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霹雳记者心视线
2:05pm 13/08/2022
李伟杰|零工、网红与升学

那些年的SPM考试后,成绩无法被公立大学录取,对身处小康家庭的我来说,要继续升学的路径,只有继续就读中六。

在那个资源和选择都不多的年代,许多同学为挤入大学争破头,无论是学生本人还是师长,人人都以上大学为目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然而,过去这20年来翻篇着实翻得太快了,中学毕业后升学的管道增加很多,资讯与科技发展一日千里,连同现代年轻人的求职和就职心态都大有转变,包括他们的第一志愿。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马国家统计局最近发布的调查揭示2019年有72%SPM毕业生不打算继续升学,而是想提早踏入职场或当网红。

近10年的人力资源新形态,零工经济的崛起,让自由工作者逐渐增加。没有轮班、没有老板也没有限制,工时短而且灵活,是许多打工仔向往的工作模式。一些零工需要有特定的专业知识基础,也有许多无需特定学术背景,譬如电召司机与送餐员等,而且收入分分钟多过全职工作者。

网红更不用说了,在各类社媒当道的这个年代,有多少年轻人没有追踪三两个(或更多)网红?看着网红在直播时不断被打赏,粉丝人数越多,收入也成倍增加,试问有多少年轻人不心动?

当然,我们可以说零工可能不那么有保障,也没有想象中好做;从无名氏经营到崛起成网红也并不容易,甚至会很快过气和陨落。可是,这些领域能令那么多年轻人趋之若鹜不是没有原因的。

当年轻人发现,即使大学毕业后出来工作,月薪也比不上零工送餐员一个月的收入,更别说那些订阅量过10万的网红了。看着人家月入5位数,每天吃香喝辣,频密出国玩和拍片,再转头看看大学苦读几年,做得半死又受气的大学毕业生们……,念大学,似乎不再那么必要了。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是教育、潮流趋势或其他?这是值得深究探讨的。

我反而比较纳闷的是,为何没有人想要当部长或政府高官?反正当部长无需太聪明……。

记者心视线
地方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0小时前
2天前
3天前
6天前
7天前
1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