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大新闻笔
12:00am 17/08/2022
张洁盈|小时不读书,长大当记者?
文/张洁盈(本报高级记者)

4年前,大马协会(IoJ)针对我国新闻从业员的薪金制度做了一项调查,三语媒体当中,中文媒体的薪水是最低的。

这个结果,对行内人来说,并不是新鲜事。只要在这一行多待数年,基本上都会知道各媒体公司之间的福利差异。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月初,马新社电视华语新闻前主播叶诗妮在脸书公开揭露该台所面对的福利、人事问题,引起关注,当中有高层的驳斥,也有媒体组织、媒体人和前媒体人的声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向来都是访问他人对薪金待遇的看法,了解其他行业人士所得的薪水有没能力应付生活费用,把他们对雇主喊话钱不够用,要求加薪的心声写出来。没想到这次轮到媒体人的待遇问题浮上台面。

是我的第一志愿,从中学已立志投身这一行业。当时也如前辈所说,抱著一份正义的使命感,想要成为第四权,靠著手上的笔来报道各方面的人事物,让社会有所改变,从来没想过在这一行是否能飞黄腾达,只求收入能让自己过得安逸就好。

17年过去,环顾这一行,也真的极少见到赚得盘满钵满变成富人的。甚至以前有朋友拿我们来当例子,提醒孩子不要选择媒体这一行,做一辈子也就这样子了,不见出头天,要富裕就要选其他行业。

一般上,基于尊重和个人隐私问题,同行之间也不会过问彼此的薪水,只是偶尔会提及其他福利譬如照片费、交通费、稿费等,那时就会对彼此所得的不同而有所感叹。

这些年,有同事、同行先后离职转行或提早退休后,已不在同一个领域,我们才能聊起彼此的薪水、福利,那时才诧异,不仅是中文报和马来文报、英文报之间的薪金福利有大大的不同,原来在中文报之间的薪资差别也如此明显。

这点,当然不只是不同语言媒体的差异,就连隔著一片南中国海的东西马媒体,也有著不同的薪金制度差异。

曾经做了二十余年的前同行告诉我他在离职时的薪水,令我有些错愕,那是我入行初期的基薪,庆幸他是双薪家庭,也没有想过在这一行能致富,所以愿意默默耕耘。直到近年来发现自己已不再适应随时代变迁的媒体操作模式,加上公司已没法再为资深员工提供任何更好的薪资制度,所以选择提早退休。

这一点,很令人感慨。难道真如别人说的“小时不读书,长大当”那么不堪,所以才会沦至薪金制度不受重视,公司管理层草草应付调整待遇的地步?

其实这类问题并不再只是中文媒体面对的问题。

随著时代变迁,平面媒体因报份下滑,收入来源减少的因素,就连曾经风光的马来文报和英文报也受打击。冠病疫情期间,一名马来文报章通讯也选择离职,原因是当初的特好福利制度已被削减,薪水也会拖欠,如果他继续待下去,就没能力再得到稳定的收入来养家糊口。

连现实问题都没办法解决的话,那继续抱著当初的理想抱负,又能撑多久呢?

大新闻笔
记者
张洁盈
大新闻笔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9小时前
1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