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微观时事
7:50am 15/08/2022
张晋玮.以“未来钱”撑经济
张晋玮

如今,世界经济需要的不是大量的资金涌入市场,而是高效率的企业提升物品的供应。

最新数据显示,大马第二季度同比去年增长8.9%,这一个增长超出预期,全年增长估计可高达5.3-6.3%。但从宏观角度看,对于大马经济的强势回弹,不完全是一件出乎意料之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随着疫情缓和,大马跟随各国步伐,开放经济领域与边境,国家经济随之强力反弹。这情况与其他国家相似,美国解除防疫措施后,2021年全年增长高达5.7%,创80年代以来高点。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经济反弹的原因有几个,第一个与经济数据的计算方式有关,有关算法是以今年的与去年相比。换言之,我们是用了今年这一个“开放经济与边境年”的情况,与去年的“封城锁国年” 相比。在这种情况下,经济数据回弹是自然之事。

第二个原因是大马的抗疫政策起了作用。财长认为,经济反弹应归功于财政援助、经济振兴配套、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以及宽松的货币政策。用浅白的说法,就是政府与国行同时“开水喉”。在疫情期间,两者以“派钱”和“鼓励人们借钱”的方式,把钱注入市场提升经济。

对于“开水喉撑经济”的做法,有人赞成,有人反对。支持自由市场主义者认为政府不该过度干预经济,凯恩斯主义(Keynesian)则支持以政府政策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

近10年来,凯恩斯主义越来越受追捧。疫情期间,多国为了撑经济,同时推出了类似“印钱”和“派钱”的政策,这些都是凯恩斯主义被运用在经济政策的例子。媒体言论方面,也有不少经济学者一面倒的支持政府干预经济。

但观察一下历史,在70年代,各国面临高通胀低增长。后来,全靠各国开放经济,走向全球化的市场经济,才击败了通胀,恢复了高增长。到了1990年代末,日本资产泡沫破裂后,陷入了数十年的低增长。后来,全靠前首相安倍晋三推出“安倍经济学”,提升货币供应,日本的经济才有所改善。

由此可见,很多时候,经济理念很难分对与错。不同的时代和地区需要不同的经济理念,才会达到正面的效果。无论如何,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开水喉撑经济”能帮国人渡过难关,它也会为国家带来副作用。美国数以万亿的救市配套推出后,除了国债暴涨,通胀也居高不下。

回到大马,政府在疫情期间出钱救市,国债与急速提升,国会被逼两度提高国家的债务上限。此外,政府为了对抗通胀,以各种补贴压低物价,补贴金额高达800亿。财长受访时亦承认,这不是一个长远之计。

当一个国家依靠刺激经济时,它其实是尝试用未来的钱提升经济。由于GPD考虑的是各种交易的总额(包括个人消费、政府消费、投资者投入的资金、进口与出口的数量),只要政府把借来的钱注入市场,市场里的钱越多,交易越多,就提升得越高。

但在没有提升的情况下,以上做法只会导致钱多物稀,百物涨价。纵使经济有增长,但国人手里的钱被通胀贬值,最后得不偿失,这就是发达国家如美、英、澳等正面对的一大问题。随着通胀抬头,以“”撑经济的做法将逐渐失效。

谈回大马,估计第三季会比第二季更强,这些经济数据仿佛给了国行一张继续加息的通行证。

政府方面,财长已不止一次提出,国家将考虑合理化对各种必需品的补贴。若补贴减少,通胀则有机会上升。这些都是在经济复苏中,大马需要面对的挑战。

展望未来,随着各国经济逐渐复苏,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将成为过去。各国政府必须把重心从派钱刺激经济,转向协助企业恢复与提升。如今,世界经济需要的不是大量的资金涌入市场,而是高效率的企业提升物品的供应。

GDP
张晋玮
微观时事
未来钱
生产率
举债
微观时事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3天前
1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