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暖势力全部文章
3:18pm 13/08/2022
日医院“保密分娩”计划 设婴儿舱接收初生弃婴
慈惠医院认为,婴儿舱是防止日本儿童受虐待和死亡的一种方式。(互联网照片)

(熊本13日综合电)当日本南部慈惠医院的警报响起时,护士沿着螺旋形楼梯飞驰而下——他们的任务是抢救刚刚被生母遗弃的婴儿。

15年来,该医院是日本唯一可匿名并安全地遗弃孩子的地方。熊本地区这家开创性医院还提供全天候怀孕支持热线和该国唯一的“保密分娩”计划。

这些措施却招来了一片批评声,但主任医生长谷田武认为该设施是一个重要的安全网。

他接受法新社访问时说:“有些女子因误入歧途怀上孕而感到羞愧,而且非常害怕。”

“这里不禁止任何人,让这些女子感到‘我也可以来’,这很重要。”

鼓励留下孩子身世信息

护士试图在警报响起的1分钟内赶到舱口,那里标有鹳插图和精心呵护宝宝的婴儿床。

医院工作人员田中沙织说:“如果我们发现妈妈在附近逗留,我们会询问她们是否愿意分享她们的经历。”

医院会主动检查母亲的健康状况,提供支持,鼓励她们留下信息,帮助孩子日后了解自己的身世。

“如果她们试图离开,我们会尽量坚持并不断说服,但她们一旦离开场地,我们就会放弃。”

这家天主教医院于2007年效仿德国的计划开设了婴儿舱。婴儿舱在全球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今天在韩国、巴基斯坦和美国等地都在使用。

但它在一些国家,如英国,已被禁止,并被联合国批评为侵犯了儿童了解父母和身世的权利。

慈惠医院认为,婴儿舱是防止日本儿童受虐待和死亡的一种方式。日本警方在2020年记录了27宗遗弃儿童事件,前一年至少有57名儿童死于虐待。

为边缘女性提供最后出路

长谷田说,被遗弃在医院的婴儿有的是因“卖淫、性侵和乱伦”而怀上的,这些母亲已走投无路。

“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婴儿舱系统发挥的最重要的作用是,为这些被社会疏离的女性提供最后出路。”

总共有161名婴儿和幼儿被送到了这家医院,其中一些来自大约1000公里外的东京地区,甚至更远。

但静冈大学生育和收养研究专家白井千晶表示,该婴儿舱项目在日本面临质疑,部分原因是日本关于家庭构成的传统观念。

白井告诉法新社:“谁生了孩子,谁就必须抚养孩子,这一观念在日本社会根深蒂固。”以致于孩子几乎被认为是父母的财产。

“被遗弃的孩子或在登记中没有家庭的孩子,都会被严重污名化。”

尽管婴儿舱可以匿名方式进行,但儿童福利官员通常会试图追踪被遗弃在医院的婴儿的家人。

20%回到父母或亲戚身边

大约80%的人后来知道了他们的家庭身世,20%的人回到父母或亲戚身边。

慈惠医院为边缘化女性扩大了服务范围,在怀孕热线中增加了一个“保密分娩”的项目,该热线每年接听数千通电话。

目前已有2名婴儿在该项目下出生,医院称其目的是要阻止孕妇在家中进行危险的独立分娩。

长谷田说,这2名母亲告诉医院,她们曾受到父母虐待,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被人收养。

根据该计划,母亲的身分将被透露给一名工作人员来保密,以便日后可能透露给孩子。

计划遭反对 迟迟未合法化

该计划也遭到了反对,尽管政府没有宣布其为非法,但犹豫着迟迟没有立法将其正式合法化。

白井说,这些进行保密分娩或使用婴儿舱的妇女因为没有选择其他方式,如堕胎而受到社会批判。

“社会充斥着‘你本可以选择堕胎,但你没有。这都是你的错’的情绪。”

自1948年以来,堕胎在日本是合法的,可以在怀孕22周前进行,但须要得到男性伴侣的同意。只有在被性侵或家暴,或伴侣死亡或失踪的情况下才允许例外。

长谷田认为,社会往往倾向于责备女性,而不是帮助她们。

“社会同情或帮助她们的积极性很低,甚至是完全不存在的。”

初生弃婴
分享到: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