊出来,一个喊一个准。听着大叔的喊声,我心里感到一阵温暖:大叔这一声声叫喊,除了喊出他们之间的熟络,也喊出了他们相互的信任。但见被喊的人原本还在摸索着寻找食堂的入口,听到大叔叫他们的名字,他们马上就会回应,然后就停止摸索,步履稳当地循声往食物台走来领取我们派发的食物与饮料。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们这3个没受训过的临时派完早餐后,自动自发的靠着食物台,尽量让出有限的空间,让来用餐的成员可以面对我们这“外来障碍”走到他们熟悉的桌子去用餐。可是我们让出空间的“体贴”,对他们来说反而是“干扰”。我们干扰了他们在食堂内领取早餐后行走的固定路线:他们一般都得摸索着固定的家具(食物台)以确定饭桌的位置。真惭愧啊!在当方面我们都有着太多待改进的空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们吃早餐时,我们也找机会陪他们闲聊。他们已好一阵子没与外来的人聊天了。有些比较健谈的,话匣子打开就停不下来。疫情隔离了有些人极需要的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印象最深刻的是与两个看起来是死党的成员絮聊。他们告诉我,他们曾参与的一项骑脚车活动。大概怕我不知道盲人如何骑脚车,他们很体贴地仔细描述了骑脚车的方式。

我随听随提问:“那应该是个很好的体验吧?你们对这活动有何感受啊?”他们歪头想了想,其中一位回答:“有种再度奔腾的感觉……”

我们一起加油!

再度?我抓到了这词,猜测一会儿但不敢问,只笑笑说:“嗯,很好啊!”果不其然,他接着说:“在我还没全盲前,我有过在脚车上奔腾的经历。”我心里不禁一紧,在全盲初期,他该比天生就的人生活得更为挣扎吧——感受着本属于自己的视力逐渐失去,那是种怎样的煎熬啊?

听后我不知如何回应,稍微静默了一会儿,他却劈头对我说了一句:“我们一起加油!” 我不禁哑然,很为他这种乐观的性格高兴。生活既然不那么友善,那么自己积极的态度就很重要了。当然,也很庆幸有及时为他提供了援助。

我们离开前得知,疫情逼得的按摩中心、烘焙部、托儿所等机构暂时关闭,没有了经济来源,许多室友都被迫离开了中心或另寻出路,或暂时回家与家人共赴时艰。大疫之下,都是被现实打击得最体无完肤的一群啊!庆幸的是社会上依然有类似那样的非盈利团体雪中送炭,让生活的希望得以持续。

[1] 学院是一所机构,为人士提供基本教育、技术培训与制造就业机会,让他们可以独立地生活,并帮他们融入社会,享有一般人都该有的权利与生活品质。

弱势群体
慈善
义工
平等
视障
St. Nicholas’Home
盲眼
星云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5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