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30pm 16/08/2022
【逆旅人】归农/沈明信
​摄影/庄晓谦

朋友辞去了跨国公司的工程师之职,回到吉打日莱峰下,继承父业,经营一家摩托店。当然,经营老店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与年迈的父母作伴。

走遍世界一大圈,回到最朴素的起点,飞行千里的蒲公英,也有落土、生根的一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行管令期间,他在小地方闷得慌,于是看中父亲早年购买的一块,与其闲置生草,不如种起。北马一带,种的人还真不少,他一头栽了进去,走遍大大小小的园,从吃开始,到购买树苗,评比价格,再分辨树苗的优劣,搜罗各种种植的技能,把他在跨国公司那一套标准作业流程搬过来,一头栽进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待得行管令松动之后,我到吉打拜访他,一个整齐的园已然成形。想着过去他在大都会当企业白领,工余的时间拿着一台相机到处跑,种这种事,看似“摸拟农场”电脑游戏的场景,竟然就这样上演了。

只能说,行遍天下需要,落地生根也需要,有,什么事都干得成。

在吉打闲逛的日子,我被他载着往园跑。从大路旁的稠密的棕油园拐进去,豁然开朗,一整片辽阔的田野,与日莱峰对望,确实是一个好地方。毗邻的野地有水牛在吃草,白鹭鸶在飞翔,人的一生真要归农,就得找一个这样的地方。这样一个视野所及,皆是山林谧静的地方。

朋友种的还得等上5年,未来不可期,但来过的人都劝他这里办一间民宿,望山野炊,入夜时席天幕地,细数满天星斗。

山顶,总有一片看不透的云彩

听着这些不着边际的建议,朋友只是笑笑,他的身上已经迸发出一种的力量,坚韧而执着。隔了近一年不见,他的头发点点斑白,双手的指节粗大起来。他让我想起《乱世佳人》的棉农郝思嘉,人生经历了一个转折,终于明白父亲对她说的:比什么都珍贵,值得用生命去捍卫。

闲坐野地,听朋友谈他的。刚刚迁来的时候,得围上黑网加以保护,免受烈日的烤炙。这些黑网大概半年便得拆除,否则枝干都会往上长,一般这样的枝干都要砍除,只留下打横的枝桠,否则果重,向上生长的枝干承受不住重量,不只会折断下来,往往还会伤及树身。

朋友的树遭受虫害,叶子上都蛀了洞,有人建议提来两桶“好年冬”,一洒下去马上枝叶繁茂,朋友却不愿用农药,一种流传于乡土的说法:属于温补的食物,吃了会上火的,都是洒了农药的。既不用农药,便得耗心耗力跟害虫去斗,各种各样的介壳虫,吐着棉絮的,结成圆盾的,这名昔日的工程师如数家珍。

待得果树平安长大,落地了,还得设法防盗。一种做法是左邻右舍送一送,请你吃,就不用偷了。一种是比较惊悚的作法,养个小鬼来照看,饲主得以血涂在树叶上,爬进来的小偷会迷乱不能自已,乖乖就擒。比较可行的是心理战,就随便在树上挂个布娃娃什么的,见多识广的惯贼一看,便知道园主布了阵法,就不敢近身。

这一层层的关卡都过了,落地的非常娇贵,隔日便得卖出去,日子一长果肉会出水,变成稀糊一团,卖不到好价钱。所以,每天上百粒的丰收,对来说未必就是好事,若没有销路,便有一吨一吨的垃圾要处理。这样层层打折下来,这才明白高价其来有自。

没有当过,不知道这一些。当一般人还在追捧猫山王和黑刺,朋友已经在研究着松鼠王和小麻雀,滔滔不绝说着我想像不出的味道。归农是什么样的生活呢?不少人心向往之,却不一定能看清这背后的辛劳。就有如日莱峰,纵使晴朗的艳阳天,山顶也自带着一撇云彩。

我幻想在那一撇云雾之下,是不是隐着神山的仙人?个中滋味,个中情景,只有当事人才能参透了。

榴梿
沈明信
土地
勇气
果农
逆旅人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3小时前
4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