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读家
6:17pm 15/08/2022
刘洁颖 / 我吃肉,我骄傲
作者:刘洁颖(劳勿)

书里有一段略带伤感的幽默文字:“如果说狗的本领是看家,鸡的价值是下蛋,水牛的工作是耕田,那么……猪的使命就是——被吃掉。怎样对待猪猪,才算不辜负?”读过《就爱吃!》,我觉得我辜负过的伤害记录有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❶我用五花煲汤,严重辜负了五花这趟人间之旅。作者选出皮薄、肥瘦相间的五花为猪身上最好吃的第二名。它的最佳烹调方式是回锅,只需约莫20分钟,实在不应该在滚滚热汤里煎熬一个时辰。我错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❷有一次我去档物色。尼泊尔客工告诉我:“tak ada,ada”。当下的我当作笑话便买了,不就是个四脚动物,怎么还有之分?在多次与友人分享这个笑话以后,才发现书里介绍是有前蹄()与后蹄()之分的。筋多瘦,煮起来怎样都不及软烂胶质饱满的口感。这下终于明白那次用醋,口感就是差一点的真相。

如何衡量一本好的美食书?我觉得文字必须共情。《就爱吃!》的实力是轻易勾勒出我最欢愉的吃食光——大日子吃的白斩鸡配炸葱油与劳勿的Ratha香料。即便里面说的全是中国吃历史与文化,我这个大马胃还是接住了上海白斩鸡与老北京。上海人爱吃鸡,尤其爱吃白斩鸡。他们对白斩鸡有同样的追求——金黄色的皮底下,裹着白嫩的鸡,往酱料里轻轻一蘸,酱油里的咸鲜渗入中,回味无穷。这是被疫情困住半年无法回家的游子念想。

至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口袋名单。作者说:“一切带老北京名号的食物都是假的,除了。”作者把北京烤鸭放在哪了?老北京的做法是鸡腌过后用热油炸,再撒上孜然和辣椒粉。

作者也说不出老北京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是的,我也是这样看待我的劳勿Ratha香料。我觉得那种香脆是巴生与大型连锁快餐店都攀比不上的(请原谅我对自家家乡的偏爱)。在大家都说榴梿是劳勿的名片时,我想说,你们都吃过这里的吗?欢迎各路读者前来劳勿品尝香料

猪与鸡不过是茫茫海中的一小章节,还有鸭、鹅、牛、羊与各路内脏打造这条人生尽欢的流社会。我最爱的还是主编李舒的开篇——公开讨论吃这件事,绝对是社会文明进步的象征。吃与吃素看得通透些,不过是一种对生活的选择。重点是,我们衣食足而知荣辱;在漫漫人生路的每一刻,我们一直都可以有所选择,那才是最美好的。

炸鸡
猪脚
猪肉
肉类
猪手
读家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3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