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8:00am 13/08/2022
郑丰怀抱不合潮流的武侠梦 一股傻劲往前冲/黃淑芳
作者:黃淑芳

郑丰
武侠小说家郑丰今夏出版77万字新作《绫罗歌》。

被誉为“女版”的小说家,2007年出道以来累积了一票铁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热爱小说的她,因为作家锐灭、没有新小说可以看了,干脆自己动手写。2007年以《天观双侠》惊动出版界,十余年来陆续出版《灵剑》《神偷天下》《奇峰异石传》《生死谷》《巫王志》及短篇集《杏花渡传说》,累计销售逾60万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早些年太常被问到她年幼的孩子会不会读妈妈的作品,她干脆写一部让孩子也看得懂的《奇峰异石传》回应,成功掳获小学生读者的心,为小说带进新生代粉丝。

2018年写完第6部长篇《巫王志》后宣布休息,一度连自己都怀疑会不会就此停笔。经过一年多完全放空的休养生息,2019年中忽然觉得闲不住,又重新动起来。COVID-19疫情期间她埋首笔耕,今夏出版77万字新作《绫罗歌》。

在新作《绫罗歌》后记如话家常地对读者诉说生活近况:孩子长大了、老猫病逝之后添了两只小猫、疫情期间如何努力
适应“新常态”、受到什么样的触动。读来诚挚动人,她也在接受中央社书面专访时剖析小说的终极魅力,并透露在灵感不可控的情况下,她如何“控管”写作进度。

尽管作品评价、销售量俱佳,依然认为小说已经是个“不大合潮流的梦想”。她接受中央社书面专访,畅谈新作、她为何偏好双主角设定、如何把大量史实织进故事里,以及她心中的女侠样貌。

01/问:您的小说特色之一是大量使用历史典故,把史书上记载的事件、故事、当代生活方式织进故事情节,并以注解明白交代来源。套一句网络流行语,读者看了武侠小说,还可以让“奇怪的知识增加了”,这想必很费工夫。您最初为什么会想这么做?您是平时读史勤做笔记,随时准备应用到合适的地方,还是设定故事年代之后,再去考据、补资料?

答:通常我在动笔之前,会阅读大量的历史书籍和资料,将一些有趣的人物、事件和“奇怪的知识”标出,当做写作的素材。
有时在阅读史书时会感到非常惊奇,心里不禁想:“这种事情都能发生?”如十三四岁的柔然公主下嫁西魏皇帝元宝炬、成为郁闾久皇后后,步步进逼,迫使前皇后出家及自尽的情节,就让人感到难以想像。至于毘骞国长头王的记载,更是不可思议,简直是外星人一名。

与其凭空创造一些古怪的情节,有时直接述说史书记载的事情,就足够惊悚诡异了,不但能替故事增添趣味,也能让小说拥有历史的真实感和厚重感。至于标注出处,那是因为我希望让读者知道哪些人物和情节是有历史根据的,而不是我胡乱编造的,也希望年轻读者会对历史生起多一点的兴趣。

02/问:很多读者、评论注意到您笔下的女侠形象,《绫罗歌》的女侠也扮演非常关键的角色。身为女性小说家,您在刻划女侠角色时,有特别想要强调的意象吗?在您的小说里,爱情所占比重似乎愈来愈淡,这是有意为之吗?

答:《绫罗歌》中唯一的女侠,就是沈家二娘沈雒了。她个性坦荡仗义,从小就看不惯母亲和家人排挤自己的庶兄,挺身替他出头,帮他说话,这是十分难得的性格特质,尤其是出现在一个小女娃儿的身上。她之后为了报仇,大胆跨入她完全不熟悉的江湖,即使练成了一身高深武功,但她仍是个出身富贵之家的小娘子,在种种想法和观念上都非常天真,而她偶遇的江湖人物,却不幸带给她一世难忘的伤痛。我希望她能逐渐走出伤痛,找到自己的一片天地,但她特立独行的性格,加上一身武功,往后只怕将继续不容于世。唯一能欣赏爱护她的,可能就只有小兄沈绫了。

我的每部书中都有几位性情坚强的女性角色,如燕龙、郑宝安、百里缎、宇文还玉、裴若然、子嫚等,即使有些并非,但都有着自信坚毅、秉持原则、独立自主的一面。她们统一的特色是“非花瓶”、“非附庸”,不是男性角色的跟班,不是小鸟依人、需要他人解救保护的柔弱女性,也不是毫无理由就无怨无悔、疯狂地爱上主角的痴情女子。

关于爱情,在早期的故事中,爱情都是男女主角的故事核心,但在后来几本书中,爱情确实越来越少,从《神偷天下》开始,主角原本活得漫无目的,后来将一生奉献于保护小皇子,生命中再无谈情说爱的空间;《生死谷》的3个主角在极端残酷的环境中长大,他们之间建立起的是深刻的生死之交,爱情完全无法在他们之间生根;《巫王志》的主角们忙着在残酷的王位争夺中生存下去,只有被放逐到蛮荒之地的子嫚曾经历过几段感情,但他们的人生重心仍是争夺商王之位。《绫罗歌》的主角们也长期处于权斗和挣扎之中,爱情因此成了奢侈品。

这个趋势,我想这跟我年龄增长有关吧?年轻时对爱情
的珍视,转变为年长后对亲情的侧重,以及对理想的追求,
似乎渐渐冲淡了爱情无上的信念。爱情诚可贵,但生命中确
实有比爱情更加重要的事情,值得我们以一生去探索追求。

03/问:出版《天观双侠》时,您说过在这个时代写
小说“也许是个不大合潮流的梦想了”。十多年来,您的
小说深受欢迎,销售实绩证明市场仍在、读者仍在,
只是写的作者很少。现在的您依然担心写是个
“不大合潮流的梦想”吗?

答:我觉得仍旧是个“不大合潮流的梦想”。我的读者虽然不少,但这一块确实没有昔时那么风光了。我相信市场和读者都在,但是需要有执着又带点傻劲的作者去继续创作,因为创作是一件既漫长又孤独的事情,版税收入也不见得非常丰厚,最终还是得凭着一腔热情去写,不计回报。今时今日愿意这么做的人,应该可说是十分不合潮流吧!

04/问:写小说多年,您对“侠”的信念是什么、可曾有所改变?对您而言,小说最大的魅力何在?为什么我们始终需要

答:我的信念一直没有改变,我认为“侠”就是选择做对的事:不趋炎附势、谄媚嫉妒,对他人常怀悲悯,愿意伸出援手;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特别是在艰难的挑战之下,仍能择善固执,这就是侠的精神。

小说最大的魅力,就是其中藏有无尽的可能性,以及坚信人性的善良面。真实世界可能没有那么完美理想,小说的世界却总有着公理、是非对错。我们需要,因为我们需要相信世间有是非,有善良光明。

05/问:您的4个兄弟最初听到您在写小说时有什么反应?这群一起读长大的伙伴们,对您的创作可曾提供什么意见或反馈?

答:我的兄弟们的反应?哈哈,我出版第一本小说也是15年前的事了,我其实不大记得他们的反应了,大约就是很惊讶吧!怎么妹妹╱姊姊开始写小说了,她不是在投资银行上班
吗?不是已经生了3个孩子吗?哈哈。

他们有给我不少的回馈和意见,但是我在出书之前并不会跟他们分享内容。

06/问:您曾提到由海明威等作家的经验察知创作可能有
一定年限,因此希望在能写的时候尽量写。您会设定一定
期间内要写完多少字、多久完成一部作品吗?您有特定的
写作仪式吗?在什么情境下最能运笔如飞?

答:如果有一定的截稿日期(编辑大人订下的,通常是根据每年书展的日期来定),我就会有个清楚的目标,何时要写完初稿,何时要完成大修,何时要完成二修、三修等。我会根据截止日期做出计划,每天写作或修改多少页,不达标就不能做别的事情。这样逼迫自己,才能循序渐进地将一本书写出来。如果懒懒散散、随心所欲地写,那么10年也磨不出一套书来。所以一定要严以律己,认真地跟随事先订好的日程表,才能在期限之前写出完稿来。

通常写作的话,我是根据一周10页的进度,修改则是一周50页左右。通常我能在两年之内写出一套50-70万字的小说,前半年主要是找资料和酝酿情节人物,最后半年大多在修改补正,真正写作大约只有一年的时间。一页大约一千多字,一年52周刚好能写出一部50万字的小说。但是在写的时候并不知道书会有多长,超过50万字是常有的事,如《绫罗歌》最终有77万字,《巫王志》则有逾90万字,那是花了两年多写出来的。

今年4月大改《绫罗歌》的时候,整天除了改稿什么别的也不做,每日看稿超过12小时,眼睛和精神都感到非常疲劳,但辛苦还是有代价的,毕竟赶在4月底、5月初改完了。尽管每次改稿都不尽满意,感觉总有不少漏洞或没有想清楚的地方,但也只能如此了。

写作仪式是没有的,泡杯咖啡,打开电脑逼着自己去写作和修改,这就是我唯一的写作方法了。什么情境下能运笔如飞?这样的情况其实还满少的,大部分时候写作都是牛行蜗速,一页一页、一行一行慢慢写出来。平时如果多思虑故事的人物和情节,那就会有多点新的东西出来。

07/问:您曾提到《奇峰异石传》的目的是写一部让小孩也爱看、看得懂的,像哈利波特这样。这个心愿既已达成,您是否设定了下一个挑战目标?

答:我对《奇峰异石传》是十分满意的,因为过去几年听见不少小学生开始阅读《奇峰》,并且满喜欢故事的内容,进而开始阅读小说,这让我感到欣慰万分:当初我就是立志写一套专门给小学中高年级看的少年小说,让他们能逐渐步入的殿堂,这个目的算是达到了。

我还没有设定下一个挑战的目标,目前只希望自己还有更多的灵感和动力,能够继续写下去。

正义
花踪
金庸
真理
武侠
侠客
郑丰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小时前
12小时前
1天前
1天前
1天前
2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