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花城花城观点
7:32pm 13/08/2022
胡海亮 | 错失拨乱良机

在很多年前,森州马华有一位候选人曾经告诉森州华社,若不选择马华的候选人,国阵还是会做森州政府,届时华团华社恐怕每年将损失巨额的拨款,因为就算火箭全数当选议员,也会无钱可拨。

这种带有威胁性的言论,遭到当时反对党的火箭大力抨击,认为此言论是在威胁选民,打压选民的选择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的确,执政党不给予反对党拨款调配权,是不正确的做法,所有民选议员应该获得来自政府的拨款,用来发展选区、解决选区问题,甚至为当地组织带来活动资金,因此不应该用拨款来惩罚选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然而这不良的政治风气,在2015年开始,有了改变。首先是雪州的希盟政府宣布给予反对党州议员20万令吉选区拨款(如今已经提升到40万令吉);过后则是摇摇欲坠的联邦政府与反对党签署MOU后,国会反对党议员破天荒拥有选区拨款的调配权。

可见,无论先后,希盟及国阵在内的联邦政府都开始做出纠正,奠定了良政的第一步。

2018年,森州随着政治大风暴也一并改朝换代,森州希盟当家做主。不同的是,曾经深受拨款论威胁的火箭众议员也首次获得大批拨款,然而同样的是,反对党议员却一毛钱都没有,只是延续前朝,委任一些完全没有民意基础的协调员去瓜分原本属于民意代表的拨款。

去年州议会召开时,森州火箭老大陆兆福就在会议上要求森州政府体现民主及纠正国阵错误的政策,仿效雪州政府给予反对党议员拨款,然而这声呼叫却成为了绝响,非但没有获得战友或州政府的回应,至今反对党议员仍未有任何拨款。

陆兆福也在上个月出席一项论坛活动时坦承,森州希盟政府已经拒绝了他的要求。

一项推动良政的动议,为何最终没有被推行呢?除了是火箭议员没有众志成城的态度之外,相信也有一些议员是抱有报复心态,所以不会极力争取。

无论如何,反对党议员无法获得政府拨款相信主要还是来自森公正党及诚信党反对,因为目前森州希盟的反对党民选议员100%是来自巫统,人数比起公正党及民政党多出数倍。

如果纯粹以政治角度看待拨款,若森州反对党议员获得拨款,巫统获得的拨款会比直接对手(公正党及诚信党)的拨款数额多出数倍,因此,要遏制巫统的强大及发展,森州政府只好坚持不给拨款反对党议员。

虽然以政治现实及角度看来,森州希盟政府看似阻止对手获得资源无可厚非,但是却可能错失了拨乱反正的机会,让森州政府在民主进程慢了许多。

未来的政治趋势,相信是更成熟的,联邦政府无论由谁执政,相信在这个先例(给反对党拨款)之下,未来要让反对党获得拨款也相对容易及被接受。

只是,自诩比前朝做得好许多的森州希盟在任内若都没有拨乱反正给予反对党议员拨款,万一在来届大选不慎丢失政权,再叫嚣归还议员拨款就显得苍白无力了。

我是说如果,如果,万一森州希盟政权丢失,以华裔占多数的选区,或又要回到之前没有拨款的窘境了。那时又说谁应该负责任,就没有意义了。

人生百态
地方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5天前
6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